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三年亏损超亿元:奈雪的茶抢跑IPO背后

三年亏损超亿元:奈雪的茶抢跑IPO背后

诞生六年后抢跑上市,奈雪的茶步子迈得快吗?2月11日,新式茶饮品牌奈雪的茶发表声明称,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不出意外,奈雪的茶或许会摘取“新茶饮第一股”。

三年亏损超亿元:奈雪的茶抢跑IPO背后

在此前一年内,奈雪的茶已六次被传上市,同时被传上市的新茶饮品牌还有“行业老大”喜茶和“200亿市值黑马”的蜜雪冰城。

可以说,这三家品牌就构成了新茶饮市场的半壁江山。而这些上市传言的背后,却暗藏着三大百亿玩家甚至整个新茶饮行业的“焦虑”。

领头企业“壁垒”还没有完全建成,新入局者却已经步步紧逼。海底捞、娃哈哈等企业纷纷跨界,娃哈哈集团负责人甚至还放出豪言——要在未来开设一万家奶茶店。

在其他新消费品牌中,快手成为了“短视频第一股”,泡泡玛特成为了“潮玩第一股”,开盘价较发行价翻了近一倍,后续上市的同行业企业可能很难再受到如此高的关注度和市场溢价。

外界对于喜茶、奈雪的茶和蜜雪冰城三家谁会问鼎新茶饮第一股的猜测一直存在。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现在或许不是奈雪的茶最好的上市时机,但蛋糕就只有这么大,抢占“行业第一股”的诱惑,委实太大。

01

一路扩张,一路亏损。

从奈雪的茶招股书来看,其扩张速度可谓是“大步快跑”。门店数从2017年的44家,到2018年翻了三倍至155家,并在2018年实现了10.68亿元营收。招股书显示,其两年内完成了3轮共近4亿元人民币融资,外界对其估值暴增至60亿元。

在而后的2019年和2020年,奈雪的茶门店数分别增至327家和422家,据最新数据显示,奈雪的茶门店已超过500家。

与此同时,奈雪的茶2019年营收也增长至25.01亿,同比增长129.5%;而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21.14亿,比2019年前三季度同期仅增长20.8%——能够看到的是,开店和营收增速开始明显放缓。

奈雪的茶“奔跑”背后,是持续的亏损。截至目前总体尚未实现盈利——其招股书显示,2018年亏损6973万元,2019年亏损3968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2751万元。
不过,奈雪的茶近几年亏损有下降趋势,且并没有因为门店扩张、成本增加而致使亏损激增。

但奈雪的茶“老店”的经营也不尽如人意。

以近三年奈雪的茶一线及新一线城市的同店营收来看,2018年至2019年持续存在同店49家,而同店总销售额从5.83亿降至5.59亿,同比下滑4.12%。

2019年和2020年同店数量增加至88家,由于疫情等因素影响,2020年前三季度同店销售额由2019年的12.23亿元下降了24.61%,至9.22亿元,同店销售额出现大幅下滑。

由此可见,奈雪的茶很难靠“老店”再实现营收增长,而目前其营收是靠不断扩充新店拉动,但不断扩充门店给奈雪的茶带来更多的资金支出,未来规模扩充能否带来盈利,还未可知。

根据其招股书和媒体报道,奈雪的茶已完成6轮融资,外界估值接近130亿元。

如果未来奈雪的茶盈利模式无法走通,还会继续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吗?

02

奈雪的茶最为特殊的经营策略就是其始终坚持走“大店”模式。

创立于2015年的奈雪的茶,比其他已上市企业来说,算得上年轻,甚至比喜茶开首店还要晚两年。如果说,喜茶崛起的关键在于“流量”,奈雪的茶推崇的便是“场景”。

奈雪的茶创立之初,街边诸多几十平方的奶茶小店才是茶饮行业的标配。而奈雪的茶却一反常态的高举“高端现制茶饮”的大旗,拓展“烘焙”品类。更在其宣传中频繁提及“第三空间”的概念——人们生活除了居住环境和工作场景外的娱乐休闲场所。

为了推崇场景体验,典型的奈雪的茶门店面积始终保持在180平方米-350平方米之间,店内产品以“茶饮+烘焙”为主。在高端现制茶饮品牌中,占据17.7%的市场份额,位居行业第二。

然而,也正是由于奈雪的茶对于“大店”和高端产品的追求,其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以2020年前三季度数据为例,奈雪的茶原材料成本占比达到36.6%,人工成本占比28.6%,租金占比12.1%。这三部分已经占据总成本的近八成,致使最终奈雪的茶利润率仅为4.8%。

由于现制茶饮工序复杂,奈雪的茶人工成本居高不下,报告期内奈雪的茶单店平均员工数超过18人。

而租金、原材料等是企业运营的硬性成本,短期内也很难实现较大幅度下降。

专家认为,盈利能力不强是外界对奈雪的茶褒贬不一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奈雪的茶未来仍想靠持续扩张来抢占市场份额,上市发展或许是个可行的“踏板”,但这块踏板上,可能还有难解的成本压力迫使奈雪的茶要“背着石头过河”。

03

有人说,奈雪的茶在“顶风”上市。

或许,这个风,既是风口,也有可能是风险。

“大店”的重经营模式在开拓市场上略显“疲惫”,奈雪的茶未来发展重点或放在了PRO型业态上。

据了解,奈雪PRO门店主要覆盖高级写字楼和高密度居民区,门店面积缩至80平方米-200平方米之间,欲借此提升运营效率和整体利润率。

2020年11月,奈雪的茶就已经开出了首家PRO业态门店,目前门店规模近十数家。

根据规划,2021年及2022年其将在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分别开设300及350家门店,而PRO业态店将占据总数的70%。

也就是说,到2022年,奈雪的茶门店数量将突破1100家,而标准门店和PRO门店的数量占比将达到6:4。

奈雪的茶也意识到了新模式会产生的风险,并说明如果缺乏客户接受度或者仍然无法提高运营效率,那么新业态将面临更大的风险。

专家认为,不同于喜茶一直以大店+GO的拓店模式,奈雪的茶在尝试缩小门店面积方面,将面临更多的挑战,而这需要良好的现金流支撑,但奈雪的茶资产负债率始终超过100%,企业短期负债压力较大,这致使奈雪的茶在尝试新业态上风险性更高。

实际上,近两年喜茶也在探索“小店”模式。

据了解,奈雪的茶PRO门店移除了面包现制室,采用中央厨房统一配送。奈雪的茶表示中央配送提高了奈雪PRO门店的运营效率,便于未来门店选址和节省成本。

但业内人士表示,“中央厨房”配送模式在前期需要投入较高的工厂建设成本,在冷链配送物流等方面也存在一定难度,企业依此扩张仍存风险。

奈雪的茶核心竞争力方面,品牌壁垒还未完全建立,而千亿市场的诱惑又吸引了众多玩家入局,致使新茶饮同质化更加严重,也意味着消费者将降低对品牌的忠诚度,造成客流和客单价的下滑。

奈雪的茶也表示,“我们的产品并非专有产品,且无法阻止竞争对手复制我们的产品配方。”

奈雪的茶产品由茶、水果、芝士和奶盖等材料构成,而这也是众多现制茶饮的“标准配方”,并且在产品用料和外观上,各家品牌愈加趋同。

而想要降低品牌的发展风险,还是要认清新式茶饮行业火爆背后的本质和品牌的定位。走高端路线的奈雪的茶很难探索下沉市场,而一二线市场可供奈雪的茶发挥的空间还剩多少,仍是疑问。

04

CBNAata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茶饮市场总规模约为4420亿,其中新式茶饮市场规模已超过1000亿元,预计在2021年突破1100亿元。与之相对比的是中国咖啡市场规模仅是茶饮行业的二分之一,近2155亿元。

在庞大的千亿市场面前,入场玩家只会更多,中国茶饮相关企业已经超过30万家,截至2020年6月,中国新式茶饮门店数量超48万家,预计2021年会达到55万家。

据《灵兽》观察,中国各大型商场中茶饮品牌平均有数十个之多,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在奈雪的茶的招股书中说明,截至2020年9月30日,中国现制茶饮连锁店约有一万家,其中高端现制茶饮连锁店企业约有100家,在全国经营着约2400家茶饮店。

在资本市场,新式茶饮行业愈加受到追捧。公开数据显示,中国2020年茶饮品牌共完成18起融资,总金额超过17亿元,同比增长近7倍。有投资行业人士表示,茶饮品牌将是资本重点下注的领域之一。

目前,新式茶饮品牌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是喜茶,占据25.5%的份额,2020年就有媒体报道其计划于2021年底前上市,但喜茶对其持“坚决否认”态度。另外,门店破万家的蜜雪冰城也已经牢牢占据了下沉市场,并被爆出其首轮20亿融资已经完成,且亦有上市意向。

专家认为,茶饮品牌的资本化属性越来越明显,茶饮企业的高速发展离不开资本的加持。

也有投资人士表示,茶饮企业之所以前几年没有上市计划,一方面的原因是企业对本身的估值并不满意,需要不断扩大规模和融资,重新进行企业估值。

而这次奈雪的茶选择在2021年1月C轮融资后快速上交招股书,显然获得了业内对其更高的估值,但比起喜茶的160亿和蜜雪冰城的300亿估值,奈雪的茶是否略显“着急”了?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三年亏损超亿元:奈雪的茶抢跑IPO背后”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5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