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互联网新贵向支付宝、微信支付发起挑战

互联网新贵向支付宝、微信支付发起挑战

微信、支付宝的移动支付大战尚未结束,新一轮的移动支付战争似乎已经近在咫尺了。

互联网新贵向支付宝、微信支付发起挑战

2020年以来,美团、拼多多等电商企业在移动支付领域频频试水,“快抖B”等短视频巨头也在跑步入局,一时之间由互联网新贵们掀起的新一轮移动支付浪潮,迅速在国内市场蔓延开来。伴随着众多新巨头的入局,移动支付战场也在发生着新的改变。

互联网新贵们开启移动支付竞赛

在被传代替拼多多成为2021年春晚“红包互动独家合作伙伴”后不到一周,抖音支付就正式上线了。紧密的节奏,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这两个事件之间的关联。

抖音抢滩支付看似突然,实则早有“预谋”。早在2018年,字节跳动就涉水金融业务,当时字节跳动就申请了“多闪支付”、“多闪付”、“多闪钱包”等多个支付服务相关商标。2019年字节跳动又申请了抖音支付的商标,2020年字节跳动再次申请“DOUPAY”商标。从一系列动作不难看出,其抢滩移动支付的野心。

紧随字节跳动之后,快手、B站也先后公开了自己的移动支付计划。去年11月,快手通过现金+股票的方式,收购了支付机构易联支付的股权,从而间接拥有了支付牌照,并在随后推出了“老铁支付”;B站支付也于日前正式推出“B付”,不过截止目前它还没有拿到支付牌照。

事实上,不只是短视频巨头,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新贵们,也都毫无例外地参与到了移动支付的大战之中了。此前有市场传闻称,拼多多旗下的多多钱包,曾有计划通过春晚活动来推广其支付系统,但此番春晚营销易手于抖音,无疑让后者占据了先机。

其实早在2020年12月正式推出多多钱包之前,拼多多就已经砸钱收购了上海本地的付费通支付有限公司控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了移动支付牌照,正式杀入了移动支付领地。另外,美团支付、小米支付,也在频频试水自家的金融产品。

虽然各巨头所处领域并不相同,但在布局上却仍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新巨头们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通过投资收购的方式取得支付牌照,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与多方面的因素有关。一方面国家金融监管政策趋严,新的支付牌照申请不易;另一方面,互联网巨头业务扩张,急需建立自己的移动支付入口。各方因素推动之下,收购也就顺理成章了。

缘何选在此时

从布局过程来看,各家巨头布局移动支付的方式虽有不同,但战略初衷确是殊途同归。

首先,发展支付是新巨头们的业务需要。以短视频巨头快手为例,它在2016年就上线了直播业务。其商业模式是,用户通过购买快手虚拟打赏礼品,获得收入分成。这一模式在2017年到达顶峰,占据了其总营收的95.3%。

在此基础上,快手又衍生出了电商和在线营销服务。其招股书显示,截止去年末,快手现有1.7亿直播日活跃用户中,月平均付费用户已经达到了6400万,平均每位用户的打赏金额在45.2元,数据已经相当庞大。

再来看其电商业务,日前快手的电商交易规模,也已经达到了上千亿的体量。在此基础上,快手发展支付自是势在必行。同样的业务逻辑,也适用于以短视频起家的B站和抖音。

而对于做电商的美团、拼多多来说,做支付更是不可或缺。电商业务向来就离不开商品流、物流、支付流三个基本要素,这对于美团、拼多多而言自然也不例外。那么,支付对互联网巨头如此重要,为何当初不做呢?归结起来,主要是受三方面因素的影响。

首先,是巨头们前期投入做支付体系不划算。具体来说,做支付需要巨大的商流、用户量支持,而美团也好、拼多多也罢,它们在发展早期无法形成这样的规模,这种情况下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研发资源做支付,远不如掏钱(支付手续费)给微信、支付宝,由它们代劳划算。

其次,是战略选择上的取舍。无论是美团还是拼多多,其在诞生之初就面临强大的外部竞争,这就要求它们必须聚焦核心业务扩张,暂时战略性“放弃”做自己的支付体系。而如今巨头发展移动支付的内外部条件,均已经具备(海量的用户、强势的市场地位等等),应时而变也势在必然。

最后,越来越严的互联网监管也是重要的外部诱因。国家有明文规定,平台方不能够截留用户的钱,但这对于缺乏支付体系的平台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毕竟,支付渠道是第三方的,用户之间的交易却都是来自本平台的,这种交易与支付割裂的情况,极容易滋生一些违法操作,由此诱发监管问询。基于各方面因素的考量,巨头选在此时发力也就不难理解了。

更现实的战略考量

当然,从巨头布局移动支付的后续动作来看,它们发展移动支付或许还有更大的企图。

以抖音支付为例,2020年字节跳动先后完成了对中融小贷、武汉合众易宝的收购,拿下了互联网小贷和第三方支付牌照。2个月后,抖音又连续上线了两款信贷产品----“放心花”和“Dou分期”。

“放心花”主打小额消费,额度最高可达1万元且不可提现,产品形态非常接近“花呗”。但是就消费场景而言,“放心花”仍然十分有限,目前主要支持抖音APP内购买Dou+时使用。相比之下,采用邀请制的“Dou分期”则向“花呗”更近了一步。

根据抖音电商官方号介绍,“Dou分期”是针对抖音用户的信用支付产品,为定向邀请制,平台只会给少数信用良好的商家提供分期服务,商家开通之后普通用户也可以使用“Dou分期”。用户使用“Dou分期”付款,抖音平台会直接将货款支付给商家。这样一来,“Dou分期”拓展了消费场景,而商家也能够更好的销售商品。

从这些布局不难看出,抖音做支付不只是为了完善其固有的业务闭环,更重要的是拓展新的业务可能性。

事实上,互联网流量巨头对于金融业务的渴望早已不是新闻,小额信贷产品更成了很多流量巨头的标配。尤其是在当前线上流量见顶的情况下,互联网巨头们都在寻求更多的变现路径。

以拼多多、美团为例,近年来随着拼多多、美团的用户量,相继创历史新高之后,用户增速逐渐放缓。这种情况下美团、拼多多纷纷开始将盈利,摆在了更为突出的位置上。事实上自2020年以来,拼多多实现了历史上首次盈利,美团更是在2020年实现了多个季度的盈利,这种变化也从侧面佐证了巨头战略的调整。

因此新巨头们选在此时加码金融业务,自然有扩大盈利业务的考虑。毕竟,对于既有流量又有用户消费场景的互联网平台来说,金融业务无疑会是一个简单而且容易的流量变现生意,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能否成为新的第三极力量?

随着各路巨头竞相加码移动支付,巨头间的“火药味”也浓了许多。对此甚至有声音认为,新进场的巨头们,正在挑战原有的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市场地位,但现实恐怕远没有那么简单。

从目前移动支付的市场格局来看,微信和支付宝所形成的“双寡头”格局依旧稳固。据艾瑞发布的市场监测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支付宝、微信,分别占据着55.6%、38.8%的市场份额,两家合计占据94.4%的移动支付市场份额,其他不到6%由壹钱包、联动钱包、快钱、苏宁支付等第二梯队移动支付公司占据,且各家占据的平均市场份额不到1%。从这也不难看出,移动支付第一、第二梯队之间的差距之大。

事实上,由微信、支付宝形成的“双寡头”格局从2015年就已经形成,第二梯队的企业用了六年时间仍然没有完成逆袭。刚刚萌芽还处在试水阶段的互联网新贵们,凭借移动支付逆袭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因此,短期来看,新入局的移动支付企业,并不会影响到支付宝、微信在移动支付市场的强势地位。不过,从长期来看,作为移动支付市场举足轻重的新势力,新巨头们移动支付的推出,必定能够进一步完善其移动生态、强化其市场影响力,使其成为影响移动支付市场的重大变量。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互联网新贵向支付宝、微信支付发起挑战”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