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虽然长视频市场已经呈“三足鼎立”的状态,但是字节跳动似乎仍按捺不住想瓜分长视频蛋糕的心。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而作为字节旗下的视频平台,西瓜视频自然担起了布局长视频的重任。当然,盯着长视频这块蛋糕的外来人不止西瓜视频一个,B站也加入了这场新旧掺杂的“混战”。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图为2020年西瓜视频宣布扶持计划)

小孩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

早在2018年,西瓜视频当时的总裁张楠就在“西瓜PLAY视频嘉年华”公开表示:未来一年西瓜将投入40亿元“All in”自制综艺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图为西瓜视频嘉年华首届海报)

两年过去了,从目前的动作来看,西瓜视频的野心不止“综艺”,而在于整个长视频市场。

今年年初字节跳动斥巨资买下《囧妈》版权,让疫情期间的用户免费线上观看,之后又同步上线英剧、动画等不同类别的长视频。

除了引入新视频外,西瓜视频还购入多部“回忆杀”系列经典剧,例如《亮剑》《小兵张嘎》。从电影到综艺再到动画,西瓜以一种“壕横”的姿态大势进军长视频战场。

西瓜大手笔购买版权,正是因为长视频领域竞争的核心是内容

只要有了更多、更好的内容,用户自然会来这片长视频的新土地。因此,西瓜视频通过大势购买版权,以吸引优爱腾的用户。

效果显而易见,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今年春节,西瓜视频日活同比2019年上涨38%。根据艾媒咨询观测数据,目前优爱腾三家的交叉用户约为30%-40%。这都是留给西瓜视频的发展契机。

射人先射马,优质作者之争

除了在长视频领域直指优爱腾,西瓜视频还紧盯B站UP主。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今年年初西瓜视频斥巨资吸引B站等平台作者入驻西瓜视频,并给予高出B站多倍的现金和流量补贴,抢人意图显而易见。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截至目前,敖厂长、“赶海天团”等B站UP主均独家签约西瓜,此前宣布退出B站的巫师财经,也据传是西瓜视频千万级的挖角对象。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当然,B站也毫不示弱,近年一直是舆论中心。

无论是“小破站”上市纳斯达克,还是掀起全网讨论的《后浪》视频,B站也在逐步破圈,走向更大众的舞台。

在进军长视频领域之时,两位“新人”的火药味已浓。

作为PUGC平台,用户生产的内容自然是重要组成部分,这是B站当年的立身之本,也是今天西瓜视频要崛起的发力点,这也是为什么西瓜视频要大面积从B站拉作者的原因。

只有圈住好的作者、优质且丰富的内容,才能保证用户粘度,降低新用户流失率。

一位在西瓜视频做作者增长工作的成员称:

“我们目的是为了吸引其他平台的优质作者来到我们西瓜视频,根据作者粉丝数量及质量差异,会有不同等级的现金和流量奖励

等级大致划分为SABCD五种,其中在同一等级下,B站五百至一千粉丝相当于微博抖音等平台一万至十万粉丝;B站一千至一万粉丝相当于其他平台十万至二十万粉丝;顶级的S级作者划分标准为B站三十万粉丝,抖音快手三百万粉丝,总体比例比较悬殊。”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如果说其他平台粉丝量容易掺杂水分或者“质量”不高的话,似乎可以给这种“区别对待”找到合理解释,但是事实是,在“人在美国刚下飞机”“人均985”“年薪百万起步”的知乎,这一现象也没有太大不同。

有知乎教育区作者表示疑惑“如果按照不同粉丝量级划分的话,B站1.4万评级居然比知乎6.9万粉丝评级还高,我个人感觉知乎粉丝质量挺高的,所以我对于标准划分也比较疑惑”。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从划分标准来看,西瓜视频对于B站作者更大方,也更能显示其与直接竞争对手的火药味。

处于尴尬境地的B站和up主们

那从B站出走的up主们近况如何呢?

我们可以通过数据直观地了解一下。

以较早出走的敖厂长为例,其B站视频播放量大部分在150万至300万之间,西瓜视频的播放量在十万左右。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数据是最直观、最好对比出差异的,敖厂长作为B站游戏区知名up主,在西瓜视频这片新土壤上似乎并不吃香。虽然这一差距与西瓜视频的用户有关,但是也能显示二者的平台氛围不同。

B站作为一个弹幕视频网站,弹幕以及“梗”是平台的重要特征,up主们的视频会被发弹幕者二次解读,产生新的化学反应;也会被“剪刀手”二次剪辑,解读出有趣的新内容。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正是用户和“剪刀手”的二次创作,能更进一步激起up主们的创作灵感和欲望。

强互动高粘度带来的是高转化。

Up主@“IC实验室”曾在采访中透露,B站视频的粉丝转化率能达到40%-50%,这意味着每两个看过视频的用户,就会有一个点击关注。这一转化率是西瓜视频目前难以企及的。

如果说粉丝的互动和社区的氛围是up主们的精神动力,那么作为一名创作者,商业回报是绕不开的重要一环。

用户们“敬业”地完成发电工作,B站自然也需要给予up主们直接的经济回报。而这恰恰是B站较之西瓜视频的短板。

B站美妆区up主“机智的党妹”曾在其答粉丝问“Q&A”系列中提过,自己作为up主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接拍广告、产品推广、电商以及激励计划,而B站的“激励计划就真的只是激励”。

为了实现激励计划,B站努力帮up主“增产增收”。2018年B站推出创作者激励计划,帮助百万粉up主开店。但是截至目前,大量up主已经关闭或者暂停了B站店铺。

对于B站而言,商业化是把双刃剑,活跃的用户和社区氛围一直是其独有的竞争力,但是除却1%的头部up主,还有绝大部分是腰部甚至尾部up主。

如果这些作者的效益不能得到保障,那难以保证他们不会转向西瓜视频等其他平台。

西瓜视频的可持续性

反观西瓜视频,能否持续产出优质内容?

爱奇艺自2010年成立以来,每年净亏损数十亿元人民币(除2017年外)。即便是已经坐稳头把交椅的爱奇艺也并未进入盈利状态,想在视频领域分一杯羹并非易事。

作为外来者的西瓜视频,也并不是一味“砸钱”就能有效。

首先,长视频领域最重要的是自制内容。

对平台而言,自制内容的吸引力更强于版权内容,用户也更容易对平台产生忠诚感。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例如腾讯自制网剧《最好的我们》等振华三部曲系列、《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等青春剧吸引了一大批青春剧爱好者。

而西瓜视频大力投入的自制综艺目前尚未起色,筹备的自制网剧也无疾而终。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

除了内容之外,自制长视频还非常依赖团队的实力,从选角到剧本等一系列流程,都需要成熟的经验,而这些也并非“砸钱”就能立竿见影的事。

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基本成熟,依靠的核心始终都是“内容”,用户会为了独有版权、独家影剧选择某个平台。

临时爆款过去后,平台该如何留存用户?

这一模式也造成了视频网站的竞争死穴,为了增加新用户不断加大视频投入,却没有可持续的营收模式支撑盈利

优爱腾靠烧钱换来了今天的市场地位,这是资本投入的回报。但即便是已经成熟的“三大家”,其商业模式也并未有直观效益。

B站和西瓜作为外来者,也需要抢夺优质内容,依旧是挖角up主、重金买版权、办活动。

对于西瓜视频来讲,长视频“All in”最大的挑战在于已经错失了先发优势。

该领域的三大家已经有了成熟的模式和稳定的影响力,也并没有放松警惕,一直在同步高投入,在这一趋势下,西瓜视频所背靠的字节系资金优势也并不明显。

如今,原抖音运营负责人任利峰接管西瓜视频,他曾是抖音从0到1过程的参与者,但短视频与长视频的逻辑不同。

西瓜视频在影剧综内容上能否“有钱就能为所欲为”?这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字节跳动的长视频野心”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