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唐岩交棒王力,陌陌还能三叠浪?

唐岩交棒王力,陌陌还能三叠浪?

唐岩是一个话题人物,陌陌是一家话题企业。一位CEO的交接也能业内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度,由此可见一斑。如今,话题的热度似乎不亚于阿里马云退休、京东刘强东退居幕后、拼多多黄峥交棒陈磊。

唐岩交棒王力,陌陌还能三叠浪?

不可否认,陌陌此前的发展已经掀起过两轮波浪:第一轮是陌生人社交,第二轮是社交+直播。今天的陌陌,正面临新的战略选择题,也面临着更为复杂的竞争局面。王力的接棒之所以备受关注,除了他本人曾因真人版“霸道总裁”上过热搜,更因为外界都在关注陌陌的走向。成功掀起过两浪之后的陌陌,还有机会再掀第三浪吗?

是否正常交接班?

先说说创始人的进与退。

在蚂蚁金服IPO之前,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阐述了对金融体制的一系列看法,一时间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作为创始人,马云虽然名义上是从阿里退下来了,但依然还会站在更高的位置上去看待社会变化和行业发展趋势,几乎不可能彻底放手。

创业公司初期,co-founder一起拼搏、一起奔跑,但当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就需要相对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团队的分工也要更加清晰,有人抬头看路,有人低头拉车。

马云在阿里,早就跳出了拉车的角色,并一点点将具体的业务交出。他的精力是去看大的方向,蚂蚁集团、菜鸟、达摩院这些业务不仅在阿里集团内的重要性不断提升,更是在社会的商业体系中地位越来越重要。

再看拼多多,作为互联网新生代明星企业,其成长速度非常之快。而在今年7月,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将CEO的职务交给了陈磊,自己则把时间和精力转移到制定公司中长期战略以及研究完善(包括合伙人机制在内的)公司治理结构,努力从制度层面推进拼多多再上一级台阶。

另一家互联网新生代的明星企业字节跳动,从今日头条这样一个APP起家,快速生长出APP矩阵,而与业务发展相伴的是张一鸣,自身角色也在不断调整。2018卸任今日头条的CEO之后,其抽身到集团层面。今年3月,字跳集团通过组织架构的调整又将业务分为两大块,分别由张利东和张楠分管并向张一鸣汇报。

与此同时,张一鸣将精力转移到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上,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包括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以及教育等新业务方向。显然,这也是完善管理团队和公司治理结构的睿智之举。

另一个典型的代表,美团王兴虽然还挂着CEO的头衔,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关注点在公司的长远战略而非业务细节。2016年的时候,王兴就对外提过“边界理论”,而美团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不断扩展边界,从一个团购、外卖平台成长为一个覆盖方方面面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创始人的进退之间有着必然的逻辑。所以,陌陌所谓的“交棒”事件,外界没必要将关注点放在CEO职务换人,而应该是企业使命的变化。正如王力内部信所说:“唐岩会出于创始人对开疆拓土的兴奋,探索集团业务新的领域和边界;我会基于合伙人对深耕细作的兴趣,推动集团业务健康稳定持续地增长。”

陌陌创业十年,已经成功IPO,无论是从内部看团队的快速扩张、业务的高速增长,还是从外部看环境的剧烈变化,都需要公司迭代升级管理团队和治理结构。在这个竞争环境快速变化的时代,唐岩需要摆脱业务束缚而去更好地眺望远途。所以,将更换CEO解读为交接棒,不如理解为公司的迭代升级。

王力是合适的人选吗?

当唐岩抽身而出,站到更高的位置去观察大势,王力是不是那个最合适的操盘手?

回看商业史,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成功的CEO接任者,也会看到过很多失败的案例。同样是阿里巴巴,卫哲和陆兆禧先后折戟,才有了今天张勇的成熟稳重。微软先有鲍尔默的一蹶十年,才有了萨提亚的再造辉煌。什么样的人最适合接班操盘手的角色,其实没有一定之规,但是梳理诸多案例之后,可以发现有几个重要的因素必不可少。

首先是基因,也就是文化的认同。每一家企业都有其独特的气质,这与创业团队的个性分不开。团队文化包含做事风格,价值判断标准,也包括对企业最终使命的理解,是认知上的一致性。

其次是管理能力,对团队、业务的组织操控能力,能对用户、市场以及公司内部充分了解,并能通过资源的调配形成最好的内外衔接。

第三是业务能力,具体到互联网行业就是不仅要懂趋势,还要懂产品、懂技术。互联网行业变化太快,并且与技术的相关性极为紧密。想当年IBM作为一家IT公司请一个外行人郭士纳来做CEO,进而还能获得巨大成功的时代,早就不复存在了。

第四是内部培养,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在内部成长起来的,对公司的文化、价值观有传承的继任者,同时也会对业务更熟悉,操盘时更具优势。

从这些特质来看,王力确实是一个操盘手的“正解”。

王力是公司创始合伙人,自公司成立就已经加入团队,历经运营总监、COO、总裁,直至今天的CEO一职。自2018年4月成为总裁后,其就逐步对公司的业务及运营开始进行全面管理。陌陌的第一浪——陌生人社交,他是亲历者;第二浪——社交+直播,他已经算是实际操盘手了。

这期间陌陌取得了很好的成绩,2018年全年营收134.084亿元,净利润34.544亿;2019年全年营收170.15亿元,净利润44.898亿元,收入规模持续在扩大。可以说,唐岩相对低调的这两年,陌陌战略以及重大场合的发声角色,也都是由王力执掌。这些都已经证明了他的管理能力和业务能力。

当然,从去年微博“霸道总裁”话题以及王力以“王老板”注册微博号所发布的一系列内容上,都能看出他与唐岩的“臭味相投”,他们都是陌陌基因的缔造者,文化、理念、价值观极为相符。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做事的激情。“作为公司的分母,我从来没有丧失掉职业的态度;作为公司的分子,我从来没有丢失掉创业的精神。”王力说。

唐岩曾表示:“我认为没有人比王力更胜任领导陌陌的工作。王力在陌陌担任总裁及首席运营官的经验,及其在公司近十年的职业生涯,使得他成为新任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我们认为王力过去展现出的领导才能和广泛的商业经验,是他能胜任这一职务的关键所在,这包括执行战略愿景的能力、对员工和核心价值观恪守承诺、以及专注于为股东带来回报。我很高兴能把此职位交给这样一位杰出的领导者,也期待着与王力一起,为陌陌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陌陌还能再掀浪潮吗?

不可否认,今天陌陌所面对的外部环境更为挑战,互联网用户的红利消失,创新模式不断涌现,各条赛道边界交织,陌陌已经不可能再偏安一偶。

从业务来看,陌陌切对了陌生人社交这条赛道,顺利实现了IPO;后来又抓住直播风口,让公司业务快速上了一个新台阶。但接下来其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引擎——掀起第三浪。

王力在内部信中提到,他和唐岩“都很在意人生的宽度,不过他(唐岩)更向往行业的宽度,我更喜欢职业的宽度”。现阶段而言,唐岩的行业宽度和王力的职业宽度,落点都将汇集在陌陌的第三浪。

王力能否成功再次掀起浪潮?其洞见和思路从内部信中可见一斑,他用“票子(资金实力)、身子(公司健康度)、孩子(业务储备)”,形象地比喻了今天陌陌的现状。

首先是票子。陌陌确实是一家很能赚钱的公司,最新财报显示公司已经连续22个季度实现盈利,今年上半年在疫情压力下净营收也达到了74.623亿元,显示了强大的增长韧性。可能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陌陌还是一家现金流非常充实的公司,截至2020年6月30日,陌陌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存款、长期存款总额,已经高达153.765亿元人民币。这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收购整合后的探探开始展示出强劲的增长潜力,探探今年二季度的营收从2019年二季度的2.848亿元增至5.172亿元,同比增长81.6%,由此成为陌陌增值业务营收新引擎。

王力对此强调,在互联网进入激烈的存量市场争夺之前,陌陌已经构建了完善和成熟的商业模式,“基于过去稳健的经营方针,我们的利润率、现金流、负债率都极其良好,我们的业务壁垒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得多。”

从资金层面来看,陌陌的弹药库非常充足。无论是应对市场的变化,还是内部的变革,充足的资金都能让陌陌更加从容。

其次是“身子”。到目前为止,陌陌拥有付费、增值、广告等成熟的业务模式,有着强劲的货币化能力。但在过去高速发展中,陌陌也确实存在过收入结构和业务生态上的隐患,以及对用户体验的注意力走神等情况。王力接下来的努力方向无疑会从调整公司业务收入结构和生态入手,并且进一步关注用户体验,这样才会使得陌陌的业务和产品更加健康且具有持续竞争力。

最后是“孩子”。陌陌的基因是社交,但是社交的外在形态是不断进化的。早年打电话、发短信是社交,后来的QQ、微博、微信是社交,现在直播、短视频也是社交。陌陌这几年通过收购和内部孵化,培养了一批新产品,特别是对探探的收购,使得用户群覆盖面大大拓宽。而社交与直播的结合,陌陌也会演绎出更多新的精彩。

接下来,陌陌能不能拥有更多、更强壮的“孩子”?有充足的资金,陌陌可收购、可投资,孵化新业务并不难。此外,还有王力打破边界的意愿,相信陌陌很快就会有新的变化举措出现。所以,陌陌的第三浪是一定是要掀起的,只是能掀多高仍有待观察。

结束语

很多细分市场成熟之后,大家都觉得没有新的创业机会了。但是在阿里、京东之外,电商行业成长出一个新的巨无霸——拼多多;在优爱腾三强鼎力的长视频格局中,也硬生生地长出了抖音这个短视频巨头,并逐渐开始与优爱腾(在更多视频形式上)争夺用户时间;而在微博与微信两大社交巨头的夹缝中,也长出了一个陌陌。

陌陌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非典型案例。见缝插针,在主流的社交生态中插入陌生人这根针,并且慢慢将一根针眼扩大成一片新的森林。

拼多多、抖音、陌陌,都是在书写另类生存法则,也都在创始人的进退中书写着新一代互联网人的洞见。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唐岩交棒王力,陌陌还能三叠浪?”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