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

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

互联网是一个“快”行业,能够存活20年以上且长盛不衰的企业堪称凤毛麟角,历经波折却又呈现出顽强耐力的企业,更是少之又少。搜狐,就是其中之一。12月19日,在一年一度的“搜狐WORLD大会”上,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表示:“如果不算搜狗的话,2020年搜狐公司是盈利的一年,真的非常不容易,搜狐公司盈利了,我骄傲地在此公布。”

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

张朝阳有骄傲的理由。

时隔五年全年盈利,张朝阳有骄傲的理由

2019年四季度,搜狐实现单季盈利,这是其在时隔四年后首次实现单季盈利。然而,2019年全年搜狐依然未能盈利,只做到“亏损收窄”。2020年,搜狐首次实现全年盈利(不算搜狗),考虑到疫情的持续影响,以及经济环境的波诡云谲,搜狐能够做到这一点着实不易。虽然相对于BAT来说,一年数千万美元利润不算什么,但别忘了,搜狐已经很久没有做到全年盈利了。

大多数企业扭亏为盈,无非是“开源”与“节流”都做得好,搜狐也不例外,张朝阳自己总结了四个原因:第一,搜狐继续控制成本。第二,在渠道投入没有加大的情况下,通过产品的创新,保持用户群的稳定,以及通过活动即内容,创造性的直播技术使用,广告业务做到了稳定甚至是增长。第三,网络剧付费收入在增长。第四,网络游戏是惊喜。

在很多互联网细分行业,烧钱亏损都是常态。张朝阳却将盈利看得十分重要。只要有对外沟通的机会,他就会不断强调“盈利”二字,比如在2019搜狐科技AI峰会上,张朝阳就表示“最希望搜狐2020年走向盈利,股票赶快涨起来”,而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把集团亏损业务拉动起来,同时成本降下来。总之,我希望搜狐在明年某个季度盈利。”今年一季度,搜狐因疫情亏损800万美元,在大家都认为张朝阳关于“2020年盈利”的愿望落空时,年底搜狐证明了自己。

如此重视盈利,不是因为张朝阳变得谨小慎微,而是因为其深知盈利是企业的天职。更重要的是,张朝阳有一个“搜狐中兴”的夙愿,而搜狐想要再次崛起,就一定要确保盈利这一基本盘,只有持续规模盈利,搜狐才有健康可持续发展,才能得到资本市场认可,才有资金填充到新旧业务中。

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

在搜狐诞生21周年时,张朝阳就曾表示:“如果搜狐要重新回到巅峰状态的话,首先要走向盈利。”由此可以看出,盈利不是搜狐追求的终极目标,却是搜狐二次崛起的起点。

2021年,或将成为搜狐“中兴”元年

对于搜狐来说,扭亏为盈意味着生存无忧,下一步就是求发展。2021年,对于各行各业来说都是十分值得期待的一年,至少在我的朋友圈已经不止一人感慨希望2020年赶紧过去。对于搜狐来说,2021年同样值得期待,因为在搜狐的规划里,盈利的下一步就是“中兴”。

2020年5月,当媒体问张朝阳,如今有很多互联网大佬都提出了退休计划,搜狐如果扭亏为盈走上正轨之后,他会不会也隐退?张朝阳明确表示:“没有,我正忙着搜狐的中兴(谋求发展),战斗正欢。我们曾经是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曾经很辉煌,后来有点被边缘化,经过很多年之后我们处在重新要中兴的状态。”

那么,2021年搜狐将如何“中兴”?结合在搜狐WORLD大会上张朝阳透露的信息来看,我认为如下几点是搜狐的机会点:

1、坚守媒体价值,搜狐不可替代

前些年,在算法驱动的信息流平台的冲击下,门户日子都过得很紧。腾讯大力做企鹅号,网易传媒一度被传要分拆出售,新浪越来越依靠微博这个“亲儿子”,搜狐媒体业务也曾面临巨大的困难。

是全面转型信息流平台,抑或坚守在专业媒体的路线上?不同门户做出了不同抉择,搜狐则坚守了新闻内容品质,一直强化“媒体价值”、“编辑分发”、“忠实记录”等特性,在一众转型信息流平台的门户中保持了一点古典气质。

如今,当算法驱动的内容平台也遇到信息茧房等问题后,搜狐坚持的“古典”气质反而体现出长期的生命力。搜狐核心业务是一个平台和五朵金花,一个平台指搜狐号媒体平台,五朵金花,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PC门户、搜狐视频和狐友,平台与前三朵金花都跟媒体有关,凝聚了较强的内容实力,其中搜狐网在1000多个垂直类目形成60000多主题,优质文章日均16万篇;搜狐号已有80万入驻账号,日发文25万篇,社交传播超过1000万次,日均曝光达15亿;搜狐新闻客户端创新“关注流”模式,回归读者订阅模式,结合编辑推荐与算法分发,做到更准确、更及时。

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

换言之,在一众内容平台中,搜狐更加具有严肃、专业、权威媒体属性,虽然不像一些信息流平台具有短期内的爆发性,却具有长期竞争力,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追求高品质新闻内容的读者,另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品牌广告主的预算。

2、直播中台战略,布局5G时代

“直播”是张朝阳在搜狐WORLD大会演讲中最高频出现的词汇,搜狐战略押注直播不是蹭热点,其逻辑是这样的:

首先,直播已是信息基础设施,搜狐是媒体平台,自然可以用好直播。秀场与带货只是直播的部分功能。作为媒体内容平台,搜狐可以直播新闻事件、体育比赛、选秀活动、综艺节目、名人访谈等等,将直播作为信息媒介,而不只是工具。

其次,搜狐媒体一直强调“价值品质内容”,基于此,搜狐直播同样可以强化内容的差异化标签,在一众同质化直播中走“清流”模式,独树一帜。今年搜狐直播在大型活动、高端访谈与价值直播、以及带货三个方面发力,明年则将继续发力直播综艺等,强化内容能力,与带货、广告、IP娱乐等商业模式结合。

再其次,搜狐确立了“直播作为集团中台,驱动媒体价值升级”的发展战略,换言之,搜狐要用直播来驱动整个集团的内容升级。截至目前,搜狐直播已经与搜狐视频自制综艺、搜狐旗下的原创活动IP,以及搜狐新闻的直播栏目等结合,激活了存量媒体资产,提升了整体内容水准,盘活了媒体商业化资源,张朝阳明确表示,“搜狐收入能够稳定且成长,和直播很有关系。”2021年搜狐将推更多直播综艺,让直播成为整个公司“中兴”的一个抓手。

最后,搜狐做直播要做有技术含量的直播。即将来临的5G时代,直播会变得更加实时、高清与互动,搜狐意识到这样的趋势,一直在积极布局视频直播技术,比如2020搜狐时尚盛典将做到场内场外无延时直播;再比如搜狐连续多年举办无人机影像大赛,强化流媒体技术。任何科技公司都要有自己的拿手技术,搜狐深谙此理。

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

3、搜狐视频不烧钱,“小精质”渐入佳境

作为头部互联网应用,视频平台当然具有长期价值。然而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包括爱优腾在内的视频平台均未能实现盈利,不论是贴片广告还是会员付费,都很难填补高昂的内容与带宽费用。今年有传闻称爱奇艺寻求阿里或者腾讯的投资,就反映出视频平台对资本的高度依赖。

搜狐视频很早就结束了烧钱做内容的模式,走向了“小制作”时代,核心逻辑就是不烧钱,单个内容与整个平台均谋求盈利,现在看来搜狐视频这样做虽然保守了一点,却不失为一条明路。虽然未能进入第一阵营,却活了下来,且接下来可能会活得很滋润。

搜狐视频在内容侧走小而美路线,通过植入广告、付费收入、直播带货、直播综艺等模式盈利,张朝阳说,“搜狐视频亏钱亏的比较少,加上游戏收入,今年整体是盈利的。”

2021年,搜狐视频自制剧将采取更具针对性的新策略“小精质”:短小,精华,高品质,迎合用户碎片化观看的习惯,大幅降低制作成本与风险,可探索植入广告等商业模式,给搜狐视频单独盈利创造了很好的条件。搜狐自制节目,则会继续发力“垂直深耕”和“多屏共振”,关注圈层的同时,强调内容共创和平台联动,与直播等新业务联合探索直播综艺等新玩法。

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

虽然搜狐视频不是最大的长视频平台,却很可能成为第一个盈利的长视频平台,这一点在当前竞争白热化的长视频行业,显然是一个好消息。

4、游戏业务全面回归搜狐集团,现金牛本色不减

2020年4月,私有化的畅游回归搜狐,成为全资子公司。虽然跟腾讯、网易比,畅游体量不算特别巨大,但是,游戏业务一直具有现金牛的特质,理论上来说,只要不是太差,就可以赚钱。搜狐畅游除了发布了《天龙八部》怀旧版外,还将在明年第三季度上线航海冒险游戏《黎明之海》,推出专门针对欧美市场的魔幻题材放置卡牌游戏《Rise of Gods》等。

对于搜狐来说,2021年游戏业务除了精品大作外,最值得期待的还有三点:1、游戏回归搜狐后,可与直播、视频、媒体业务更好协同,比如游戏直播,比如游戏内视频广告,搜狐旗下的游戏、视频、媒体三驾马车结合得前所未有地紧密;2、5G时代,云游戏等新模式将给搜狐畅游带来新的机会;3、游戏是任何媒体内容平台都不可能忽视的战略业务,最近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可能收购某游戏公司,就足以表明这一点,搜狐在战略上没有缺失。

2020年搜狐做到了全年盈利,虽然盈利不是搜狐的终极目标,却是其“中兴”的关键一步。2021年,踌躇满志的搜狐正急于重返互联网舞台中央,其“中兴”的夙愿或许在2021年难以全部实现,但至少,今天是搜狐距离其圆梦最近的时刻,相信善于跑马拉松的搜狐,终将用时间证明自己。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兴”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