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网红简史:那些“一作成名”的网红们

网红简史:那些“一作成名”的网红们

200年前,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快手、抖音和微博,更没有“网红”这样的概念。200年后,一切都变了。

网红简史:那些“一作成名”的网红们

安迪沃霍尔的那句名言,统治了整个互联网:

每个人,都有可能在15分钟内成名。

01

《查拉图特斯拉》说,人类有时会追求丑陋,因为丑陋的事情可以刺激我们被道德千百年来压抑的感官。

2009年的徐家汇,罗玉凤正在家乐福当收银员,起早贪黑,每月工资千元出头,在挥金如土的上海,魔幻又真实。

但没过多久,这个女生就奇袭了金融白领集结地陆家嘴地铁站,散出上万份征婚传单。

“本人伴侣要求如下:必须为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硕士毕业生……必须为经济学专业毕业……必须具备国际视野……东部沿海户籍,西南地区不予考虑……身高176-183左右,长得越帅越好……”
“本人智商惊人,往前推300年都无人能及。”
“本人主要研读经济学和人文社科类书籍,比如《知音》、《故事会》等。”

罗玉凤一战成名,登陆知名论坛,成为热议话题,“高烧”不退。

江苏卫视的《人间》还邀请她来参加节目。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雷人征婚言论像一把利剑,刺中了整整一代男女网民的神经,产生了核裂变一样的效果。

这个人也被称为凤姐,她发起了史诗般的作妖征婚,引爆了整个网络圈,雷人语录更成为互联网时代早期最奇诡的传说。

从一开始,她就注定成为全民笑料+全民出气筒,整个世界的嘲讽、愤怒和恶意都汇集成滔天洪水,向她一起袭来。

但是换一个角度看,这股洪流就是流量,是关注,是火了。

从那一刻起,凤姐就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成了一个符号,异化成一种全民宣泄的工具。也只有保持这样一种工具态,让人们一直可嘲可吐,凤姐才能一直火下去。

02

但凤姐绝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审丑方面永远不要低估广大网民的想象力。

在凤姐如日中天的那几年,网上忽然传出“芙蓉姐姐自杀”的消息,还有人煞有介事地贴出了现场照片,后来才知是虚惊一场。

芙蓉姐姐原名史恒侠,生在陕西省武功县一个普通职工家庭。和那个时代很多“好学生”一样,她从小做着北大梦,努力多年却始终不得志。

直到2004年的一天,史恒侠不做好学生了,她“性感妖娆”的照片被传到了水木清华、北大未名、猫扑bbs,一时炸开了锅。很快又被转到天涯论坛,火出了圈。

一开始,史恒侠的网名是“火冰可儿”,发照片时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因而得雅号芙蓉姐姐。

那是2004年,互联网泡沫刚刚破灭,信息高速公路只在职场精英和学生群体中流传,主要入口是“网吧”。

那是一个相对保守的时代,人们还很端着放不开,网络交流更是文邹邹的、像是对诗。

所以芙蓉夸赞自己的话是:

“青春、美貌、性感……所有的褒义词似乎都因为我的存在而被诠释得更加淋漓尽致。”

“他们既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给我一个安定幸福的家,又怕慕名追求我的人不靠谱,贪财好色。”

“我自征婚嫁对郎,汝戚戚兮焉求?君子见机,达人知命。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与后来的凤姐及诸网红相比,芙蓉姐姐简直太收敛了,更像是一股清流,除了早期的“性感照片”让人不忍直视,却并没有多少出格之处。

但在那个相对保守的年代,芙蓉姐姐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说是离经叛道了。

随后,芙蓉姐姐的表现仿佛是一个减肥励志、低调致富的典范。她的收敛和低调,让她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的年轻人已经没几个知道芙蓉姐姐是谁了。

直到很多年后,马蓉事件发生,芙蓉姐姐向王宝强求婚,不经意间露出的四本房产证、一撂银行卡、一把豪车钥匙,网友才知芙蓉姐姐资产可能已经过亿。

近期,芙蓉姐姐的采访视频曝光,屏幕上的她落落大方、优雅知性,俨然已经是一名成功女性。

说到当代的网红,芙蓉的评价是“学历低、文采差、没涵养,像流星一样,风一吹就走了。”

芙蓉姐姐与凤姐在十字路口短暂相遇,后者却在另一个方向上走到了极端。

2010年5月17日,在上海五角场、《中国达人秀》的现场,凤姐穿着黑丝袜、拿着小抄,登台高歌一曲《爱情买卖》。她动人的歌声立刻震惊了全场,不仅引得激动的评委直呼喊停,更引来了鸡蛋砸在脑袋上。

凤姐满头蛋花,一脸懵逼,但还是强作镇定地说:“这应该是我的追求者,我原谅他了。”

凤姐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碰瓷路上越走越远,但每一次的依靠着言论过激引起大众注意,都是在为以后的境遇买单。

这就像是一个西西弗斯般的无尽循环。总有一天,套路或用尽,或触碰到整个社会无法容忍的底线。

这一天还是到了,凤姐因为言论过激、屡屡碰瓷,而最终被封杀帐号、本人也逃往美国。

很快,有人拍到凤姐在美国街头给人修指甲。

到了2020年,凤姐放出最新视频,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和哽咽:“有绿卡没有钱,你还是过不下去……美国梦不好做,光鲜的外表下可能不如狗。”

十年如大梦一场,在曼哈顿的街头,所有的繁华依然与她无关,她终于改变了命运,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03

芙蓉姐姐、凤姐之后,“网红作妖”忽然成了一种财富密码,引得无数人竞相模仿,一时江山代有鬼才出,各领风骚几个月。

20世纪70年代,一场洪水突袭了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在废墟之中,新生婴儿藏宝逃过了一劫。

藏宝大难不死,但是人生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他从小身材矮小,长相奇葩,圆圆的脑袋配着鼻毛外露,成为了班里的出气筒,每天都要被熊孩子们修理几顿,无论他怎么哭喊求救,周围的孩子只是围着哄笑叫好。

很快,藏宝就被孤立了,没有同学敢和他一起玩,连姐姐都不愿和他一起上学了。

他只能自己一个人玩,他的鼻炎越来越严重,鼻毛越长越密。有时候,藏宝会一个人蹲书摊,或者听收音机。他特别爱听评书,《岳飞传》里的故事一听就带劲。于是他偷偷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阿飞。

改名之后转机没有到来,鼻炎倒是越来越严重。后来阿飞又被医生确诊为轻微情感性精神分裂症,父亲每天都会去医院取回一堆苦歪歪的药丸,塞进阿飞嘴里。

几年后,诊断他有病的那家医院倒闭了,据说医生还进了监狱。每次阿飞回忆起那段经历,都会说:“从那天起,我知道这是一个谎言的世界,只是光鲜的皮囊里把自己裹得分外严实罢了。”

阿飞回到了家,但运气并没有好转。父亲被骗了一大笔钱,家里唯一的母牛难产死了,仅剩的几头猪也在猪瘟中一命呜呼。阿飞从精神病院回来,不能念书也不能干活,成了个废人。

1993年,阿飞离开家乡,先后去西安和广州打工。但是他吃药落下了后遗症,几乎没有老板要他。

等到找到第一份工作时,他兜里只剩下了几毛钱。

阿飞依然像当年那样爱逛书摊,这一次,他忽然看到一本《一分钟社交》、不知怎么很吸引眼球,于是最后的几毛钱也花了出去。

没想到,这个决定带来了转机,阿飞忽然发现了自己表演天赋。在新公司那里,他居然一跃成了销售达人,业绩步入快车道,一路扶摇直上。

阿飞又找到了当年练气功时“如有神助”的状态,随着自己一天天渐入佳境,免不了膨胀起来,连老板娘都敢怼。

随后老板娘给他设了一个局,阿飞狼狈的滚蛋。

被开除出那家公司,阿飞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什么工作都尝试过,有时希望忽现,又转眼万念俱灰……就这样几年过去一事无成,唯一庆幸的是他再也不必为发际线或者地中海忧愁,因为头发在熬白之前就已早早离开了他。

短视频时代悄悄到来,快手抖音开始风靡。无聊和迷茫中,阿飞开始发短视频。

他显然不能和小哥哥小姐姐们拼颜值,也不可能和高大上的kol们比逼格,但是阿飞有他的壁垒:他的土味丑怪,这是美女大咖们根本无法跟进的壁垒。

在网红脸越来越风靡的时代,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让人过目不忘的小丑倒是万里挑一。

阿飞就是这样的万里挑一,小时候让他天天挨揍的外露鼻毛,现在成了他吸引大众的记忆点。

阿飞开始一飞冲天,小时候让他进了精神病院的故事,此时成了他的武器。阿飞自诩为圣主雄鹰高飞,又因为秃顶,被称为当代活佛。

阿飞开始演示一种绝世神功“金鸡独立舞修仙术”。他操着皖北口音,斩钉截铁地介绍说,这是一种舞蹈武术,是释迦摩尼打坐的升华,可以实现逆增长而返老还童。

雄鹰高飞一夜间火了。他开始被p成各种表情包,鬼畜视频迅速传遍全网,很快就有了一堆粉丝。他还找到了新的财路,像非洲小孩那样录祝福视频卖钱,并配上他令人魂牵梦萦的“想你想你想你” 。

2017年平安夜,有粉丝出主意,干脆给林更新录一条想你三连吧。

没想到,林更新本人居然点赞转发了,小视频转眼达到了3000万的播放量。杜海涛也找上门来。

雄鹰高飞出圈了,有个微博操盘手翔子专门打着他的名头做起了营销号,给高飞倒入流量、转化分钱,祝福视频的价格一路飙涨,涨到了几千。

属于雄鹰高飞的高光时刻到来。

他在苏州买房,方便孩子上学。
在苏州金鸡湖《奔跑吧兄弟》的现场,人们团团把高飞围住。
在车展现场,所有车模抢着与他合影。
在社交网络上,一群00后女网红叫他老公。
在微信弟子群,入群费是百元以上,发红包叫供奉,供奉得庇佑,精英弟子交100万。
在信徒的口中,高飞是宇宙唯一神、人类导师、世界大同教主、活佛转世。

但这并不是一个屌丝逆袭的神话,在这个故事的另一面,是高飞与微博玩家翔子决裂,后者表示高飞在做邪教、病入膏肓,还成立了反高飞联盟。不久之后,高飞的微博号被注销。

今天,我们只能搜到一个所谓的雄鹰高飞新号。

04

如果雄鹰高飞没有依靠作妖走红,可能至今仍还在人生的低谷里徘徊,他要渡过的可能就是“被嫌弃的阿飞的残酷一生”。

更不要说在苏州这样的城市买房,他的孩子到了中学时可能就不得不返回皖北老家,重复他当年的岁月。

从这个角度说,雄鹰高飞没得选。

同样发现自己没得选的还有药水哥。

药水哥先后在斗鱼、虎牙、熊猫等平台直播游戏《英雄联盟》。游戏是他的唯一爱好,小时候他曾经因为痴迷游戏被父亲一顿毒打、摔了电脑、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来。

一开始,药水哥默默无闻而且技术贼臭,直播间标题却自称“国服最强卡牌”。

由于他只玩卡牌,而且一带就是五瓶红药水,因而得名药水哥。

在游戏主播的世界里,药水哥面无表情、一脸厌世相,可以说是要颜值没颜值,要技术没技术。无论如何,火的都不该是他。

直到2017年10月3日,有个网友和他连麦,一上来就用挑衅不屑的声音问:“最强卡牌,您配吗?”

药水哥怒了:“有种,你和我说到明天去,你有没有这个胆量。谁先不说了,谁就是孙子!”

没想到,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游戏直播史上最奇葩的一幕发生了。

那天晚上,一个消息在水友圈竞相传遍:“快去熊猫52222房间看药水哥,他跟一个网友对喷了您配吗整整五小时,无限循环。”

药水哥和这个网友连续对喷整整7小时,通篇只有三个字:宁!配!妈!(您配吗)

期间,药水哥充分表现了自己的表演天赋和想象力,用各种姿势、各种表情、各种腔调、各种口音……反复演绎,甚至边说边抽起自己的嘴巴子。

人类的本质果然是复读机,药水哥的三字无限对决引发了史无前例的围观,一时间全平台70%的流量都聚到了他这里。

直到凌晨三点,对手终于支撑不住、精神崩溃,大骂一声:“我不配!滚!”

药水哥出名了,从那天起,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财富密码:装傻,只要自己足够呆,就有人来看。人们骂得越狠,人气就越高。

从此,药水哥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行为艺术家。时而学狗叫,时而磕头乞讨,时而玩弄百元大钞……他无下限地作贱自己,不断刷新人们的三观和底线,你永远猜不出下一秒药水哥会干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

谩骂药水哥称为一种时尚,人们从四面八方过来“朝圣”,争先恐后只为能骂药水哥一句。

人们一边骂着药水哥,一边亲切地叫他药酱,说他是当代卓别林、西楚霸王、齐天大圣、哲学家,一边疯了般的给他刷礼物。

在虎扑上有一个“怎么看待药水哥”的话题,大多数人给他投票“弱智”。网友们表示:这种人能火,说明这个社会病了。

不过,当媒体问到你的车值多少钱,药水哥却表现出了超出一般的理智和谨慎:网友会不会觉得我在炫富?(画面上闪现一辆玛莎拉蒂)

药水哥年入千万的消息不胫而走,他开始参加《中国新说唱》,尽管自己的主打歌《药水歌》惨遭淘汰,依然在网易云上得到了一片支持:

“把保护打在公屏上,复活赛兄弟萌把你投上去!”

而那个和他对喷“您配吗”的网友则满怀深情地说:我和你对骂了一晚上,你收了一晚上礼物,赚了一晚上钱,而我……什么都没有。

不过论招黑,可能没有人能和孙笑川遭受的恶意相提并论,如果这位兄弟敢说被黑方面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孙笑川是成都人,一口风格醇厚的川普,他身材矮胖,圆寸头,瘫肿的脸上架着黑框眼镜,镜片后透出狡黠的光。作为斗鱼电竞主播,他和发小李老八一起在6324直播间里撑起了抽象文化的大旗。

孙笑川善于造梗,直播游戏的风格就是技术差、嘴巴臭、脾气爆、胖脸加上语出惊人,把身上的滑稽感发挥到了极致。

和龙女丹尼莉丝一样,孙笑川还是伟大的斜杠青年、带(大)明星、网恋教父、流行梗制造机、抽象话定义者、nmsl潮牌主理人、史上最大恶人孙狗,身后永远撵着一群狗粉丝。

他还是网恋教父,有一天和网友潇潇相约在双流机场见面,对方怕他骗人,让先打8000元过去。孙笑川欣然应允,然后在凄风冷雨中傻等一夜,连个鬼影都没见着。

2017年的一天,孙笑川工资降到了3500,穷到吃不起饭,还不起房贷,结果郁郁寡欢,直播时满脸颓丧。于是满屏都在骂他“死妈脸”。

没想到,孙笑川彻底爆发了,接下来的5分钟里,他向连珠炮一般地倾泻怒火,各种绝世神骂如雨后春笋一般。
“你就是个弟弟!你就是个铁憨憨!安排上!请加带力度!……”

这是孙笑川的高光时刻,他因骂出名,他的各种惊世骇俗的名言被人们竞相传颂,美其名曰抽象话。接下来的事情更离奇了,抽象工作室的老板李老八因为得罪了嗨(黑)粉,暂时退出了直播圈。孙笑川因此承接了所有的流量,也承接了所有的恶意。

一时间,全网都在骂孙笑川,人人都想弄死孙笑川,狗粉四处追杀孙笑川。

在攻击孙笑川上,狗粉们处心积虑、想尽了一切方法,先是施“藏头诗”巧计导致他的直播间被封,接着孙笑川到国外在twitch直播,追兵们也如影随形、赶尽杀绝。

眼看就要工作室倒闭、揭不开锅的孙笑川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有些人,来自跟你们都没见过面,我都不知道跟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是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你了,你能做出这种事啊。”

结果狗粉们被他感动了,屏幕上飞过无数弹幕“加大力度”。

加大力度的结果就是:狗粉们四处钓鱼,想方设法给孙笑川引战、招黑、带节奏,只要网上有什么坏事,那一定有孙笑川的影子,孙狗一定是幕后主使。

于是,孙笑川成了打奶奶的外国留学生,成了拿激光笔射蔡徐坤眼睛的带恶人,成了陈冠希老师的约架对手……狗粉们甚至假扮孙笑川,刺激饭圈的恐怖势能。

就这样,孙笑川四处背锅,成了网络世界第一恶人,并且有了那句著名的话:人人都骂孙笑川,人人都是孙笑川。

不过也借由此,孙笑川的抽象话开始在网络世界普及,不明缘由的网友们一口一个nmsl,一口一个安排上。孙笑川的魔性表情包、鬼畜视频四处流传,甚至一度占领小破站。

孙笑川成了一种流行,人们渐渐忘了因何骂他,也渐渐忘了他因何成名,人们记住的只有他的各种流行元素。
当一个人可以变成一堆梗和表情包的时候,他已经注定会在赛博世界里风靡。

后来,孙笑川和很多骂他骂得要死的狗粉见过面,发现对方生活中不过是斯斯文文、礼貌友善的大学生。

也有狗粉骂过他之后会发来私信:孙哥,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挺支持你,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05

微博上一个叫unfo的网友说:你笑完高飞,笑阿giao,笑完药水哥,又笑郭老师,完了笑马保国,最后他们都发财了,你还在问hr有没有五险一金。

但小丑作妖的财富密码,又岂是那么轻松?

网络上盛传的“南药水北阿giao”,与药水哥并驾齐驱的giao哥是快手网红,原名展亚鹏,河南许昌人。身材肥硕,短寸头,小眼睛,被评为最新一届土味之王。

giao哥一开始被称为睾哥,其特点是魔性的饶舌,没事总能冒出一句“一给我喱giaogiao”。

和前面几位的幡然醒悟不同,giao哥从一开始就是目标明确的,他直播在猪食槽喝水,学流浪狗吃馒头,霹雳吧啦打自己脸,扬言自己是孤儿要直播吃屎,但就是一直没火。

但是giao哥能忍,18年大批快手主播因为低俗内容被封,属于他的时期到了。

giao哥遇到了贵人“土味挖掘机”,后者转发了giao哥对着屏幕三连爆亲的视频,一时间恶心了整个网络,人们纷纷表示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恶心玩意。

熬了很久之后,giao哥终于火了,直播一周光刷礼物都是六位数,酒吧商演据说10分钟带走20万。

有人说:“阿giao的火,在座的每个人都有责任”。

尽管已经有了香车美女豪宅,giao哥还是恬不知耻地在快手上卖惨:
“不给我刷礼物,我饿死了怎么办?”
“不给我刷礼物,我的小孩出生吃什么奶粉?”
“不给我刷礼物,我的奔驰谁来加油?”

在土味审丑的赛道上挤入了无数的选手,装傻的、扮丑的、生吃的、自虐的、怪音的。想复制giao哥的成功却没有那么容易了。

大家极尽一切方法和可能让自己更丑、更怪、更作,只要能出名怎么折腾都行,作妖出位这条赛道已经变成了一片残酷竞争的红海,即便当年的凤姐放到今天,也根本不能打,只能泯然众人。

连作妖都已经开始内卷了,不仅要丑要作要呆要疯,有一技之长的同时,还要有自己独特的门槛。

2020年登上脱口秀大会的老四,被称为“一人能演全世界”的超级演技派,其经典作品《酒桌上的故事》,一人分饰多角、各种性别性格职业年龄自由切换,将泛华北地区的酒桌文化、人情世故演绎得淋漓尽致。

老四守着寒冷北境,吃着豆角焖面,喝着最冷的老白干,搞最严肃的创作,他模仿韩国人吃饭,模仿日本人吃饭,模仿娘家和婆家女儿的地位,模仿洗浴中心对话,模仿形形色色的酒场面……

随时随地模仿30多个人物的老四,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其中号称“佳木斯人脉王”的二哥唠的社会嗑深入人心,一口一个“我提一杯”成了流行梗。

老四的表演和曾经统治全国欢乐的东北前辈一脉相承,乍一看很糙,仔细一看很上瘾,懂行的都能看出,这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把握细节、拿捏世故的人。

老四的出现,让网红作妖变成了一门学问,拼的是技术含量,拼的是知识底蕴。

06

如果说老四是作妖的超级演技派,那么同为东北人的李雪琴则进一步抬高了作妖的竞争门槛。

李雪琴原名李雪阳,辽宁铁岭人,之所以改一个“琴”字,是为了让自己更土、更接地气。

她本科在北大,研究生在纽约大学,是一个标准的学霸。

不过人们首先记住的是她的说话风格,很有记忆点:

一副丧丧的面瘫脸,一口地道的东北腔,一本正经严肃的神情,讲一件很搞笑的事,却能一不小心说到你心里去。

2018年下半年,李雪琴在纽约大学不开心,便退学回国,和几个朋友创业又不开心,便在抖音上发短视频。

结果一不小心成了追星锦鲤,先后向吴亦凡、郭艾伦、李彦宏等名人喊话,没想到都得到了对方的回应。

接着,她先后参加《非正式会谈》、《脱口秀大会》、《明日之子乐团会》等节目,迅速爆火。

就这样,李雪琴很快完成了流量的“原始积累”,开始出圈。

刚刚出圈,嘲讽非议很快接踵而至:你不是北大毕业生嘛,怎么拍这么low逼的短视频,难道不该搞一些更加体面高大上的东西?

李雪琴的回答很简单:北大怎么了,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废物了吗?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low逼吗?

李雪琴从小就胖,长得松松垮垮,和所有戴着眼镜学习好的胖孩子一样,从小就是被孤立取笑的对象。到了青春期,也根本没有男生接近她,生怕被别人笑话。

14岁那年父母离婚,她不得不逼迫自己抓紧成熟起来,甚至一度成了“母亲的家长”。“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在家人面前哭过,我每天上学,在外边哭,哭完再回家,然后把我妈安抚好。”

孤僻早熟、竞争残酷的青春期,在她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一道疤。直到考进了北大新闻传播学院,人生的阴霾中才终于有了一抹亮色。

但这样的亮并没有停留多久,心底的暗潮很快又涌现出来。李雪琴的前男友也说她是“教科书级别的抑郁症”。

甚至2019年,她还想过自杀,用水果刀在手腕上划了三刀,但血冒出来时忽然怕了,赶紧包扎。事后她给朋友发去一条短信:“我刚才又浪费了一个小时加班时间自杀。”然后接着写ppt。

李雪琴是一个学霸,又是一个“反学霸”。

本来,学霸在人们心中就是童年的阴影、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永远积极向上、元气满满、比你优秀自律还比你更努力。和学霸在一起,总会绷紧一根弦,只会感到压力和自卑。

但这时李雪琴来了,永远的面瘫脸、丧丧的神情、爱咋咋地的态度,没有“优秀的压力”,只有“人间的真实”。

当整整一代年轻人从小就在被父母、老师、社会催着往前走,已经身心俱疲之时,李雪琴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苟住呗,歇会呗,没事的,咱就躺平,爱谁谁。

这一代80后、90后已经被竞争的弦绷得太紧,好不容易熬过了高考,又迎来就业竞争,好不容易躲过了职场暗斗,又迎来35岁危机……

人们需要李雪琴,打工人都爱李雪琴。

从芙蓉姐姐到凤姐,从孙笑川到雄鹰高飞,从老四到李雪琴……十年过去了,整整一代网民已经老去。

人人都痛骂过小丑,人人都嘲笑过小丑,但是有一天人人又都爱上了小丑。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网红简史:那些“一作成名”的网红们”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3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