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从面子到里子,货拉拉追求安全到底差几步?

从面子到里子,货拉拉追求安全到底差几步?

这可能是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输得最惨的一次——这位曾在牌桌上纵横驰骋的前德扑高手,没有输给对家,却输给了自己,代价是23岁女用户戛然而止的生命,以及公众和媒体对货拉拉铺天盖地的批评和质疑。

从面子到里子,货拉拉追求安全到底差几步?

悲剧发生之前,对于当惯了庄家的周胜馥来说,“安全”可能是无关输赢的副牌,“舍命增长”才是左右局势的主牌。

安全不独拷问出行平台,也高悬在各个互联网公司头顶,短视频降低门槛导致软色情内容登堂入室,互联网金融敞开大门引来骗贷者趁虚而入,电子商务早期打假一度力不从心,等等。

货拉拉用户跳车身亡事故,于23岁的姑娘来说,是偶发的悲剧,于货拉拉来说,却是宿命般的必然。

滴滴也曾经在安全问题上人仰车翻,但过去两三年间,滴滴开始持续反思与补课,试图补长安全短板,程维坦言,“从all in 安全到现在的安全与业务均衡发展,在安全上,我觉得再多投入都是有价值的。”

平台的“安全保障”,从营销的面子,升级为战略的里子,到底分几步?

一、致命“副牌”,安全为何总是迟到?

悲剧发生之后,央视批评货拉拉,“悲剧发生才看到漏洞,平台的安全意识来晚了!”

安全问题犹如地雷,日常无感知,总是遭忽视,一旦被引爆,就惊天动地——这张看似不起眼的“副牌”,有它未必能救命,没它却很致命。

尽管如此,放眼望去,安全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似乎都是姗姗来迟。

在白热化竞争的中国互联网行业,速度是永远的王道。

投资人永远是势利眼,有限的资金一股脑的押注头部公司,一旦增长放缓,规模落后,往往就会沦落为弃子。

没有企业愿意成为弃子。

因此,当速度、规模、安全三个筹码在周胜馥面前时,毫无意外,他会选中前两个。

在牌桌上的一路开挂,给了周胜馥不少自信,创办货拉拉时,他自称从未考虑过也从来不打算接受失败,“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的乐观不是装的,是打心眼里认为这件事能做成”。

但创业与德扑的不同在于,德扑是一场单打独斗的个人赛,而创业则是一场残酷的全垒打。

在德扑牌桌上的所向披靡,在同城货运的市场上,周胜馥还没有品尝过。

刚刚完成F轮融资的货拉拉虽然估值已经得到百亿美金,Fastdata极数发布的报告则显示,其2019年上半年的网约货运市场份额一度过半。

但整个货运市场的C端份额小得可怜——前瞻经济学人的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同城货运仍以B端服务为主,占行业市场份额的97%,因此,份额过半的货拉拉在同城货运大盘里,仍然是个左右不了局势的小玩家。

而且,最近两年,同城货运的竞争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在加强,紧随其后的独角兽快狗打车、福佑卡车云鸟、快狗打车、卡行天下、满帮、哈罗等气势汹汹,此外、滴滴、顺丰等巨头先后手握巨资陆续入场。

市场分散之下,用户和司机的选项繁多,也无忠诚度而言——于用户来说,搬家极为低频,难以形成忠诚度,而据《腾讯科技》报道,货拉拉上的司机,多数首选多平台接单。

没有安全感的货拉拉,以小博大、舍命狂奔几乎成为了本能。

这恐怕也是货拉拉的道歉姗姗来迟的原因——前有滴滴的作业可供借鉴模仿,2月6日出事,却拖到2月24日才公开道歉并出台整改意见。

对于货拉拉来说,整改意味着短期内成本的提升——比如购买各种录音录像设备的投资,到底是司机还是平台出钱,一个可供类比的数据是,滴滴方面透露,公司2019年的安全投入超过20亿元,安全工作团队已扩充至2548人,2020年提升到30亿元;

意味着短期内对极致速度的放弃——提升司机的进入门槛,必然会影响短期内平台运力的绝对供给;再比如滴滴,2018年9月提出要 all in 安全,修炼安全“内功”一年多后,才在2020年重启增长计划,但安全依然位居“0188”新三年计划的首位。

因此,假如悲剧没有因为公开而白热化,遭遇到了公众、媒体、监管部门的全面狙击,货拉拉的整改措施恐怕还会晚到。

在绝对保命的增长和可能致命的安全之间,优选前者几乎是互联网行业的惯性,尽管货拉拉的此番整改措施条理清晰,责任到人,但只要行业不结束白热化竞争,企业就难以戒掉“唯增长”的瘾子。

因此,对于货拉拉此番言辞恳切的整改,可以乐观于其决心,但对于整改进度恐怕还要且行且看,从短期攻坚到长期安全体系的建立,尚需时日。

二、安全从面子到里子分几步?

货拉拉整改通知公布之后,有媒体好奇,为何货拉拉要明示相关责任人?——牵头的正是创始人周胜馥。

其实,不独后发者货拉拉,在滴滴,负责安全体系的一号位也由创始人程维亲自担任。一把手亲自抓安全,转折点应该是2018年8月,那封滴滴道歉信的落款人,不是滴滴公司主体,而是程维和柳青。

“安全在互联网公司就是个悖论”,货拉拉投资机构的一位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最好的安全是无感知的安全,就是不出现任何事故,但不出现任何事故,要你安全部门何用?!所以,如果一把手下不了决心,安全搞不起来”。

事实上,在普遍把增长作为KPI主要目标的互联网公司,敢于实时踩刹车的只有也唯有大BOSS。

就在前天,程维召集滴滴的全体管理人员,以及各子业务负责人,签署了一份军令状,落实责任到人,承诺“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每年春节后,全体高管签署安全责任书,已是滴滴最近几年的常规动作。

“为什么安全要搞这种仪式感?”上述投资人向《财经故事荟》分析,“因为安全短期内不但无益于,还有损于增长,求增长是企业的本能,但保安全不是,是倒逼之举,如果不从上到下施压,一线是缺乏动力的,安全必须搞一票否决制,就是你搞不好你下,才有威慑力”。

安全要落地,第二步就是不能搞突击式安全和阶段性安全。在风控界有个共识——“系统安全性的整体水位与最脆弱的组件水位相同”,换句话说,任何薄弱环节,风险都有可能趁虚而入,尽量严防死守堵住所有漏洞,才有避免百密一疏。

因此,全业务覆盖,全流程贯通,全员工参与,才是逼近零事故目标的唯一路径。

以滴滴为例,其安全体系覆盖了:

行程进行前——严格司机、车辆的准入门槛,严控源头管理环节,确保平台运力安全可靠;

行程进行中——车型一致、号码保护、录音/录像保护功能、紧急联系人、行程分享、110一键报警、黑名单机制、行程中风险实时识别以及干预等等;

以及行程结束后的精准教育和安全保障体系等等。

滴滴不厌其烦,表面上是给自己戴上枷锁,但紧抓安全其实符合用户的公共利益和滴滴的长期利益。

第三个层面,则是摆正安全和业务的关系,把风控前置。

过去平台总是以“中介”自居,因此总是高举“避风港原则”的免责金牌,逃避承担连带责任,这可能也是悲剧发生后,货拉拉迟迟不表态、不承担、不整改的原因。

但无论是中外,目前平台的法律角色,都在从“避风港原则”向“红旗原则”集体迁移,于23岁香消玉殒的货拉拉女用户而言,货拉拉也是供应方之一,因此,事故发生后,货拉拉不应躲在其后,必须走到前台承担责任。

而在程维亲自敲定的滴滴安全十条里,也特意强调安全与业务并重,“管理者要带头亲身参与一线安全工作,一把手必须管安全,管业务必须管安全”,“出了严重事故,管理者必须要承担责任”,“鼓励一线同学主动报告隐患”等等。

货拉拉的这场悲剧,其实还暴露了技术和数据的缺位,比如司机三次偏航时,为何货拉拉没有及时提醒司机,及时纠正司机的行为?到底是因为客观上技术做不到,还是主观上不重视呢?

以滴滴为例,自2019年3月开始,滴滴出行在夜间0点至次日6点,开始基于路线偏移、长时停留和提前完单三个场景进行异常识别,评级之后,进行轻重不一的四级干预等,而后,这一技术沉淀为2019年底提交申请的专利成果;此外,在司机入驻,以及每日首次接单之前,夜间接单之前,进行强制性的人脸识别等等。

复盘滴滴为时数年的安全体系搭建,可见,把安全从营销的面子,落地为战略的里子,货拉拉还要大踏步走很远。

三、单打独斗不可取

安全事故发生后,几乎没有企业愿意公之于众,但滴滴的安全十条里,却反常性的提出,“主动暴露问题,让阳光照进来,让社会各界监督,共建共治”。

这绝不是程维和滴滴愿意自曝家丑,而是凭借滴滴一己之力,压根保障不了安全。

没有警方的帮助,滴滴在司机和车辆准入上的风险监控,必然不会到位。比如,滴滴对驾驶员进行背景审查时,需要与警方信息打通,才能获悉有无无重大、暴力和危害公众安全的犯罪、有无严重治安违法、有无交通安全违法等记录。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底,滴滴已与全国范围内的50多家省、地市公安机关达成合作。

警企合作,此次也被写入货拉拉的整改措施中。

要合作,就倒逼货拉拉必须先拥抱监管。

目前的同城货运领域,处于草莽阶段,一方面是监管规章落后,体系缺位责任不明,不同区域、不同部门各行其是;其次,则是监管部门人力不足无力监管;此外平台不配合,监管水泼不进手插不进来,目前的货运平台如同小马过河,边试边跑,导致和监管部门难以行成鱼水之欢。

以货拉拉为例,据媒体报道,平台存在客运车改装、人车混装,非法贴纸等违法现象,拥抱监管,意味着主动戴上枷锁,放弃贴着红线摩擦的冒险之举。

不过,虽然前期平台对监管可能防备有加,但是到后期,监管和平台其实会达成互惠互利的关系。

比如,警方帮助滴滴提升威慑力,完善安全机制——2020年1-8月,滴滴联合警方安全提示播报次数超过1亿次,播报覆盖网约车、顺风车、代驾等业务线;

滴滴协助警方快速破案——最长破案时间48小时,最快4小时抓获犯罪嫌疑人。

其实,不独出行,阿里打假也是举步维艰,马云曾把打假定义为“阿里未来三十年最大的挑战”,此后,阿里试图说服监管部门像打击醉驾一样严格打假,原因很简单,因为阿里只能打击售假,却对线下的造假鞭长莫及,也难有足够的威慑力。

不仅要与警方合作,作为平台方,在安全规章制度建设上,也要吸引全社会讨论,争取安全规则的最大社会认可度。

因为,所有的安全都意味着成本——不仅仅是平台,也会给用户带来不便和成本提升。

比如,早在相关恶性事件出现之前,滴滴内部就考虑推动行程之中强制录音、提倡录像功能。之所以迟迟未能落地,是顾及不少用户反对,担心录音录像,涉嫌侵犯乘客隐私。

而在相关安全事故发生后,滴滴在舆论高压下,坚持上线了行程录音录像等功能。目前,滴滴网约车的全部行程已经落地了录音功能,搭载行程录像功能的车载设备桔视安装量在去年年底超过了100万台,但质疑声早就烟消云散,已成大众普遍认可的社会共识。

经此事故,周胜馥或许会意识到,安全,未必能让平台保命,但不安全,对于平台一定是致命,于货拉拉,这是逃不掉的必修课。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从面子到里子,货拉拉追求安全到底差几步?”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4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