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清北的牌子,在线教育的野望

清北的牌子,在线教育的野望

一切得从这个广告说起。作为教育行业的人,我关注到了题拍拍的崛起,以及疯狂的广告投放。关于解题官,在清华学生关注的平台,还有解题官的兼职信息。

清北的牌子,在线教育的野望

简单翻译一下,700元/天的工资,负责发展下线。70元的钱,学生把自己信息卖了,被挂在APP里当解题官,但可能解题的是公司另找的人。这样的模式,让我想起多年以前,献血不规范,血头骗农民卖血,和这个模式如出一辙。

说起来清北的牌子在教育行业真的好用,有在线教育产品名字就叫“清北”。毕竟K12教育的终点就是高考,而清北就是高考皇冠上的明珠。老师是清北的,创始人是清北的,解题官是清北的,这几个宣传语一下子暖到了家长的心坎里。

学校的学生卖掉了信息继续在宿舍打游戏,一月躺着恰烂钱,辅导机构找专职的人穿上这层买来的清北皮,帮学生免费答题。虽然有一些善意的谎言,但是除此之外,听起来这个大型教育机构简直就是天使。

但马克思告诉我们,资本来到世间就是为了追求利润的,不是为了做慈善的。

在线教育的困境

那么如果不是为了慈善,这个大型机构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呢?

这还得从在线教育为什么这么热说起。总是需要风口,在这个没有大的技术变革的时代,在线教育扭扭捏捏地成为了风口。这风,也并未空穴来风,有两个核心逻辑在支撑了在线教育——尤其是K12领域——的热潮。

一个逻辑是这个行业有巨大潜力的市场,一个逻辑是某妖股用双师大班的模式规模化盈利。于是各大机构纷纷入场,硝烟弥漫,群雄逐鹿。

时间拨回今年年初,疫情来临,中小学停课。黑天鹅事件给在线教育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各大机构纷纷低价送课,满载而归,纷纷获客上千万,把能触达的用户都触达了一遍。

难道在线教育的机会来了么?那有着巨大潜力的市场要被加速开发了么?

结果令人失望。复课之后,需要家长掏钱的时候,转化率几乎为零。那有着巨大潜力的市场可能并不存在,或者至少目前的模式并不足以让家长掏钱。

这也很好理解,教育虽然可以无限投入,但中国穷人太多了。公立教育几乎免费,在线教育要投入的话,一年上万轻轻松松。

问题是就算投入还不一定有效果,毕竟补课很多时候不是为了传授知识,而是为了盯着孩子做题,而在线教育解决不了孩子自制力的问题。

第一个核心逻辑破灭了也就算了,第二个核心逻辑也动摇了——某妖股财报居然开始亏损了。因为之前用的是累计的社群流量,成本很低,当他们开始投放的时候,财务模型也跑不通了。

那双师大班模式还能规模化盈利么?不知道。至少在还需要投放招生的时候,没有人有答案。

淘金热和送水人

讲一个永不过时的商业故事。

历史上淘金热时期,淘金人赚钱的很少,而服务淘金人的送水人赚了盆满钵满。

在线教育行业的送水人,就是在线广告大厂。广告营销费用越来越贵,低价课成本甚至都能破千,算到正价课,得是大几千的成本。上一次听到这个量级的数字,还是莆田系医院的百度新客成本。

一笔又一笔上亿美金的融资,一轮又一轮的投放,几个广告大厂营收再创新高。但这何尝不是淘金人和送水人的共谋。

有的送水人给了淘金人大笔的融资,但是要求你买水得首先考虑我们家的水。有的送水人甚至开了好多个淘金坑,淘金时买水就从自己家厂买,送水生意营收再创新高。

要是这个行业还不盈利怎么办?无所谓,加码吧。只要不断加码,总会有人不断退出牌桌,然后剩者为王。你看,美团股票又大涨了。

寻找新的流量池

如果线上广告太贵,总会有人想其他办法。

小米当年号称互联手机,都走线上,最后被红蓝厂按在地上摩擦,然后默默到处开店,让小县城的广告牌中又多了一抹新颜色。

在线教育也一样,当大家发现自己变成了广告大厂的打工人时,也开始想办法了。

拍照搜题是上一次交互行业大战的产物了,受益于AI技术的发展,拍照搜题的正确率到了人类可以接受的范围,小猿搜题和作业帮是最后的佼佼者。不过这个产品虽然用户量大,但是苦于没有盈利方式,后来他们找到了双师大班课,加入了下一代的战争。

而某个没有拍照搜题功能的教育机构,面对流量价格飞涨、转化率大降的现状,盯上了拍照搜题这块业务。

要让用户换平台,必须有颠覆式的创新。对于题拍拍而言,这个创新就是百分之百正确率。你不是AI搜题么?我也有。但AI识别率也就到90%,剩下的几个百分点,我用人去兜底,给你百分之百的正确率,然后到处打广告,用这些清北人的招牌,打造自己日后转化的流量池。

即使我这么刻薄的人,也得说一下这一仗打得漂亮。

但是,这是持久战,没有哪一场战斗可以一锤定音。就在我码字的时刻,可能传统的拍照搜题产品正在紧锣密鼓地跟进这个功能,防止自己用户的流失。

公元前260年,长平之战秦国坑杀45万赵国军民,从此赵国再无抵抗之力,而秦军后来真正攻破赵都邯郸的时间是公元前228年。32年就这样过去了。

何况这一场战斗,不是长平之战,拍照搜题的流量池有用,但也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在线教育的野望

两个支撑在线教育故事进行的腿都断了,但在线教育还在艰难前行,前面一定有什么光在指引着整个行业。

这束光的名字可能叫做技术变革。

AI双师是一条新的赛道了,把主讲老师的成本拿掉,同时用AI实现了教育个性化。不过现在的模式并没有那么智能。所谓的人工智能,就是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所有的个性化,不过是穷举之后的一种可能性而已,你学的部分,只是所有内容准备很少的一部分。

不过技术总在进步,将来如果有更低的成本,有个性化的路径,似乎是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这束光的名字可能叫做量变引起质变。

持续地探索,持续地优化,每一个环节的效率一点点提高。是不是可能有一个时间点,这个模型在各种迭代的加持下,可以体验比线下更好?可以规模化盈利?

这束光的名字可能叫做消费习惯改变。

中国的经济在发展,家庭投入在教育中的资源在慢慢变多,是不是有一天,每年花费上万上网课变成了非常正常的事情?想要孩子不掉队,上网课就是必须的选项?

《边城》里说:“他也许明天就会回来,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如果未来有行业剧变出现的那一天,每一个今天的参与者,都希望自己还坐在牌桌上。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清北的牌子,在线教育的野望”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