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字节教育「大力」狂奔:团队已超万人,或独立融资上市

字节教育「大力」狂奔:团队已超万人,或独立融资上市

全新出发的字节大力教育,势必会让在线教育市场的厮杀再次风起云涌。

行业动态,Tech星球,字节教育,字节跳动,抖音,行业动态

在线教育市场迎来一位巨头玩家。

10月29日,字节跳动高调宣布,其教育业务正式推出全新的独立品牌“大力教育”,字节高级副总裁陈林出任CEO。

教育市场风头正劲。不久前,猿辅导完成了G+轮22亿美元融资,估值达155亿美元;好未来今年Q2的净利润扭亏为盈,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2352.7万美元变为盈利1496.9万美元;新东方则准备回港二次上市。

如今,当今日头条原CEO陈林,宣布自己的新身份“大力教育CEO”时,字节跳动重押教育的决心就已经显现无疑,市场格局是否会颠覆,引发行业震动?

当然,字节跳动并不是唯一进场教育的互联网巨头。就在今年,腾讯推出了教育中台腾讯教育应用平台,阿里推出了作业解答App“帮帮答”,淘宝宣布“一亿新生计划”,进军教育领域,百度则推出“百度文库大学生版”。

相比其他互联网巨头的“小打小闹”,字节跳动则以其企业灵魂思想“大力出奇迹”,命名了自己全新的教育品牌。

29日,字节跳动召开发布会,高调宣布启用全新的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旗下所有的教育产品都将由该品牌承接,将原来“瓜瓜龙”、清北网校、GoGoKid、开言英语等旗下教育业务集中起来,另外集权式的大力教育将对各个业务线进行资源的合理分配和优化。

此外,大力教育在当天,还发布了首款教育创新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

陈林在10月29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大力教育的员工人数已经超过了1万人。其中,不乏研发人员,这一部分员工集中在北京、上海两地,而更多的员工则集中在商业化,例如专职的辅导老师,除了教学外,还会负责推销课程,帮助新业务提升变现能力,为业务的创新和开拓提供基础。

“大力教育”不仅员工规模庞大,更重要的是陈林,乃至字节跳动全球董事长张一鸣表态的决心。

在谈到公司为大立教育定下的发展战略时,陈林说道:“大力教育是字节跳动旗下全资子公司。三年不盈利是我们表示的一个决心,我觉得未来可能会更长时间不盈利。”

在近期传闻抖音将独立上市后,字节是否会把教育业务拆分出来,进行独立的上市?

对此,陈林明确表示,“长期来看,也不排除上市的可能性,因为教育可能它是非常大的一个事情。”

此前的2019年末,字节跳动曾宣布旗下全系产品的月活已经达到了15亿,这一巨大流量导入哪个垂直产业都会造成“堰塞湖”。而字节也在短短两年时间中,通过自研和收购双管齐下,先后拿下20多个教育项目,通过巨大流量哺育这些产品,字节在教育产业的一场大跃进已经拉开大幕。

Tech星球采访多位在线教育行业人士,他们认为,字节的资金和资源优势并不是最可怕的,毕竟在线教育领域也迎来过腾讯和百度两大巨头,也曾来势汹汹。最重要的不同是,几乎都在教育产业遭遇挫折过后,而张一鸣对字节教育的热情并没有冷却,字节注定要在教育市场掀起“腥风血雨”。

一、张一鸣为何 All in 教育?

“其实早在2016年,我们公司内部就开始关注教育了,那时候我会跟一鸣讨论一些关于教育的想法。比如,怎么用千人千面的技术提升学习效率,怎么提高孩子的学习动力,各学科之间到底该如何融合,未来的学校会是什么样?每次讨论到最后,大家都会觉得,教育行业充满各种可能,在这里面做创新非常有价值。”

在10月29日的发布会上,陈林特意谈到了字节为何做教育。他和张一鸣都认为,教育产业还比较传统,他们有机会做出颠覆性的产品和服务。

2016年,字节开始思考教育的相关问题,但是他们并没有直接去做,真正的尝试始于2018年,字节跳动密集部署了一系列在线教育产品。先后推出幼儿英语产品GoGoKid、智能教学平台“AI学”、英语教育产品“开言英语”等众多教育业务。字节的目标很明确,通过产品和技术,提升学校的教学效果,为学生减负,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学习系统。

行业动态,Tech星球,字节教育,字节跳动,抖音,行业动态

而在字节这些突然“冒出”的教育产品中,早期真正的核心产品是GoGoKid,这款对标VIPKID的产品选择了高举高打的策略,在2018年5月上线后,邀请著名影星章子怡出任代言人。

据在线教育行业人士向Tech星球介绍,GoGoKid做了2亿元的户外广告投放。而且张一鸣曾在2019年公开宣布,字节教育业务在北美已经有5000位外教,可以说字节跳动在短期内,为GoGoKid搭建了足够好的资源。

然而,GoGoKid的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外界一直盛传GoGoKid裁员的消息。29日演讲时,陈林也回应道,“外界一度认为GOGOKID要被我们放弃,这当然是误解。明年会到这款产品的成绩。”

而另外一款核心产品“清北网校”,在今年疫情期间,承接了20多个省,与近千家学校的空中课堂项目,帮助全国中小学的“停课不停学”。

陈林认为,学校的教育非常重要,清北网校开展这样的进校业务除了做一些这样的尝试外,还可以让产品给老师提供学生的学情报告,以及相匹配的教学资料,让老师能够更好地因材施教。陈林说,“这在以前,字节教育是很少提到的点,从这方面,足以看出字节教育的变化是巨大的,遵循教育的本质,不是技术一定要取代老师,更多是赋能老师(家长)。”

但是,随着字节教育体量的激增,投资也成为字节的选项,涉及英语、早教、高等教育、知识付费、成人教育等领域。

字节对于教育押注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收购,另外一种是投资。如果对方在一个业务上做的很好,字节可能去投资,但是对方做的并不是特别好的业务,字节则会选择自研,比如瓜瓜龙,以及其他对手没涉及到的课程营销业务“学浪”。

Tech星球独家获悉,字节通过战略控股的天马行云公司,投资了“七天学堂”App,目前七天学堂月活跃用户为142.69万,行业渗透率以及使用时长都是同类产品中最高的。

而另外一款投资的产品则是云智能阅卷,主要为教师提供线上阅卷功能;在今年5月还投资了“学小易”,帮助大学生获取部分课件答案,以及在今年收购了启蒙教育公司“你拍一”。通过这些产品,完善了字节教育在不同场景下的产品覆盖。

发展至2020年,字节教育已经有20多个业务线,需要一个全新的品牌贯穿所有业务线,于是,大力教育出来了。

行业动态,Tech星球,字节教育,字节跳动,抖音,行业动态

陈林分享其当下对教育的理解:大力教育做的事是“大教育”,这种“大”不是业务体系大,而是分为了3个层面,分别是“关注孩子成长的系统工程”、“赋能整个教育生态”,以及“关注‘人’的成长”。

二、“大力教育”不信邪

教育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都难以出头,字节肯定也会思考调整侧重点。一直对字节教育颇为关注的教育人士张全曾对Tech星球举例说:一对一的VIPKID亏损严重,此前的abc360旗下的英语,做小班课的也没有完全的盈利。

而强势入局的大力教育,虽然名字“生猛”,但操盘手陈林的思考并没有停留在流量打法层面。

此前Tech星球曾在《字节教育大跃进》一文中提到,“GoGoKid烧了10亿元,瓜瓜龙英语今年计划投入20亿元资源导流。”与字节教育狭路相逢的伴鱼市场总监翟磊,也向Tech星球连连感慨对手的“豪横”。

然而,不差钱的字节跳动一直支持GoGoKid发展,“用户对GoGoKid的满意度(NPS)持续上升,其续费率也达到了行业一流水平”,这是陈林10月29日对GoGoKid的最新评价。

“当下相比较于成熟的是大班课模式,已经有部分公司做成了,比如跟谁学,就目前从其美股上面的股价来看,这个模式是很值得去深耕的。其次,猿辅导在最新一轮拿到了巨额融资,证明了这条赛道可行,做大班课有可能实现盈利的。”

也正是基于此,K12教育的大班课则成为了众多在线教育公司厮杀的主战场,字节教育也开始倾斜资源在这一赛道,红海竞争在所难免。

“清北网校和开言英语,是我们收购的比较早的两个产品。我觉得K12、家庭这些场景,都是非常重要,包括进校这些场景都非常重要。而且我们这几个团队都不小,都在高速增长当中。”陈林也首次向外界透露团队规模与增速,毕竟整体超万人的规模下,还在“高速增长”,着实令人惊叹。

“有流量不一定能做成,但是没流量一定做不成”,负责“伴鱼”市场的翟磊告诉Tech星球,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哪天不得在抖音买个几百万元的流量?字节教育自然也是个狠角儿。

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0年6月,一张字节商业化团队的照片流出,照片上的蛋糕写着“猿力集团 & 字节跳动日耗突破 3666 万”,猿力集团是猿辅导母公司。

而字节内部教育项目瓜瓜龙,也在暑期定下了20亿元的投放预算,“瓜瓜龙英语每天在抖音上的推广投放大概在150-200万元之间”,翟磊认为这点钱在特别烧钱的在线教育领域掀不起大水花,信奉“大力出奇迹”的字节跳动,希望以高过市场几倍的投入,快速杀出重围。

被并购到字节后,清北网校获得了质的提升。据一位接近字节教育的人士说道,清北网校在没被收购之前,原来在同类产品中可能也就排在第三梯队,现在则升至第二梯队中不错的位置。

相比同类型的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以及跟谁学,这4家处于行业的第一梯队。猿辅导的全国用户更是突破4亿,清北网校仍需加足马力。

另外,随着各个教育子品牌相继出线,产品的迭代也在不断加码。

此前,Tech星球曾预测过的瓜瓜龙语文,现已正式上线,而字节今年推出的新产品不止这一款,还包括学浪App、瓜瓜龙思维、开言英语简单学等App,细分下的教育赛道通过产品相继入局,为字节的突围增加了更多的成功可能性。

在线教育企业较少涉足的智能硬件领域,如今也成为“大力教育”的一大特色。

在硬件方面,由阳陆育负责的大力教育研发团队,和字节整合过来的原罗永浩锤子科技团队配合。此次推出的“大力智能作业灯”,就是来自他的团队,阳陆育认为“最后教育”一定是硬件加算法,再加上人的服务,来覆盖全场景的一个组合的方案。

对于硬件赢利的问题,阳陆育10月29日表示,“我们是亏钱在卖,我认为硬件是一个服务载体,未来这个硬件真的解决了家长的问题,意味着这个硬件有很长的生命周期,在这个生命周期之内我们可以解决提供更多的服务。可能普通日常简单的问题由免费的功能实现,未来有难的、需要提供专门服务的地方,我们提供收费的服务,也不排除我们跟其他的产品结合起来。”

行业动态,Tech星球,字节教育,字节跳动,抖音,行业动态

总之,字节教育似乎终于找到了充满希望的方向,但如何避开过去大跃进时期踩过的坑,仍是一大挑战。

三、字节教育能否杀出重围?

眼下,字节教育仍在探索的路上。来自作业帮的同行人士分析,只有当教育业务中的某一个跑出来,试成功了,张一鸣才会亲自下来督战。

高调推出“大力教育”独立品牌后,最坚定的张一鸣能成功吗?

这从“学浪”计划或许可以窥见一二。学浪计划通过赋能抖音、头条、西瓜的独立内容创新者,已经入驻了不少老师,通过在抖音上发布短视频吸引粉丝,也可以为粉丝提供付费服务,如付费专栏,还可以给用户上直播课、变现,赋能整个行业,形成了一个全新的运营模式。

据悉,这一模式已经打造出5位在抖音上粉丝数超过千万,550位粉丝数超过百万的线上名师。然而这只是字节中的一种模式,还有多条新模式在跑。

随着字节教育业务的日益庞大,意味着高层次人才的需求更加急迫,因此,像瓜瓜龙,甚至开言英语等子品牌,在各地大力招人。

比如,在武汉,瓜瓜龙的招聘信息在BOSS直聘上长达十多条,集中于招募应届生,而在武汉江夏区的一栋字节跳动办公楼内,字节的教育业务线所占的办公区域更是接近40%。大力教育的主要研发团队则集中在上海和北京两地,从优质人才着手,多方位为教育生态赋能。

外界对于字节的探索教育的过程,也颇有感慨。在互联网大厂内做教育产业,最终成功上市的网易有道CEO周枫认为:我觉得字节/头条做教育,最终有可能会做成的,但需要不少时间。因为,教育是个内容产业、系统工程,需要核心内容,展现技术、流量、运营、服务都过关才行。

时间的充分程度,也将成为字节教育为未来成败的关键。

字节教育副总裁张蔷也对Tech星球说道:“我们现在将眼光拉长到5年以上,也就是说,5年以内这些产品不一定带来很好的收入和回本,‍‍但也没关系,如果是长期的事情的话,是对的事情。”

此前,陈林曾经谈到“字节教育可以3年不盈利”,然而在10月29日的大力教育品牌启动发布会上,他再次重申并延长了期限,“大力教育可以更长时间不盈利。”

这意味着,大力教育也将有更多的时间,去完成产品打磨和创新上的布局。陈林的做法切合了张一鸣说的那句,动不动就说“凉凉”是很势利的。而不势利的做法就是,吸收真正有价值的吐槽,在正确的方向上保持旺盛的热情,拥抱不确定性,大力出奇迹。

这一次,能否大力出奇迹?还有待时间来给出答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全新出发的字节大力教育,势必会让在线教育市场的厮杀再次风起云涌。

-END-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字节教育「大力」狂奔:团队已超万人,或独立融资上市”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