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最近辛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让人唏嘘。可以预见的是,经历这次重创,辛巴大概是无法重现以往的“辉煌”。追溯起中国“网红”的发展历程,你会发现这些网红大多数都来自草根和素人,几乎都是在一夜之间名气大增,往往火不过三年。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中国网红经历过好几次改朝换代:

以痞子蔡、安妮宝贝等为代表的初代文字网红;

网络时代初期,如芙蓉姐姐、凤姐靠论坛爆红的的网红;

到碎片化时代,通过微博发迹的段子手和网红美女;

再到现在凭直播、短视频平台兴起的网红,比如辛巴、散打哥等;

......

他们有的是靠猎奇出位,有的是靠颜值出位......但不论是哪一代的网红,往往都是借了时代的东风,乘上了一夜成名的快车,之后又迅速地陨落。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已经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里,只是在茶余饭后回忆往昔时,才会想起,当年原来还有过这么一个人。

比如凭“奇葩征婚”要求被大家熟知的凤姐,疫情期间因为被人造谣在美国患上新冠病逝上了热门,才让人想起了她。

这些网红“消失”的原因多种多样,今天我们就来一一盘点下,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第1种:无心恋战型

初代网红,大多是都是通过猎奇的方式博出位,凭借出格的造型和言论,在短期内被大众围观、嘲讽,不论是那种都为其攒够了足够的舆论度。

最典型的例子,一个是凭借各种S型曲线的照片在水木清华、MOP等论坛蹿红,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自居的芙蓉姐姐,巅峰时期,水木清华BBS上超过5000人同时在线等芙蓉姐姐发布新照片,跟帖达到了120多万条。

火了之后,芙蓉姐姐的出场费能够在20万到30万之间。

还有一个是因令人咋舌的严苛征婚广告与其外貌之普通,形成巨大反差引发大量嘲讽的凤姐,火了之后做广告、上节目还上杂志,她拍摄的一条胃病广告,广告费就达到30万之多。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图源网络,侵删)

不管是芙蓉姐姐还是凤姐,还有当时也很火的后舍男孩、西单女孩等等,他们的变现套路几乎都是接广告、上节目、参演影视剧等等,变现渠道很单一。

这一代的网红,大多数是昙花一现并不擅长维持热度,赚够了钱就拍拍屁股走人。

热度虽然已经不在,但是江湖上一直有“姐的传说”:凤姐拿到了美国绿卡,芙蓉姐姐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西单女孩在十八线城市跑商演顺便宣传自己的牙膏公司。

她们或主动或被动地远离网民的讨论中心,脱离被消遣的命运,倒也找到了另一条路。

第2种:落后时代型

和初代网红不同的是,很多靠微博发迹的网红要么长得好看、要么有钱会穿。而且这一波网红,有更加完整的商业模式,不仅懂得如何曝光自己,还懂得将自己的粉丝转化为钞票。

早在直播带货兴起之前,这些网红就已经通过微博带货红起来了,比如曾经的第一网红张大奕,接连开了内衣店和彩妆店,后来创办公司如涵,复制自己的流量变现的模式,试图培养下一个“张大奕”。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图源网络,侵删)

但绝大多数网红的成功,是难以复制的。

直到现在,如涵已经在走下坡路,也没能再培养出新的“张大奕”,包括连张大奕自己也负面新闻缠身,并且错过了直播带货的风口,被时代抛弃。

......

第46种:自我膨胀型

提到直播带货,绕不开“曾经的”快手一哥辛巴。

成名前对快手“散打哥”一口一个“大哥”,成名后一点吃着饭一边漫不经心应付“散打哥”,这大概就是成名带来的“自信心”膨胀吧。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辛巴成名前后和散打哥的连线)

早期利用自己的家庭出身,在粉丝面前立了“贴心的农民儿子”人设,为大家谋福利、砍价,还发展出自己的一众徒弟,大有霸道总裁浩浩荡荡带小弟打江湖的势头。

今年五月份,辛巴账号被快手短暂封禁,他的徒弟就搞了一出“虽然辛巴现在不在,但是我们会继承他的理念,给辛选用户一个家”,当晚直播销售额就达到了3亿。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图源网络,侵删)

后来辛巴解禁回来,首场带货就创下了5小时10亿的战绩。大概是坐拥千万粉丝、轻轻松松就能卖出上亿商品,让辛巴“底气”足了,直接喊话官方:

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类目当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

够横,所以从神坛跌落的速度也够快。

不管是带货卖华为手机,本着“为粉丝谋福利”的人设号称要封杀华为,还是在上海世博洲际酒店,“为了粉丝”怒骂保安,不过是吸粉的剧本。

直到这一次的“燕窝事件”,一开始也是试图狡辩、甚至打感情牌,到最后被石锤后的道歉、赔偿,就算还能再复出也恢复不了当时的“风光”。

第60种:低俗封杀型

“喊麦哥”李天佑,因为直播蹿红,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当时的网红一哥。

以前摆过地摊、卖过二手车,红了之后自己开工作室、买豪车、拍电影,甚至有一年还是浙江卫视压轴出场的嘉宾,时不时上综艺。

大概人一红,就飘了。李天佑在直播平台中直接写歌词赞扬冰毒,不封杀你封杀谁。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图源网络,侵删)

类似的还有当年的斗鱼一姐陈一发,公然在直播过程中讲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做调侃,后来还被网友挖出以前把游戏人物动作戏称是“参拜靖国神社”,陈一发的账号也被永久地关闭。

第108种:“飞来横祸”型

办公室小野,2017年凭借“饮水机煮火锅”的短视频作品,热度甚至赶超papi酱,成为2017年短视频领域最大的黑马。

到了2019年,办公室小野在youtube的收入位列第一,有超过700万粉丝,单月广告联盟的收入就有459万,一年分红能达到5508万。

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

(图源网络,侵删)

如果办公室小野背后的团队,能够保持作品水准,未来能火多久还真不好说。但19年的时候,一名14岁的女孩哲哲因为模仿小野的“自制爆米花视频”而遭到大面积烧伤不治身亡,引发大众热议。

有人觉得主要责任在父母,也有人认为创意短视频没有标注危险存在误导,不管舆论偏向哪一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从这次事件后办公室小野团队的创意短视频之路彻底凉凉。

......

从初代网红至今已经快20年的时间,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网红”诞生,同样也会有各种网红悄无声息地离开公众视线。

我们提到的,始终只是冰山一角,但见滴水而知大海。

很多网红都是意外走红,突然火起来,大多数都是素人或者草根,背后并没有任何的商业模式支撑,在红了之后他们被过度消耗,忙着签公司、上节目、跑演出,一时风光无限,却也迅速地被新一代网红取代,接着被市场抛弃。

当然有很多人说,那有什么关系,赚到钱就行了。

但实际上是,能赚到钱的网红始终只是少数头部,顶尖的“网红”月收入可以拿到70-80万每个月,但和其他任何一个产业一样,网红也是金字塔结构,能够登顶的人只是极少部分。

绝大多数的“网红”根本赚不到钱,哪怕是现在有完整的经纪公司来包装、推广,维持曝光量和粉丝粘性,能有几个月的火红期,已经很了不起了。

对于这些经纪公司来说,一个不火就换一个,不可能会长期在一个人身上做投入。所以网红产业看起来繁荣,背后也是“优胜劣汰”的淘汰机制。

而且网红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

那些好不容易爬上金字塔尖尖的网红,要么“死于”自我膨胀,要么就是内容低俗被封杀,很多网红都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初心,一成名就开始买豪车、晒豪宅,内容、产品都不好好做,过度消费了自己的IP,被喜新厌旧的大众抛弃是再正常不过。

现在说“网红”,就是各种负面印象。

但最初,网红也曾有很多能产出优质内容的创作者,只是因为我们对网红的标准在不断放低,劣币驱逐良币,才变成了如今的局面。

说到这个,倒是想起了刘德华在接受一次采访时,提到:不能理解为什么现在准时到达拍摄现场都能够被夸敬业,这本来就是一种基本的素养。

我们期待的网红,应该是可以持续创造价值,保持自己的初心,也许不会一夜爆红,但一直都能有话题度,持续输出优质的内容。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中国网红的108种“死法””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2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