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前两周各种自媒体疯狂宣传社区团购影响国计民生。12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批评行业从业者“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同时,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一时间行业内风声鹤唳,茫然不知所归者有之,战战兢兢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趁势落井下石者有之,蹭热点火上浇油者有之。

此时此刻,社区团购似乎到了孔明先生说的“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在此,我要站出来说几句话,阐述我所知道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实,为廓清舆论,为政府制定合理决策贡献微薄之力。

01、说社区团购会抢走小商贩饭碗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值得信赖吗?

很多媒体、大V、路人都说社区团购将抢走数以百万计小商小贩的饭碗,《“不讲武德”的互联网巨头正在用资本夺走无数卖菜小商贩生计,这是不道德的,必须反垄断》是最早开始传播这个观点,并且迅速传播的。

在这篇爆款文章的示范性效应下,抖音上只要是个会说话的人都在蹭这个热点,大说特说社区团购将抢走小商贩的饭碗。那么宣传这个观点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微信里传播最广并且第一次提出该观点的的作者是一个教中学生写作文的培训老师。在抖音里传播最广的是一个告诉别人怎么挣钱的咨询师。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我在抖音和微信上翻阅了十多个持有类似观点的账号,基本都是这种外行人。他们的作风是大胆假设,从不求证,放肆宣传。

他们都是足不出户,在茅庐之内就可以指点江山,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堪称当代卧龙公瑾,令人钦佩!!!

但是这些人说的话真的可信吗?他们真的论证过社区团购能否抢走小商贩们的饭碗吗?能抢走多少呢?

我曾为金沙江的董事总经理、众多的海内外基金公司合伙人、国内知名券商的首席分析师提供咨询服务,探讨过这个问题。这些掌管数千亿资产的人,智商绝顶的人,在这个行业拥有最权威信息的人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也只能隐约地说“可能像电商一样,达到20%的渗透率”,而且没有让人值得信服的依据。

那些一无所知的媒体和大V张口就来,说什么把小商贩的饭碗全部抢走。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真做了严密的论证,如果真是这样,请联系我,有人愿意花数十万元买你的论证过程。

如果没有的话,说这些话的人与今年疫情期间听到风声草动就四处造谣、动摇民心的人没有区别。这些人中的少数人是认知缺乏,凭感觉瞎说。多数人是坏,为了蹭流量,煽动人心,毫无底线。

以上文举例的抖音账户为例,那个视频最少有数千万人观看,为此带来的粉丝增量以及其他显性隐性的商业收益预计达到数十万元。

所以,网上所有说社区团购将抢走小商贩饭碗的观点和人都是不值得信赖的。因为他们没有列出任何让人值得信赖的证据,甚至他们都不知道社区团购是什么。

即使我们假设社区团购真的能抢走所有小商贩的饭碗,那么社区团购会带来什么呢?是一地鸡毛还是新的世界呢?

02、社区团购能创造什么?

在分析社区团购能创造什么之前,必须要了解社区团购是什么。

1、社区团购是什么

社区团购可以分为前端和后端两部分,前端包括用户和团长,后端包括以网格仓、中心仓、供应商和共享仓。用户下订单后,货物的流转过程大致是:从供应商的仓库到共享仓(或者供应商的仓库就是共享仓),然后再由共享仓进入中心仓进行作业,然后再进入各个地区的网格仓进行作业,最后到团长手里,由客户自提。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从上面可以很直观的看出社区团购是一个轻前端,重后端的商业模式。这意味着有大量的投资和新增岗位将出现在大众不熟悉的后端,即仓配端。那么有多少新增投资,有多少新增岗位呢?

要解释这个问题必须要先回答社区团购未来有多大的市场。按照业内的普遍认知,社区团购将有数万亿的年交易规模,约占零售行业的10%-20%。我们可以假设规模约4万亿。

2、团长规模

社区团购有4万亿年交易规模,团长抽佣10%,达到4000亿年收入。假设团长月收入4000元,可以养活约800万团长。

从单量的维度来计算,也能得到相似的结果。

社区团购有4万亿年交易规模,假设件单价约10元,每年有4000亿件商品,每件商品按快递驿站的计费标准,约0.5元/件,那么团长也能分2000亿元。假设团长月收入4000元,可以养活约400万团长。

备注:

  • 本人调研观察过多个团长,在2019年巨头没有进来时,某些在湖南农村地区做兴盛优选的团长日收入可达到200多元,少的也能每天挣数十元。因此,团长月收入4000元是个合理的数字。另外,从团长的收入角度来看,达不到这个水平就会缺乏动力,团长变少,每个团长的订单数增加,团长月收入增加,又会使得团长增加。最终会趋于这个数字。
  • 以件数为标准来计算的核心原因是社区团购成熟后,团长失去引流、留客的能力,主要履行自提点和售后功能,与快递驿站类似。所以这个维度最能说明最终的问题。

3、网格仓

根据中信证券的报告显示,网格仓的日处理能力约0.5-2万件商品,上文说到社区团购每年有4000亿件商品,所以全国需要5.5万-22万个网格仓。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每个网格仓需要18万的场地租金,15万的物资费用,10辆运输车辆,需要13名工作人员和10名司机。所以网格仓能带动99亿-396亿元的仓储投资,带动82-330亿元的物资消费,带动55万-220万辆运输车辆生产,带动71万-286万仓内作业岗位和55万-220万司机。

4、供应商和共享仓

社区团购平台普遍采用供应商负责生鲜商品分拣的工作。我们假设生鲜商品占社区团购商品的1/4或1/2,那么生鲜商品有1000-2000亿件/年。

按照当前行业人工分拣的作业标准,一个熟练员工的分拣效率约80件/小时。假设一个员工每天工作10小时,那么供应商需要新招聘34-68万分拣员工,按照司机、库管、采购等人员与分拣员工1:2的比例,生鲜供应商需要招聘17-34万其他员工。

另外,供应商为了配合社区团购平台的时效要求会增加仓库投入,增加仓内设施和物资建设,例如冷库,自动化设备等等。这些都会产生巨大的投资。

备注:

  • 本文所有的假设和数据都是有一定行业依据,某些是行业公布的数据,因为篇幅和专业性原因,本文不再解释假设和数据的合理性。有能力的读者可根据自己的数据重新计算,最终结果大体相同。
  • 因为社区团购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所有的数据都是阶段性的,未来可能发生较大变化,因此本文所述内容仅作示意,不是预测也不是最终实际结果。

5、总结

综上,社区团购将带来约1000万岗位,带来约数千亿元的基础建设投资。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社区团购的仓配和供应端类似京东物流。京东物流从07年开始建设,迄今为止已经投入数百亿的资金,搭建了一线城市、省会城市约30个中大型城市的的仓配网络。

社区团购需要搭建的是依靠共享仓—中心仓—网格仓—自提点网络,要贯通一线城市—省会城市—地级市—村镇,需要搭建的仓配体系要远超京东物流当前的成绩,因此需要投入的资金也是要远超数百亿的。

03、拉动民间资本参与供应链、仓配等基础设施建设

上面从数字层面分析了社区团购对供应链、仓配等基础设施建设有极大的拉动。大家可能没有感觉,我将从3个方面展开分析社区团购对生鲜行业的影响(同城快消品行业有类似影响)。

1、传统模式对行业投资和基础建设的拉动

生鲜行业大致分为农户—基地—一级批发市场—二级批发市场—农贸市场/门店5个环节。

在终端的农贸市场/门店环节,主体从业者是中学文化的商贩,完全是贸易商的角色,只挣取差价,几乎没有任何投资需求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一台电子秤用了近10年,一部分人拥有一辆进货的车辆。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仅有用了近10年的电子秤和支付二维码

在中间流通环节,我多次调研过区域性二级批发商/配送商、一级批发商的龙头企业,也与亚洲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海吉星的高管沟通过,这些流通环节的中间商几乎不会将资本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上,对行业的提升几乎没有贡献,都是同水平的重复,十年如一日。在源头的基地和农户环节也是如此(与流通环节从业者的访谈得知)。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亚洲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海吉星

不仅行业内缺乏投资的动力,行业外也很少有资金、人才和技术进入。生鲜流通市场是一个4万亿流通的大市场,但是只有包括我司在内的少数几个互联网公司进入。

总之,因为生鲜行业的特殊性,传统模式对行业投资和基础设施的建设影响甚微,生鲜行业的发展要远低于其他行业的发展水平。

2、政府对行业投资的影响

政府会对农户—基地—一级批发市场—二级批发市场—农贸市场/门店整个链条进行投资,但是投资金额少,溢出效益低,仅作为维持链条运转,保障民生需求为主,对拉动投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影响力弱。

例如,政府对一批供应商提供补贴,保障生鲜商品从基地到市场保持低价。这部分补贴不会拉动大规模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

又例如因为疫情原因,北京、武汉等多地市政府拿出数亿资金重建农贸市场。这部分投资是重建,并不会新增基础设施,而且更多的是规范集市。这些投入都是政府财政主导的,基本上没法拉动民间投资,最后产生的效果也一般。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武汉菜市场改造

我去调研过阿里对宁波菜市场的改造方案和相关参与方,也接待过武汉市政府对菜市场的改造项目客户。政府和阿里改造宁波菜市场方案的核心变化是增加了收银一体机、增加溯源系统、连接线上外卖,并且在菜市场入口增加了给领导看的人流统计和数据大屏。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宁波菜市场改造

相对于社区团购的投资,这种投资改造对行业、消费者、从业者基本没有任何效果,属于无效投资,徒增财政压力和从业者的负担。

3、社区团购对行业投资和基础建设的拉动

在网格仓环节,社区团购平台采用的是加盟方式,召集民间资本参与建设。参与者有地方性的仓储物流公司,有一线城市的白领,有二三线城市的商家,人员构成非常复杂,参与积极性非常高。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网格仓加盟

在仓内作业环节,几十年来都是纯手工作业,几乎零信息化,零自动化。下图是这个行业几十年来的作业方法:为了分拣出500g/份的黄瓜,需要反复拿放商品,凑齐正好500g,多了会亏损少了顾客会投诉。一台称重称用了好几年都不换,分拣的阿姨是周边郊区的40-60岁的大妈。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传统分拣500g/件黄瓜的作业现场

科技之光都改变了乞丐的行乞方式,但是丝毫没改变生鲜行业的流通环节!!!巨头进入社区团购后,国际领先的智能设备从业者、互联网从业者、地方性科技公司开始进入生鲜行业的仓内作业和基础设施改造。

巨头不仅带来了市场预期,还用投资的方式直接参与到这些公司里,要求对方为这个行业服务。这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连巨头的绝大部分员工都不知道。

这些公司我都实地去访谈,并与对方的董事长/总经理沟通过。这些人原来都是各个行业的佼佼者,如果没有巨头进来,这些人才、技术、资本几乎不可能进入。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自动分拣500g/件橙子的作业现场

备注:动画内容是当前已有的设备,但是此类设备适用的品类非常有限,性能有待提升,且传统人士对此需求很弱,缺乏大规模应用场景。急需社区团购这样的新鲜血液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在物流环节,顺丰和京东物流的相关负责人找到我沟通相关的市场机会。

在这个链条,美团、拼多多、京东、阿里等都可以利用自有资金或从国际资本市场获取资金,用于整个链条的建设和维护。当前我们看到的是巨头在用户、团长、地推上砸钱,但是他们也在布局仓配、供应链,未来会重点发展仓配和供应链。

4、总结

实践证明,现有行业和政府对生鲜行业流通环节、对城际仓配和供应链的基础建设没有强烈的意愿,没有能力,也缺乏资金。巨头进入社区团购将会对此发挥重要且不可替代的作用,帮助政府和行业完成几十年来都未完成的改变。

04、提高社会效率,创造社会价值,效率兼顾公平

根据中信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生鲜产品在现有模式的流通渠道下,加价率超过110%,货物损耗达到30%。社区团购比原有渠道更加高效、经济,加价率降低了40%,损耗降低了90%。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在原有的流通渠道下,为了保证大众的生活必需品不受影响,政府只能严格控制农产品的产地价格,并且对流通环节进行补贴。是最广大的农民和政府税收(所有国民)为流通渠道买单,商贩是受益者,农民和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那些可怜商贩的人难道不可怜一下农民吗?如果产地价格提升50%,缩减渠道,提升效率,达到稳定市场价格的目标,这不是更大的善意吗?我们到底是为数百万的商贩考虑还是为数亿的农民考虑?

我们经常听到新闻说农产品滞销,甚至有些农民因贷款从事农产品种植,但是商品滞销,亏损严重导致自杀。但是终端市场的农产品价格经过政府的补贴后依然较高。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就是当前的流通体系过于分散、落后、低效等因素导致的。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农产品滞销

我国农产品生产和流通相对于发达国家非常落后,原因是多样且复杂的。数十年来的实践证明,依靠财政和原有从业人员是没法提升的,现在好不容易有行业领先者进入,有希望改造几十年来都没有改观的农产品流通市场,有些人就开始跳出蹦跶。这些人与清朝年间阻止修建火车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社会是往前发展的,“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终究是过去和乌托邦。这既是自然规律也是我国社会主义的核心要义:发展生产力。只是说在此基础上,我们还要注意兼顾效率和公平,做好财富分配,不要让社会发展的果实落入少数人手里。

发展社区团购既是提高社会效率,也是兼顾社会公平,因为通过效率提升可以惠及到最广大的农民群体。

总之,社区团购与小商贩的竞争不是资本与穷苦大众的竞争,不是巨头与弱者的竞争,是渠道效率与商业效率的竞争,是先进、高效、低成本的商业与落后、低效、高成本的商业的竞争,是正常的商业行为,而且最终是利于社会稳定的。

05、社区团购会不会影响国计民生?

1、社区团购不会颠覆小商贩,民生保障也不会被挟持

在行业端

上面说到社区团购对菜贩子的影响有多大是不确定的,对整个实体零售的影响都是不确定的,可能是渗透20%。在这个过程中肯定有不少人失业甚至事业失败,但是又有另一批人找到了工作,开启了新的事业。

我不认为社区团购会像那些经不起推敲的文章说的那样,会严重扰乱国计民生。正如前文的分析,我认为社区团购的影响是利大于弊的。

在民生端

根据我和行业资深人士的分析,社区团购市场不会形成打车、外卖一样的寡头垄断市场,而是呈现区域性格局、多业态的多寡头格局,并且与原有业态共生的结局(原有生态占80%的市场)。

这也就意味着不会出现媒体所说的巨头挟资本入局,通过补贴形成垄断,最终提高价格收割公众的情况。民生保障不会受巨头入局的影响。

另外,农业和生鲜行业是国计民生,是政府强管控领域。我认为我国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家们有大智慧,有大局观,断然不会与大众为敌,与民生保障和国家意志为敌。而且他们也没那个能力。

行业优秀的企业家肯定是站在党、国家、人民的一边,纠正错误的做法,与所有人一起创造更好的未来。

2、小商贩不是大众认知的底层劳苦大众

很多人认为开夫妻店的人是社会最底层的劳苦大众,这是非常错误的认知。以湖南的芙蓉兴盛门店为例(兴盛优选的前身),下图是它的门店门头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夫妻店门店

我一个在银行的朋友查阅过它们的一个夫妻店的毛利润有20-30万元,每天的营业额有3000-8000元之间。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夫妻门店收入

要知道长沙的平均月工资才6000元,平均年收入7.2万。那些媒体口中的可怜小商贩的年收入属于当地前10%的水平!!!

要知道我一个985本硕工作5年的大学生,曾经在各大知名媒体出镜,拥有较强专业能力的人在长沙拿到的工资也只比他们多一点点。

也许我朋友看到的属于幸存者偏差,但是职场一直流传着办公室白领还不如卖早餐饼的,这真的不是个别现象。凡属是能开门店做生意的都不是底层人民。

门店终端还不算挣钱的,再往上的二级批发商更加富裕。以我所在的生鲜行业为例,年收入300万(净利润约20-30万)是生意做的最差的,他们的规模大概在300万-3亿之间,大多数人的规模在数千万元。再往上的一级批发商规模更大,每年净利润在数百万、数千万之间。

3、社区团购不会与媒体举例说明的“小商贩”竞争

很多媒体用类似下图的老人举例说明小商贩的穷苦,殊不知这些人真正的身份不是小商贩,而是农民或无业人员。他们一般都是自种自用,剩余的在市场上卖掉补贴家用。这些人不仅不是小商贩,还是被小商贩寄生的人。

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

社区团购是干不掉这群人的,因为他们的成本足够低,时间价值和劳动价值足够低,他们的目标是每天挣几十块钱。任何一种商业模式都没法干掉他们,因为任何一个商业组织每天的雇人成本都在100元以上,而这些人每天就只想挣几十块钱!!!

真正能干掉他们的是城管,因为他们没钱交摊位费!!!

4、坚持政府引导、监督和干预,坚持正常的商业竞争

社区团购不会颠覆“富裕”的小商贩,也没法与真正的底层劳动人民竞争。即使如此,我也不相信巨头和资本能时刻克制住自己的贪婪本性,不把魔抓伸向影响民生保障的领域。所以政府的引导、监督和干预是有必要的,平台经济反垄断法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政府也不应该管太细,在正常是市场竞争情况下,淘汰落后的商业形态,提升行业效率是自然规律,政府应该鼓励。政府应该在倡导效率的基础上兼顾公平,需要向底层劳苦大众倾斜。

但是,政府要识别谁才是真正的底层劳苦大众,社区团购是利于他们还是不利于他们。不要被一无所知的自媒体带节奏,走到了时代和行业的对立面。

06、为什么荒谬的观点会流行?

1、恶意煽动公众情绪与“乌合之众”

在前些年的时候,舆论和公众还将“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称之为我国的新四大发明,向国际社会输出我们的影响力。然而,还没过几年,在某些人的带领下,恶意煽动公众情绪,将互联网的历史和贡献总结为“补贴——垄断——杀猪”三部曲,说得一无是处。

正如《大话西游》里说的“以前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换旧人了,就叫人家牛夫人”。真是可耻可鄙。

更加好笑的是这些人一边乱喷互联网或互联网巨头的恶,一边在享受互联网给他们赋予的乱喷的自由和便利。而且他们还可能正吃着互联网巨头提供的外卖,坐着互联网巨头提供的网约车,出行的时候用着互联网巨头提供的买票便捷,学习的时候用着互联网巨头提供的网上资源。

这些人攻击社区团购、攻击互联网巨头、攻击互联网,是罔顾事实,是为了获取流量煽动公众情绪。

更严重点说,这种说法和行为是抹杀了党、国家和人民在近二十年来的部分努力和功绩。因为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是我国少有的能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战略优势的产业,在某些地方可与美国匹敌,整体上与美国形成了二分天下的格局。

某些人裹挟大众的情绪,用一句“补贴——垄断——杀猪”就把一代人在互联网上的努力给抹杀了,这些人是站在时代和大众的对立面。

更深入地说,这种行为不是单个行为,更是一种模式,有深厚的社会和行业基础。

这些被裹挟的大众在《乌合之众》里称之为“乌合之众”,在《群氓的时代》里被称之为“群氓”,缺乏主张,缺乏判断,缺乏信息,在社会环境下极易被煽动。

那些煽动情绪的人,利用抖音、微信、自媒体甚至媒体等渠道影响大众,达到自己获得流量,最终变现的目的。这些人举着“打抱不平”“匡扶正义”的旗帜,干着自己为己谋私的勾当。

正是在这种社会基础和利益结构下,在这种传播渠道和门槛下,这一类行为已经成了模式。今天他们针对的对象是社区团购,是互联网,明天枪头一转不分青红皂白又开始攻击别的。这种事情不仅现在正在发生,以前也经常发生,未来也不可禁止地发生,例如公知和带路党。

最后,希望政府和相关媒体平台要警惕这类“乌合之众”的行为模式和产生的土壤,因为这些人今天可以攻击社区团购,明天就可以攻击芯片,甚至是被公知和带路党利用。希望相关媒体平台尽到自己应尽的职责,不要鼓励毫无意义的内容充斥整个社会,占用公众资源,甚至误导政策制定。

2、社会对互联网模式的反思

在二十世纪初,互联网是国家和人民大众的希望,是屠杀恶龙创造新世界的屠龙者。然而,当“屠龙者”被当作英雄膜拜时,这些“屠龙者”开始成为恶龙,P2P、大数据杀熟、垄断、强迫二选一、无人性逼迫骑手、长租公寓跑路等等层出不穷。

互联网从业者与资本同流合污,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以流量和模式为核心的互联网产业结构,缺乏对社会、国家、产业的思考和影响。这些从业者、创业者、资本已经失去了早年的创业者精神,失去了改变世界改变别人的初心,正在全面地变成资本和财富导向。这是值得反思和警惕的。

在互联网的模式和资本影响下,大量的社会资源、人才和资金进入模式层面的商业,缺乏基础建设,缺乏核心技术积累,缺乏世界影响力,只是在无穷无尽的内卷内耗,玩着财富转移的游戏。

随着中美两国的全面深入的对立,随着美国对类似华为、Tiktok这类企业的限制逐步扩大,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大业逐渐实现,国家和大众对这种游戏会越来越嫌弃。当前对社区团购的攻击只是这种嫌弃的影子。

07、总结

那些说社区团购要颠覆小商贩,要夺走底层劳苦大众的生计的人中少部分人是情绪化表达,没有任何可信度。大部分人是为了流量和利益,毫无底线地瞎说。

网上所说的穷苦“小商贩”的真实身份不是小商贩,而是农民或无业者,社区团购是没法夺走他们的生计的,而且社区团购是利于他们的。

真正的小商贩是年收入数十万元,比肩大学生收入的中产阶级。社区团购会影响他们20%的市场,但是完全不可能像网上说的那样让他们无家可归,衣食无靠。社区团购与他们是共生关系。

社区团购不是简单的补贴垄断市场,而且需要重金建设本地化的仓配和供应链,极大地提升行业的信息化程度,提升行业效率,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在社区团购的引领下,未来很可能建成一个遍布一线城市—省会城市—地级市—村镇的多温层的仓配和供应链体系,这是电商都不能做到的伟大事业。

社区团购能够极大的带动民间资本投资,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替政府改造落后的行业,缓解财政压力。

平台经济和巨头需要被监管和敲打,需要引领它们向着利于国计民生,利于社会发展的方向发展。这个方向不仅包括芯片,也包括买菜和生鲜。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社区团购的危急存亡之秋”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2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