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校园音乐的意外生存:从年轻乐队说起

校园音乐的意外生存:从年轻乐队说起

当80后在谈论校园音乐的时候,似乎特指的就是校园民谣,想到的是老狼,是白衣飘飘的年代。但当90和00后谈论校园音乐时,我们尚难找到一个代表人物,或者一个关键词来概括。

校园音乐的意外生存:从年轻乐队说起

符号性标志缺失,令人们产生了校园音乐黄金年代一去不回的恍然感,但事实上,真正了解过就会发现,校园音乐从未衰落,只是爱乐人们换了一拨。

相比单纯拨动木吉他,新一代的校园乐手们,在音乐表达上,并没有失去原始热爱。如果一定要有个潮起潮落的话,那也只是音乐风格本身的流变,而不是整个校园音乐的失落。

曾经的校园音乐表达是像高晓松、宋柯那样坐在北大、清华的草坪上弹吉他,最终绽放是依靠黄小茂制作的《校园民谣》唱片。而现在,校园音乐人如果有好的唱功,有拿得出手的作品,直接就能在数字音乐平台发光发亮,拥有自己的粉丝了。

很明显,他们面临的是更多元的媒介时代,舞台选择也更丰富了。

在QQ音乐举办的2020 YOUNG MUSIC校园乐队大赛上,就有这样一群年轻的乐手,怀揣着相似的热爱与本能,以乐器为枪,与同伴为伍,在舞台之上,追寻理想。

01、新世纪,校园音乐的底色

先抛出一个问题。

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校园音乐以民谣风行,那么,进入新世纪后,校园音乐的风格要如何界定呢?

没错,似乎找不到具象的形容。

新世纪的校园音乐,没有具象脸谱,他们可能趋向电子化、乐队化,也可能隐匿在金属、说唱还有电子编曲等新时尚里。

没有稳定的参照系,没有单一的关键词,这是新世纪校园音乐的底色。毕竟,比起特定风格本身,校园音乐让我们迷恋的,是那些熠熠生辉的青春。

在这样的背景下,校园音乐的创作也呈现出更多个性化的色彩。今年,第二届QQ音乐YOUNG MUSIC校园乐队大赛如期举行,在10月24日的决赛夜上,四大赛区角逐出的校园乐队顶峰相见,与超燃现场一起袭来的,是这些年轻乐手有关音乐的独特表达,比如:

来自西安培华学院的粉红小猪乐队,其实是由5个大男孩组成,他们电子后朋的演绎,让大家听得想蹦迪;

校园音乐的意外生存:从年轻乐队说起

来自武汉音乐学院的声无哀乐乐队,让键盘、古筝、贝斯和鼓奇妙融合,音乐情绪满满;

来自复旦大学的机车男孩乐队,目标很坚定,风格很多变,Funk、Jazz、Fusion和Rock都能轻松驾驭;

来自上海海洋大学的绿色养殖基地乐队,其主唱可飘渺玩电子、可硬核玩黑金的嗓音,配上迷幻摇滚的曲风让人“上头”。

自7月海选启动以来,这些来自500多所高校的年轻乐手,用几十场livehouse路演,诠释了校园音乐的丰富和多样性。而他们,也在用一场接一场的精彩演出证明,这些来自校园乐队的年轻声音,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稚嫩。站上决赛舞台的8支校园乐队,每一支,风格都鲜明得不行。

一个见证了决赛夜现场的乐迷,在微博上认真地写到:见到了很多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他们生机勃勃地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好迷人。

确实迷人。

在大学宽松的校园环境下组建一支玩票性质的乐队很简单,但要想玩出些内容来,却并非易事。创作灵感、练习时间、经费,这些现实问题并不会因校园乐队的身份而消失,年轻的乐队们除了自学自悟,还要学会把握住一闪而逝的舞台。

02、YOUNG MUSIC,释放关于乐队的本能

其实,对于野心勃勃的校园乐手们来说,没有参照系是一件好事。

稳定而程序化的从众喜好会影响到乐队本身的生长,相比起大家都喜欢,校园音乐的创作应该有更多弹性空间。

民谣和说唱很好,国风和电子也不错,年轻乐队在音乐表达上并不需要走和前辈们一样的路。

这也是QQ音乐YOUNG MUSIC校园乐队大赛的宗旨,平台负责提供舞台与资源,年轻的乐队们只要让观众跳跃起来就好。

成立不到五个月的比比和沙雕乐队,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拼盘组合,鼓手喜欢流行摇滚,主唱喜欢情绪,吉他手……吉他手风格成谜。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聚在一起,有时候,哪怕喜好不同,也能聚在一起创作逐梦。

这支新生乐队,成立时间短暂,微博粉丝甚至不到两百,但在QQ音乐YOUNG MUSIC的舞台上,他们却光芒万丈。

凭着一腔热爱与做音乐的倔强决心,这支年轻乐队,在10月24日的决赛夜上,拿下了音乐之路上的第一座奖杯。

比比和沙雕并不是个例,YOUNG MUSIC从诞生之初,就是一个为新生代校园乐队搭建的舞台,它也在用事实证明,校园音乐的终局并不是与青春一起散场,在恰当的潮水的助推下,校园音乐也可以在主流市场上闪闪发光。

与此同时,YOUNG MUSIC的存在,也让更多人注意到,校园乐队们也可以很专业,他们的歌声中同样有打动人心的精神内核。

更为重要的是,YOUNG MUSIC为处于萌芽期的校园乐队们带来了新的可能:一个属于年轻人的舞台,一个更独特的音乐土壤。

他们此刻或许青涩,但在不久的未来,这些年轻乐手会是音乐市场的中坚力量。

03、QQ音乐,Z世代舞台

当然,逐梦之路并不总是坦途。

「校园是浪漫主义,乐队是现实主义。」

当两者撞上时,校园乐队们,往往也要遭遇来自大环境的会心一击。虽然数字音乐产业在蓬勃向前,但时代红利并不能从一开始就载着年轻的校园乐队一起远航。更残酷的是,乐队市场的升温,并不能把火热也一同送向校园乐队。尽管年轻一代已经成为国内原创音乐的中坚力量,但聚光灯总是喜欢打在有时代滤镜的人身上。

那么,更现实一点的问题是,校园乐队们真的都有那么多机会吗?答案是否定的。

虽然校园类音乐赛事层出不穷,但留给校园乐队的展示舞台却寥寥无几,偶尔有,也是短暂成名后,再度回到校园一隅,不少赛事承办方们,并没有足够的后续资源帮助年轻乐队走向梦想彼岸。

并且,一首歌从被发现到被人听到,本就十分困难,更遑论离市场更加遥远的校园音乐。

这就显示出YOUNG MUSIC的特殊性来了。

背靠QQ音乐,YOUNG MUSIC可以借助平台优势资源和完善的音乐人生态,通过特色企划和大型赛事,来为校园音乐人提供一站式成长扶持,在2019年的YOUNG MUSIC校园歌手大赛上,有70多名校园音乐人入驻QQ音乐开放平台,并成功开启专业音乐人之路。

具体到今年的YOUNG MUSIC校园乐队大赛,除了本身的流量与关注,优秀校园音乐人将有机会获得四重奖励,其中包括最高3万元的丰厚梦想基金、平台亿级宣推流量扶持、与最HOT乐队/艺人同台表演,以及获得QQ音乐官方签约、在一站式扶持下实现破圈成名等。

不仅仅是举办校园音乐赛事,QQ音乐为年轻音乐人做出了不少成长企划。

比如,通过「醉国风原创歌曲征集计划」打造乐迷心中的「国风第一站」;推出王牌企划「S制造」、「银河计划」这样的潜质音乐人扶持计划,帮助年轻音乐人走向大众,走向市场。

比如国民级爆款《少年》,去年的现象级热歌《桥边姑娘》,还有传唱度很高的《像极了》、《火红的萨日朗》、《那男孩还好吗》等都是出自QQ音乐开放平台。

从2019年的YOUNG MUSIC校园歌手大赛到今年的校园乐队大赛, QQ音在做的,是让被折叠的校园音乐找到更大的舞台和价值。

在以往,年轻的校园乐手们浪迹于街头或酒吧,淹没在时代之中,钟声一响,青春散场。但如今,还有另一条路,QQ音乐在用更大的舞台和更成熟的体系,让这些年轻音乐人的热爱得以更接近理想。

04、这依然是校园音乐最好的时代

据音乐数据分析公司Soundcharts统计,2017年,日本有3000多家Livehouse场地,而这一数字在中国仅为300,意味着每473万人一个场地。

显然,与全球音乐市场相比,中国音乐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推广校园音乐是重中之重。

《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19-22岁独立音乐人在平台音乐人中所占比例将近4成。

这意味着,有相当大一部分原创音乐人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校园中,他们有的将音乐当做爱好,有的将音乐当做梦想,但很少会有人将之当做事业。

在这种环境下,行业内对校园音乐人的推广与扶持就很必要了。音乐平台在这其中,承担了孵化器和桥梁的作用,一方面提供一站式的成长扶持帮助校园音乐人成长,一方面,助力音乐文化在大学校园、年轻一代中普及。

生活给人带来了多少压力,音乐就给人带来了多少力量。

对做音乐的人来说,尤为如此。具体到校园音乐,不仅仅是释放时下的热血,更是在记录永恒的青春。所以,QQ音乐在推广校园音乐这条路上,一路潜行,不曾停歇。

这也是YOUNG MUSIC存在的价值。

刺猬乐队在《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里唱到「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这是校园乐队文化的真实写照,每个大学都有过一批又一批怀有纯粹音乐梦想的孩子尝试组建校园乐队。他们凑在一起创作,一起表演,一起在校园晚会上快乐地击打乐器,偶尔也去时新的舞台上冒险。最终,也必将有一些人成为这个时代的青春标志。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校园音乐的意外生存:从年轻乐队说起”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