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同属万亿美元赛道,语音社交与AI语音谁更胜一筹?

同属万亿美元赛道,语音社交与AI语音谁更胜一筹?

语音技术已经进入一个产业爆发期。根据美国投资机构Mangrove Capital Partners发布的《2019年语音技术报告》预测,到2025年,语音经济的规模将达到1万亿美元,超过移动应用经济。

同属万亿美元赛道,语音社交与AI语音谁更胜一筹?

语音经济带来全新的软件交互方式、为下一代数字世界创造的巨大价值已经毋庸置疑。但作为同属这一万亿级赛道的语音社交和AI语音究竟谁能更胜一筹呢?

“语音经济”重登风口,Clubhouse功不可没

“语音经济”这块蛋糕虽然美味,对比风口常立、风头正盛的技术圈,语音经济却并不高调。但今年年初Clubhouse的横空出世,改变了这一现状。

Clubhouse是一款创立于美国的即时性邀请制语音社交软件,每一个公开的聊天室,只要话题你感兴趣,都可以随时点进去旁听。如果想发言就“举手”,获聊天室主持人通过之后就可以随时开麦讲话。

同属万亿美元赛道,语音社交与AI语音谁更胜一筹?

提及这款软件的“出圈”之路,马斯克功不可没。1月31日,新晋全球首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条消息,预告自己将在Clubhouse创建聊天室。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网友蜂拥而至导致5000人上限首次爆满,而马斯克在room中分享的火星计划、比特币、脑机接口,也让参与者直言受益匪浅。不久之后,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也进入了Clubhouse,“Clubhouse之火”再次被“点燃”。

据App Annie数据显示,从2月1日至16日,这款应用的全球下载量从350万次增长到了810万次,一个邀请码更是被黄牛炒到150美元的天价,不仅如此,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乃至吴彦祖等企业家和明星纷纷入驻。现在要是没用过Clubhouse,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互联网行业的。

所以不到一个月,Clubhouse的估值直接超过10亿美金。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更称,Clubhouse是过去5年到8年,美国在社交领域最有创新力的产品,未来市值不会比推特低,可能达到四五百亿美金。

语音社交软件针对的无非是人们的倾诉欲,国内外类似的App并不在少数。美国有Podcast,中东及北非地区也有自己的语音社交产品Yalla。YY,荔枝、soul、音遇等诞生于中国的语音社交产品更不在少数,但从未出现过类似Clubhouse这样空前的“盛况”。

在“智能相对论”看来,受疫情影响,用户困于家中,从而有了更多时间参与线上社交是天时;基于西方国家有Class交流的文化背景,和区别于中国内敛的交流环境,所以Clubhouse会比较容易使用户接受和高频使用是地利;“邀请制”和单向follow模式激发大众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再加上马斯克为首的明星效应则是人和。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Clubhouse的爆火说到底还是有迹可循。不过明星的爆红往往紧随而来的是人设的崩塌,Clubhouse的“出圈”也让其一些潜在的问题一一浮现。

譬如,由于参与人数过多,衍生出来的“抢麦”问题和“翻译”问题。另外,2月22日,Clubhouse发言人Reema Bahnasy表示,本周末,一位身份不明的用户能够将Clubhouse的音频从“多个房间”传送到他们自己的第三方网站上,引发安全性担忧。

除此之外,眼红Clubhouse的玩家不在少数,模仿者更是多不胜数。阿里的MeetClub、映客直播推出的对话吧,皆已进入内测阶段。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20家公司正在复刻和打造同类应用。

欲戴皇冠 必承其重。Clubhouse类产品早期的运营难度极大,门槛高,留存差,复刻者中能否诞生下一个Clubhouse?面对前赴后继的竞争对象,Clubhouse的“窗口期”又能持续多久?这些都需要时间来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诈骗、侵权、无序,AI语音痛点尚未克服

Clubhouse风头无两,音频题材股被纷纷引爆,对于沉寂已久的AI语音市场来说同样是一大利好。

举个例子,Clubhouse的音频传输技术源于背后的技术服务商“声网Agora”。曾经因为踩中“居家隔离、停课不停学”的风口,股价单日暴涨152.5%。Clubhouse声名大噪后,声网股价周内涨幅超28%。

不过作为主打AI语音芯片产品的上游企业云知声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据其冲击IPO时披露的数据显示,其主营业务营收从2017年的6114.04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2.1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9.14%,增势之迅猛可见一斑。除此之外更是宣称,其在语音病历市场、家电智能语音模组领域占有率高达70%,不禁令资本市场眼前一亮,只恨其上市之日不能更早一些。

同属万亿美元赛道,语音社交与AI语音谁更胜一筹?
(图源:云知声招股书)

然而就在2020年12月13日,云知声IPO文件公布还不到一个月,科大讯飞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表示,云知声招股书内的表述严重失实,并表示,无论是在深度、广度还是营收规模上,科大讯飞在医疗、家电语音应用领域的智能语音应用,均远超云知声。

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发布了《关于终止对云知声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提及云知声主动撤回科创板申请。

据上证报中国证券网消息,接近云知声的内部人士表示,之所以撤回是出于公司战略发展因素考虑。考虑到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经云知声研究后决定,撤回此次科创板上市申请。对于未来是否会继续IPO,上述人士表示,云知声并不会放弃IPO,未来会适时考虑重启IPO的推进计划。

同属万亿美元赛道,语音社交与AI语音谁更胜一筹?

抛开云知声撤回科创板申请不谈,透过云知声披露的招股书数据,作为AI语音芯片领域的佼佼者,近年来其在市场的推动下逐渐取得了长足发展,这点毋庸置疑,但云知声背后的一些问题也同样严峻。

一方面,AI语音作为AI行业的一大分支,同样有着高投入、回报周期长等特性。2017年至2019年云知声净亏损分别约为1.74亿元、2.14亿元、2.92亿元,其明显亏损加剧状态源于研发投入。

据悉,2017至2020年上半年云知声研发支出分别约为1亿元、1.53亿元、2.58亿元、0.92亿元,分别占同期营收比约为164%、78%、118%、108%。除了2018年,云知声每年挣的钱还不够用来研发。

研发开支同样是声网的主要开支,且保持着较高的增速。2020年声网的研发费用为4949万美元,同比增长110%。其中四季度为1440万美元,同比增加102.6%。

另一方面,云知声的智能语音交互产品业务,2017年营收占比曾一度达到了96.93%。然而好景不长,BAT陆续入场后,通过价格战、补贴等形式抢占市场份额。

据IDC报告显示,2019年阿里、百度、小米的智能音箱市场份额合计超过九成,出货量同比增长分别达到88%、278%、90%。传导至云知声,其在C端市场的营收,直接在2020年跌至28.15%。

更令云知声等企业危机感加剧在于,持续深入AI技术研发的BAT、华为,正向AI语音行业的上游推进,目前阿里自研的FPGA语音芯片,已经在天猫精灵系列产品搭载,对AI语音企业在芯片市场造成极大的挤压,“云知声们”赖以为生的行业窗口期已经不长了。

除此之外,在AI语音行业被市场诟病的还不止这些,譬如在AI语音交互热度蔓延之后,“声音著作权”是否会给企业带来麻烦?随着技术飞速发展,骗子有是否会通过骚扰电话录音等来提取声音,获取素材后进行声音合成,从而可以用伪造的声音骗过他人?

据Statista的预测数据显示,2022年国内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将达到1627亿元人民币,渗透率将会升至21.2%。可上游研发支出犹如巨山难以背负,在中下游BAT、华为虎视眈眈、紧追不舍。智能语音技术想要在传统产业中发掘出更多新的消费增长点,推动传统产业的智能化和个性化发展,目前来看难度不小。

AI语音 VS 语音社交,谁能点燃日趋冷静的资本市场?

公开数据显示,当前计算机应用中有85%左右都是来自语言文字的信息处理,语音也被视为万物互联时代下重要的入口。不过与曾经国内资本和市场都热情高涨的创业潮不同,如今国内资本市场日趋冷静,开始更加注重产品和技术的落地与成熟。

数字化时代风口常立,身处潮起浪涌的技术圈,越能从前沿动态中感受行业动态与趋势。在这个融合物理与虚拟的全新时代,万亿级的语音经济,AI语音与语音社交谁有可能瓜分更多的行业红利?

智能语音作为人与机器进行交互方式的第三代,相比于前两代(第一代通过按键来实现交互,第二代通过触摸屏来交互)更加的智能与便利。

2014年以来,亚马逊、谷歌和苹果等全球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AI语音市场,如亚马逊Echo,谷歌Home、微软Invoke等,下游爆发式的增长也带动了上游芯片的需求增加,有关AI语音的场景应用正在迅速普及。

截止目前,AI语音技术应用已经遍布金融、能源等多个行业,尤其是在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新兴热门领域应用日益广泛,国内市场中主打AI语音芯片产品的上游企业也因此受益。其不仅实现充分赋能各行各业,成为AI新基建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市场规模也随着行业热度不断攀升。

当然,语音社交的势头同样不逊于AI语音,许多业内人士甚至认为语音社交会是未来10年的第一个大风口。美国传播学家艾伯特·梅拉比安曾提出一个公式:信息的全部表达=7%语调+38%声音+55%表情,而这个公式的设定,还是在面对面沟通时的场景下。

因此可以看出声音在沟通中的重要性和地位,毕竟语音更真实,并且相对于文字,语音信息量更大,且更具个性化,包含的情绪和个人信息更丰富。

可是聚焦于国内的语音社交市场,由于一直以来缺乏专攻细分领域的语音社交平台,难以满足不同圈层人群的语音社交需求,更别提是否有对标Clubhouse的产品。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认为,目前中国微信、微博、抖音、快手等社交平台几分天下,极化效应、马太效应明显,巨头流量资源很容易获得用户,小平台成功的几率较小。相比于单独做中国版Clubhouse,在微博、微信、抖音等APP中加入相应的模块更为实际。

但“智能相对论”认为并不尽然,倘若未来的部分在线语音社交平台专注与细分需求,或许有着意想不到的首获。例如,传统直播平台映客在2021年除夕推出的对话吧,以商务会谈和知识分享为主,其所倡导的平权沟通机制有望在以全民泛娱乐聊天为主的市场中开启“黑马模式”。

总而言之,Clubhouse的诞生或将意味着语音社交时代的来临,而语音社交平台要想精准识别用户意图,增加用户粘性,智能化语音分析系统成为关键,两者之间是合作关系还是竞争关系在短时间内难以断定,但是面对愈发拥挤的赛道、更高的技术要求、更多的应用场景,想要延长、做强、优化产业链,二者道阻且长。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同属万亿美元赛道,语音社交与AI语音谁更胜一筹?”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