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一场被提前的赛博葬礼正在举行。朋友圈多了不少分享自虾米音乐的歌曲,有些还附上一段网易云式小作文,追忆使用虾米的逝水年华,或者表达对未来的迷惘:虾米要是真完了,我收藏的几百首歌怎么办?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虾米音乐即将关停”的说法来自音乐大V相征的一条微博。

尽管阿里官方回应“不予置评”,消息还是迅速传开。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有人久违地点开虾米疯狂下歌;有人晒出刚续费到明年八月的会员截图,跪求它别关停。

还有人到虾米音乐最新的微博底下想求个确定的说法,表示“愿意众筹”。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年前虾米音乐庆祝十岁生日的微博评论数,不及这条微博的零头。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这再次印证一个规律:得到最多关注的时刻恰恰是发讣告的时刻。

虽然这讣告只是“江湖传闻”,但没有人站出来反驳。大家似乎默认,迎来这一天是早晚的事。

曾经让无数乐迷执念的虾米,曾经站在音乐软件鄙视链顶端的虾米,怎么到了如今这一步?

01、快进的虾米,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如今最怀念虾米的多半是五年甚至十年的老用户,可见这个软件的用户粘性有多强。

甚至“粘性”这个互联网话术都有些配不上虾米。

因为在虾米初创时,没有人把虾米当成一个简单的音乐播放器,它更像一种“真爱音乐、真懂音乐”的信仰。

那时最热门的手机彩铃是《秋天不回来》和《求佛》,凤凰传奇在春晚唱火了《月亮之上》,你爸买的车载CD刻录着DJ版《香水有毒》。

而在虾米上已经能找到极小众的专辑,即使一时搜不到,点击订阅,不久后虾米就会给你个惊喜。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这里有几百个细分的音乐流派,详细到令人吃惊的介绍资料,让虾米成为后来很多人的音乐地图、音乐图书馆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这一切并不是某几个员工的功劳,而是核心用户们一砖一瓦搭建的音乐堡垒。

这些“苦劳”在往后十几年中,仍然没有任何一个竞品能赶上。

早期的虾米用户,为爱发电的姿势比如今的B站UP主更为硬核。

他们专门成立了资料纠错小组,命名为“维基组”,力求做到“比音像店更专业”,严格遵守格式规定上传资料,比程序员改BUG更勤快地为信息纠错。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这些业余爱好者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7年前知乎上有一个提问:除了购买正版CD专辑,还有什么渠道可以了解一首歌曲的制作信息?

一位虾米的员工回答说,现在华语音乐圈关心这些信息的人非常少,甚至连唱片公司发来的资料里都没有制作信息。

但是,他们的用户正在用“最靠谱但特别难”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翻CD内页,把里面的信息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他举例的刘若英这首《彼得潘》收录在《亲爱的路人》中,在虾米上的专辑介绍足有5964字。

而这张专辑的贡献者之一Desperado,在虾米的累积播放量是126432首,贡献了943位艺人资料和214份专辑资料。

他还是当年虾米歌词组的组长,带领1万多人补充歌词,也协助虾米工作人员督查侵权音频。

在旧版虾米网页还能看到他的签名:“如果这世界暂时没办法大同,那么就让音乐先大同了吧。”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能让用户倾尽热爱,甚至把自己的理想主义托付在一款APP上,这在如今是不可想象的事。

如今也很难找到这么“轴”的创业者,资本大潮亦难容下剑走偏锋的先锋。

虾米创始人之一王皓更为人熟知的网名是南瓜,取自他喜爱的摇滚乐队Smashing Pumpkins碎南瓜——在当前的虾米音乐上,头部音乐人五月天的关注人数是这支乐队的120倍,足见其小众。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王皓上学时组过一支名叫“黑水”的乐队,毕业后组过一个杭州本土音乐论坛,2003年,在淘宝网上线同年,他成为阿里的资深程序员,后来成为系统分析工程师。

但他没有变成一颗优质的大厂螺丝钉,他一直琢磨着为中国音乐干点什么。

2006年,酷狗、酷我已经做大做强,百度收购了千千静听,腾讯的QQ音乐也已经立项一年,BAT中只有阿里一直没动静。

再加上在线音乐的火虽然烧得很旺,但小众音乐全无立足之地,原创音乐人几乎无法靠创作赚钱,乐迷也不知道该从哪搜索这些歌。

王皓决定从阿里辞职,拉上阿里的同事和一起玩乐队的大学同学,为不想听凤凰传奇、汪苏泷和许嵩的人另辟了一块音乐飞地。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02、卡住的虾米,“不卖给阿里,当年就死了”

最初,虾米不叫虾米,而叫EMUNO,意思是EARN MUSIC & MONEY,既赚音乐也赚钱

虽然虾米给用户一种乌托邦和小清新的感觉,但创始人在做这款产品的时候,务实胜过文艺。

他们从一开始就想解决两个问题:怎么让用户找到自己喜欢的小众音乐?怎么让音乐人在平台上赚到钱?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在用户这一端,虾米不仅有强大的音乐资料库可供人“按曲索骥”,还有“能猜透人心”的推荐机制,以及优质的社区内容。

比如虾米自从有乐评功能,就要求不得少于300字,聊音乐必须认真。后来很长时间里虾米延续着这个基因,评论区专注在音乐本身,跟充满鸡汤和emo的云村大不相同。

也难怪有不少用户表示,自己的音乐审美全是虾米给的。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旧版虾米网上的“热门乐评”

但在帮助音乐人变现这方面,情况始终不尽如人意,甚至成为虾米在版权大战时代溃败的先兆。

王皓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表示“真心希望音乐人能过得好”,他之前也拼命帮地下酒吧的乐手找演出机会。

但当这一腔热血变成商业模式时,步子迈得太大了。

虾米是业内率先提出在线音乐付费的平台,采取“先上车,后补票”的方式——

用户可以免费试听,但下载需要付费,虾米再用这笔钱支付给拥有版权的音乐人。

这个模式让虾米在用户和音乐人两头受夹板气。

在那个盗版横行、所有歌都免费下载的时代,普通用户根本没有为音乐付费的习惯,就算虾米做得再精良,也不会为它买单。直到2014年,虾米的付费用户比例也只有0.8%。

这就导致虾米实际收到的钱连覆盖自己的运营成本都很费劲,就更难支付版权费。

音乐人也很难接受“按下载量付费”的模式,大家仍然习惯于一笔钱直接买断,并且在一些音乐人看来,虾米明明管用户收费,自己却没见着这笔钱。这就导致当年的知名音乐人集体抵制虾米事件。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王皓对此也挺恼火,有时候跟音乐人沟通不了,心中也会闪过恶念:“老子以后牛X了你求我都不把你音乐放上来!”

可是转念一想:“我这是干嘛呢?当年我不就是为了他们服务的么?他们有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他们活了三十多年,不可能因为我一下子变过来。”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等业内有了版权意识之后,虾米的境遇更糟了。

版权监管开始收紧,各平台开始动抢占版权的心思,版权费水涨船高,虾米每年付的版权费一度达到收入的十几倍。

如今回看,那时咬牙死磕的虾米是个悲情英雄。

王皓们是在距离阿里港股上市仅仅半年的时候辞职的,据同为虾米创始人兼前阿里人的王小玮透露,他们错失的股权变现机会“损失在九位数以上”

而在虾米最艰难的时候,还有创始人以很低的价格卖了股票,就为了给团队发工资。

王皓已经清楚意识到,在线音乐行业要开启烧钱模式了,这支从阿里出走的团队,又把自己的创业成果卖回了阿里,收入阿里大文娱序列。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据钛媒体报道,王皓跟马云仅有的几次见面已经做出了决定。

马云没有像其他投资者那样问“商业模式”,也没问“何时盈利”,他只是问王皓:“你们的目标,你觉得花几个亿能做成?”

2013年正式被阿里收购时,虾米已经在舆论中“死”了一次。

不少人感叹这是理想主义的倒掉,这是向资本妥协,但这次收购让王皓缓解了为虾米找钱的焦虑,前东家阿里看起来的确是个值得托付的大户人家。

“不卖的话,虾米当年就死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那时他重燃希望,认为虾米可以成为音乐产业里的淘宝。“有人说音乐已死,但我们有信心,互联网改变了许多行业,现在轮到音乐了。”

在他说出这番话后不久,音乐行业天翻地覆,虾米的故事也翻到了B面。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03、被按下暂停键的虾米,“小而美”撞上“大文娱”

前几年,大家有个共同的烦恼:不能只用一个APP听歌了

大片歌单因为版权问题下架,有时刚追着一个音乐人的版权下载新软件、购买会员,过几天照样“变灰”。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2015年国家发布“最严版权令”,当时虾米音乐已经和天天动听合并为阿里音乐,主动下架无授权音乐2.6万首,是所有平台里最多的。

不过此时的阿里音乐手握五月天、SHE、张学友、梁静茹等华语乐坛顶级音乐人的版权,正稳坐鄙视链的顶端。

当年流行的段子还是用虾米的和用网易云的互相看不上,然后两方一起鄙视用QQ音乐的。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但QQ音乐开始了反击。

2016年,QQ音乐与海洋音乐集团合并组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跟酷狗、酷我成了一家人,然后疯狂购入版权。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QQ音乐的核心成员之前都是“玩市场的”,他们可能不知道几个音乐流派,但非常擅长版权采买。

根据艾瑞咨询的行业研究报告,2016年腾讯系三大音乐平台版权覆盖率已经达到90%,而阿里音乐只有20%。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阿里音乐这一年在干什么呢?

请来高晓松、宋柯和何炅,把阿里音乐升级成阿里星球,要做“音乐交易全产业链平台”。

他们办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请马东主持,请林允儿跳舞,给郭德纲现场展示如何把他徒弟岳云鹏包装成摇滚歌手,全场哄笑。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谁也没想到,这颗阿里星球才是真正的笑话。

阿里星球想做的事,是把来听音乐的人都变成粉丝,品牌商在星球上给明星办活动,粉丝直接在上面掏钱应援。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高晓松因此成为用户最想骂的产品经理,因为他选择直接把天天动听改版成阿里星球。

超过两亿的用户一更新,发现屏幕上全是买票、买周边、打榜的通道,连听歌的入口都找不到了,这引起了一波老用户的强烈抗议和卸载。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本来天天动听最大的吸引力是“完全免费的音乐播放器”,现在要把人摁头变成氪金粉丝,这谁受得了?

新来的粉丝也很不满。

捆绑销售、购票信息不明确、产品闪退、客服不专业……花钱时能遇上的问题一个不落,首场活动“李易峰见面会”就被粉丝围攻吐槽,最后以阿里星球道歉和全额退款告终。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阿里星球运转了半年,天天动听彻底关停,虾米被挤到很边缘的位置,“全产业链平台”越来越像大杂烩,迅速坠落。

这次错误的尝试之后,高晓松升职了,由阿里音乐董事长转岗为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负责“全面国际战略”去了。

大概公司层面也觉得他更适合形而上的策略,可别再亲自指挥了。

宋柯也升职了,接替高晓松的位置当阿里音乐董事长,但负责的业务不是在线音乐,而是演艺业务,当时阿里想往自制演出这条路转,后来也再没听见声响。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王皓在这之前已经离开阿里音乐,加入钉钉。

他说彻底不想干音乐了:“初衷是想让这个行业跟上时代,但是现在行业现状已经荒诞到令人发指。”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他曾在“音乐财经”采访中,直言版权战“没有底线”。

“海洋(音乐集团)当年手上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花高于行业价格的钱忽悠了一堆版权,就要靠版权收费,结果因为这个事一搞,把被人逼急了,腾讯开始动手,我们也开始动手。”

我们看着很多公司的版权费一年翻十倍……大家(版权方)都说,我先去问问腾讯或者阿里,最后有一边抬价,另一边跟着抬,这价格就是这么被炒起来的。”

关键这个泡沫最后并不能带来什么。你说这个泡沫吸引投资涌入也挺好,但也没有。反而大家觉得这个行业门槛过高了,得先准备几个亿才能冲进来。”

如今王皓已经彻底离开阿里,定居东南亚,微博名字从“孩子气的南瓜”改为“南瓜在普吉”。

虾米的另一位创始人朱七也早已淡出。后来他自己出了张专辑,把里面一首叫《好汉》的歌分享到朋友圈的时候,熟人都知道他唱的是目睹虾米现状之后的郁结。

歌词这样写:“生死与共有何难,就怕富贵在眼前,纵然一日得招安,锦衣玉袍带,兄弟四分散。”

他自己在这首歌的评论区说:“至于招安之后的事,就不必较真了吧。”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04、时代造大鱼,大鱼吃虾米

现在的线上音乐界,经历野蛮生长的腾讯系成为寡头,也不再满足于买版权。

今年2月,腾讯音乐收购环球音乐10%股权,把这家拥有The Beatles、Queen和Lady Gaga、Taylor Swift版权的顶级唱片公司变成自己人。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虾米已经完全失势,留不住版权也留不住用户。到2019年底,虾米的月活仅剩不到3000万,同期QQ音乐的数据是3.16亿。

用户离开了虾米,阿里也在冷落它。

一个细节可以印证:在iPod时代,只有虾米有齐全的专辑封面,可以iPod匹配CoverFlow动效。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但到了2017年底,iPad都出到第五代了,虾米还没有iPad版本。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更明显的动作是,去年阿里用20亿美金入股网易云音乐,今年把网易云会员纳入了88VIP。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本来阿里大文娱这条大鱼吃虾米,是为了对抗其他大鱼,如今阿里大文娱也有被拆分的趋势。

据晚点LatePost报道,阿里游戏业务所属的互动娱乐事业部灵犀互娱,将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与阿里大文娱平行。

灵犀互娱去年上线的《三国志·战略版》,一度超过腾讯的《王者荣耀》登顶iOS畅销榜,今年以来灵犀互娱也一直在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榜前五名。

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

图片来源:Sensor Tower

过去马云在指导阿里大文娱的时候,提出的是“健康”(Health)和“快乐”(Happiness)的双H策略。

也许阿里准备用“互娱”代替“文娱”来实现双H策略了,毕竟用户给游戏氪金挺快乐,阿里数钱也挺快乐。

可以确定的是,这份快乐里已经没有虾米了。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鄙视网抑云的虾米,还是被“后爹”抛弃了”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1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