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虾米、悟空问答、米聊:被遗忘者迟到的讣告

虾米、悟空问答、米聊:被遗忘者迟到的讣告

2021年始,我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产品的陨落。有些产品消失的时候连讣告都没人关注,其实产品也像人一样,最怕一生平淡如水,连死都难起波澜。

虾米、悟空问答、米聊:被遗忘者迟到的讣告

01、落幕的米聊,不灭的微信

在近日的微信十周年,微信公开课的“微信之夜”活动上,张小龙在回顾微信这十年时给出了这样一句感叹,他说:“当时绝对没有想到,十年后的微信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对此,我自己感觉特别幸运,我想我一定是那个被上帝选中的人,因为光靠个人努力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在张小龙的口中自己,是运气足够好才能把微信做到如此成功,而在行业的另一边,那个推崇顺势而为,并讲出‘在风口上猪都飞起来’的雷军却把自身曾抱以厚望的米聊草草埋葬。

在近日米聊官方发出通知,决定将于2月1日12点开始停止账号注册和消息收发,2月19日12点停止登录并关闭服务器。

一个是十年猛虎回头,一个是十年黯然落幕。

曾几何时,米聊可能是所有通信工具中,最有希望打破腾讯的社交垄断性优势的产品之一。

在十年之前,互联网pc端用户开始大规模朝移动端迁徙之时,QQ攥着PC端的旧票根试图奔向移动互联网,并想留住那群 PC端那群迁徙而来的旧人,同时来承接那些渴望在新时代寻找新需求的人。

但彼时,QQ略显糟糕的移动化体验,已经跟不上时代进程,似乎根本无法承载起这项任务。而这或许是腾讯主导社交工具多年来唯一的一次窗口期。

米聊看见了这个窗口,并复刻了舶来品kik通过手机号码索引的熟人社交体系,这是当时在国内是前所未有的一种社交聚合方式。

正是因为米聊对此功能的复制,使得雷军发现了其能为熟人社交体系提供一个全新的价值,也正是得益于此,米聊才能以单独的产品进行发布,要知道在此之前米聊的最初定位仅是为了作为小米内部的一个通讯工具。

早于微信两个月发布的米聊,在微信2.0版本发布之前,在与微信的竞争中一直保持着一定的领先优势。这种领先优势一直持续到微信2.0版本发布以后,张小龙对内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内部赛马之中脱颖而出。

直到那时,腾讯大量的资源才开始对微信倾斜,来自与qq之上人际关系的无缝迁徙,使得微信与其他同时代社交APP拉开差距的主要原因。而此时的米聊已经很难与其竞争。

有传言,当时腾讯的二号人物与小米的林斌进行过一次接触,张近东阐述了微信对于腾讯的重要意义,有劝小米知难而退息战的意味。

是偃旗息鼓还是血战到底,只能有雷军决定,而对于雷军而言,当年用wps血拼office,结果头破血流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而此时以在商海沉浮多年的雷军,或许应该更懂得权衡利弊得失,于是历史让我们最终看到了雷军的选择。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米聊的消亡,既可能是小米自身战略倾斜点的改变,也或许是与腾讯资源倾斜下,不对等的对垒所落下风的缘故。当用户面临选择的时候,肯定会选择使用率和实用性最高的产品。这才是米聊后劲不足,走向消亡的根本原因。

其实米聊早已完成了自己的宿命,只是当时的米聊足够幸运,因为它出生在那个时代,时代把他推上风口浪尖,并给了他把腾讯的社交大阵撕开了一个口子的机会,这个机会米聊也把握住了,但并没有坚持到最后。

但这足矣让我们记住它,在它之后从罗永浩聊天宝,到字节跳动飞书,再到阿里的来往,腾讯再也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对其社交工具主导地位有威胁的玩家。

02、知乎回答不出悟空问答的问题

在我眼中,悟空问答是一个与知乎极度绑定的产品,像是一个“不孝”的徒弟。

而这个知乎的徒弟近日宣布,将在1月20日起从应用商店下线。

2017年,悟空问答从今日头条中独立出来,成为独立App,据其早期员工透露,其产品运营方式就是在知乎上爬取问题,引入创作者进行回答,在其内部也是把知乎当成自身对标对象。

而悟空问答为世人熟知的方式,也是同样因为那次轰轰烈烈对知乎进行大V挖角的事件。直到如今,悟空问答已经官宣停止运营,知乎上仍有当年被挖角的大v回忆褥头条羊毛的那段快乐日子。也正是那次挖角,让世人看到了当时知乎内容创作者,内容变现极其困难的一面。

在悟空问答初创之时,曾豪掷20亿对创作进行补贴,同时在今日头条流量的扶持下,悟空问答号称上线五个月便以覆盖过亿人群。

而由头条引流而成的悟空问答,其用户属性几乎复刻了头条的用户属性,高年龄、低学历、低收入是他们基本特点。

而这些用户知识储备量大都匮乏,无法产生有质量的提问与回答,这使得悟空问答必须通过引入外部内容创作者来盘活整个社区问答生态。

而知乎理所应当的成了悟空问答的首选。所以我们看到了悟空问答那次引起震动的挖角事件,当然悟空问答的初衷是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知乎的用户群体高学历高收入,以年轻人群为主流人群的用户属性与头条用户的用户属性极度不匹配,使得这次挖角成了一次败笔。

阳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罢,都是能组成一个完整的社区生态,但要将两者杂糅,并以一种不均衡的方式进行内容投食,就实属强人所难了。

同时在补贴的刺激下,悟空问答也涌现出了一批通过批量生产内容,来骗取补贴的羊毛党。

这些挖来的大V与褥羊毛的大军在一段时间内,给予了悟空问答增加了一定数量的虚假流量,但并未为其内容社区建设添上一砖一瓦。曾有被挖去的知乎大V吐槽道“自己曾想过用心在悟空问答上进行创作,但社区氛围着实堪忧,最后只得混日子拿补贴”

而当最终补贴停止,那些被挖走的大V们重新回到知乎,大批羊毛党也同样离开悟空问答,于是乎悟空问答顺理成章的蔫了下去。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悟空问答的失败,或许是字节跳动的一次过失的资本尝试.,同时给了互联网之上的唯流量论、唯资本论的致命一击,流量与资本可以创造出一个内容社区,但却无法赋予创作者留存的根本因素——社区氛围。社区氛围与社区流量池属性决定了知乎大V们,在国内所生产出的内容除了知乎以外,几乎别无二家能够进行用户内容匹配的流量转化。

在此大背景下,悟空问答也在创作者与用户的流失之中逐渐没了声响。一直到2018年7月,悟空问答被曝并入到微头条,100多人的团队宣布解散,一部分产品、技术负责人转岗到其他部门,同样也有部分运营、产品员工被辞退。

这个烧掉二十亿的悟空问答已经在字节跳动内部被宣布“战略性放弃”。

03、被放弃的虾米

虾米因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没的?

官方给出的答案是2021年2月5日虾米关停.

而在我看来,虾米死于2019年9月网易云宣布阿里用7亿美元换取了网易云10%的股份时,

在那时虾米就已经死了,只是这个讣告发的有点慢,慢了快两年。

在那则讣告发出之前,虾米一直以一种避世的方式来享受自己的死亡,

如果我们讲音乐应该独立与资本以外,那是自欺欺人,从2015 年 7 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全部下线时就注定了。在版权之下,每一个音符都是真金白银。

而在那时,腾讯一手促成了腾讯音乐与手握酷我、酷狗两大音乐平台的海洋音乐的合并,组成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这次合并使其成为了行业内当之无愧的最头部企业。也开启了音乐的版权大战。

2017年,环球音乐的版权费初始报价仅为3000多万美元,却最终被腾讯付出了3.5亿美元现金+1亿美元股权的天价才得以拿下其三年版权。

而随着阿里对于音乐整体发展的不确定性,虾米在随之到来的版权大战中几近颗粒无收,从而TME则通过版权大战收获了许多独家版权,进一步稳固了自身版权优势。

当阿里回头再看向版权市场的时候,一切都以成定局,彼时的TME已然依靠版权优势占据了超70%的市场。

丧失版权基础的虾米音乐,对新用户的吸引度几乎丧失,自有用户也在逐步流失。在面对此情此景,虾米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社区运营。

从加大扶持原创音乐人力度,到营造音乐社区氛围,到音乐产品细节把控,虾米可以说在丧失版权的基础上能做自救,几乎做了一遍,这些自救方案为虾米收获了一批忠实的粉丝,在他们眼中虾米是他们的精神与理想领地。

但是虾米的覆灭证实了所谓精神与理想都不如一枚孔方兄。

而最有趣的是虾米的社区化运营并没有拯救虾米,却出乎意料的拯救了模仿者网易云。可能是虾米运气不好,也或许是网易云版权多了两分,而网易云懂得在版权不足的情况下寻找替代品,更愿意通过各种营销方式不让用户忘记。忘了,也就没了。

总之虾米没了,而宣告虾米没的,正是阿里给予网易云的那笔投资。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虾米覆灭的根本原因,在于阿里星球不合时宜的覆灭时间,在一段时间内似乎使得阿里对音乐领域丧失了信心,等到这股对音乐的劲头回归之时,版权大战早已结束,口袋与两手皆空空虾米落寞的像个没人疼的孩子。

阿里是拥有一个音乐梦,还是仅仅想要在音乐领域有一席之地,我们至今猜不到结果。但虾米的消亡因素,被阿里重金入股的网易云似乎一样不差,版权的根本缺失使得网易云的明天同样坎坷。

但这些对于虾米已经不重要了。

当我们已经习惯用微信交流时,忘记了米聊里的老友。

当我们刷着知乎看着新编的故事时,忘记了悟空问答里的收藏。

当我们沉浸在QQ音乐里周杰伦哼唱的旋律时,忘记了虾米歌单中那几十首小众民谣。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永恒的消亡。

对于它们而言,所有的讣告都是迟到的。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虾米、悟空问答、米聊:被遗忘者迟到的讣告”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3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