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看游戏直播,不玩梗不香,“玩自闭了”“下饭”“我裂开了”。但谁也没想到,一个“回首掏”的游戏梗,能让LOL(英雄联盟)游戏主播“大司马”在抖音火出圈,热度直逼“PDD”(斗鱼著名游戏主播)。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不可否认的是,近几年,游戏主播们都闻风赶到短视频平台,这里逐渐成为游戏主播们最大的圈粉流量池。那些在斗鱼、虎牙上的签约主播,都在短视频平台上注册了账号,光靠游戏剪辑视频,就能成功圈粉数千万。更别提一些短视频平台的原生游戏主播了,一边涨粉一边带货,可谓“人生赢家”。

游戏主播在短视频平台上“混”得越好,斗鱼和虎牙就越着急。毕竟游戏世界里,主播们的号召力是难以想象的,主播在哪儿,粉丝就在哪儿。

同样着急的还有字节跳动。腾讯给快手《王者荣耀》职业赛事直播版权、给B站《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独家直播版权,微信视频号一键开启游戏直播......腾讯在背后控股着虎牙、斗鱼,联合快手、B站一起围剿字节。

但不管腾讯和字节如何暗战,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游戏主播流向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不可逆的潮流。短视频平台上,即便缺少游戏直播的核心爱好者,只要稳住流量大盘,也能在游戏直播行业和传统平台斗鱼、虎牙搏一搏。

01、谁在短视频做游戏主播?

2018年,抖音带火了游戏主播“大司马”。

“回首掏(指游戏玩家残血被追,回头一掏,掏死了对手),鬼刀一开看不见,走位走位,手里干。”2018年,LOL(英雄联盟)游戏主播“大司马”在斗鱼直播时爆出的金句,配上其魔性的笑声,被网友做成鬼畜素材,在短视频平台上疯传。传播次数太多,以至于有的网友看到原版时,“感觉反而像是配音”。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来源 / 抖音

“回首掏”这个梗一夜爆红,被网友戏称为“万恶之源”,游戏主播“大司马”也因此成功出圈,在抖音收获了近千万的粉丝和过亿的点赞。抖音上“回首掏”相关话题的播放量最高已达7.7亿。

“大司马”在抖音的走红不仅“馋哭了”其他的游戏主播,更是“吓到了”游戏直播的两大老巨头,斗鱼和虎牙意识到:短视频平台也要来抢游戏的生意了。

游戏圈有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主播在哪儿,粉丝们就在哪儿,想要抓住用户,就得稳住主播。“旭旭宝宝当时离开龙珠直播的时候,我把龙珠卸载了;旭旭宝宝签约斗鱼后,我下载了斗鱼。”喜欢玩《地下城与勇士》的简羽告诉开菠萝财经。2018年7月16日晚上,“旭旭宝宝”在斗鱼上开启首秀,刚直播10分钟就卡爆了斗鱼的服务器,还上了微博热搜,直播间人气超3000万,礼物收入共超1千万。游戏主播的号召力不容小觑。

斗鱼和虎牙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解决”掉熊猫、花椒、龙珠,短视频平台又紧随其后,大量垂直的游戏主播开始向短视频平台迁徙。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2020年12月,抖音游戏KOL数量占比达到7.6%,快手游戏KOL数量占比达到5.1%,在全平台占比排名第三和第五。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来源 / QuestMobile

目前,在短视频平台上的游戏主播主要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斗鱼、虎牙平台上签约,在短视频平台“兼职”的游戏主播。重度游戏玩家吴夕发现,近几年,一直陪伴自己的斗鱼、虎牙签约的头部游戏主播“一条小团团”“老撕鸡”“大司马”,都在短视频平台上开通了账号。但根据协议规定,这些主播不能在其他直播平台开直播,所以只能在抖音、快手上发一些剪辑过的视频。

另一类是短视频平台上原生的游戏主播。他们中除了个人主播外,或签约了MCN机构,或直接签约了短视频平台。去年,快手先后签约了“王小歪”“牧童”“九天狐”“老赫晨”等头部游戏主播,大力发展旗下的游戏直播业务。但目前,抖音还没有公开宣布签约游戏主播。

根据新抖显示,“林颜”“狗子队长”“陈大白”“炮芯大怪”等游戏主播在抖音上直播时,每场观看人次达几万,再加上抖音的推流,这些主播的人气并不亚于斗鱼、虎牙上的游戏主播。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来源 / 新抖

这两类主播所玩的游戏类型及直播风格有明显不同。斗鱼、虎牙上的游戏主播,大多都是玩PC端的端游,需要更高的操作技巧,门槛较高;在短视频上直播的游戏主播,玩手游的居多,更需要的是幽默和搞笑的技巧。

由于手游的技术门槛更低,覆盖人群更广,这类游戏主播也就更有“路人缘”。因此,想在抖音、快手上“吃得开”,游戏主播们必须足够幽默,甚至越“沙雕”越好。比如在快手上拥有4000多万粉丝的《和平精英》游戏主播“牧童”,直接在简介中点出了自己的吸粉招数:搞笑+变声。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来源 / 新快

这也和NewZoo数据《2020年度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中的预测相符。报告称,到2023年,全球电竞观众将超6亿。其中,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95亿,偶尔观看的非核心观众数将达到3.51亿。这意味着,短视频平台,即使没有游戏直播的核心爱好者,只要抓住非核心用户,也能拿到一大半市场。

02、吸粉、出圈、变现,游戏直播变天了

短视频平台到底哪里好?引得大量游戏主播转移阵地,答案或许就在于流量二字。

3月23日,虎牙和斗鱼相继发布财报,其中虎牙第四季度移动端MAU规模为7950万;斗鱼第四季度移动端MAU规模为5820万。根据QuestMobile数据,截至2020年9月,短视频行业MAU(月均活跃用户数)为8.59亿人,活跃渗透率74.5%,其中抖音和快手应用MAU分别为5.2亿人和4.1亿人,分列第一、二位。

虎牙和斗鱼的月活与抖音相比,差了不止五倍。这也在情理之中,相比主打游戏直播的虎牙、斗鱼,快手和抖音更像是一个大杂烩的流量池,视频包括时政资讯、音乐舞蹈、美妆、萌宠等多个种类。

抖音和快手有吸纳多样化受众的能力,而不仅仅局限于游戏爱好者,也因为此,短视频逐渐成为游戏主播们圈粉的重要阵地,给他们提供了可贵的出圈机会。

游戏主播转移阵地的另一个原因是,短视频与游戏天然契合。

一方面,抖音、快手的碎片化和短平快的节奏,弥补了游戏直播时间固定、“一播就是一晚上”的不便。很多主播会把自己直播过程中的精彩操作剪辑出来,供上班族随时随地观看,更为灵活。

“平时工作太忙,没时间看直播,有时工作间隙在抖音上刷到喜欢的主播更新了游戏解说视频,觉得很有意思,晚上回家再打开斗鱼看完整回放。”林林告诉开菠萝财经。

因此斗鱼、虎牙的一些头部游戏主播,虽然从未在短视频平台直播,只是靠日常更新的视频解说片段,便“轻松”收获数以千万计的粉丝量,甚至超过斗鱼、虎牙这些签约的平台。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制图 / 开菠萝财经

另一方面,短视频也为游戏主播带来更多的路人缘。“大司马”“PDD”这类被斗鱼签约的游戏主播,如果没有开通短视频平台账号,几乎没有和粉丝日常互动的机会。

在抖音、快手上,主播们可以更新自己的日常视频,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同时帮助他们树立人设,进一步破圈。不仅“大司马”被抖音带火了,“PDD”“小团团”也都是通过搞笑的短视频被大家熟知的。此前,“PDD”还被邀请去参加《吐槽大会》,“小团团”则为高德地图录了导航语音包。

第三个原因,则是短视频平台,给了游戏主播们更多元的变现方式。根据新快显示,“牧童”“九天狐”“老赫晨”“陈天赐”等快手上相对头部的游戏主播,都开通了快手小店,带货的种类以零食为主。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来源 / 新快

而为了吸引更多的游戏主播签约入驻,短视频平台也在尝试提高分成。2020年7月1日,快手面向游戏主播和公会推出了一项新政策,取消入驻门槛,返点月流水门槛由20万降至5万,S级公会评定标准由月流水大于150万降至月流水大于100万,主播+公会综合分成比例升至62%。

03、腾讯和字节的“暧昧游戏”

细细研究就会发现,在这场游戏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之间的明争背后,实则是腾讯和字节跳动之间的暗斗。

2020年10月,虎牙与斗鱼联合宣布双方已签订合并协议与计划。值得注意的是,两者背后的大股东都是腾讯投资。同时,自2017年以来,腾讯一直跟进着抖音的对手——快手的每一轮融资。

一直以来,游戏是腾讯手里的王牌。面对手握《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地下城与勇士》和《英雄联盟》等爆款游戏的腾讯,字节跳动想入局分一杯羹并不容易。据数据公司MobTech估计,腾讯在价值超过30亿美元的游戏直播市场中占据了80%的份额。

从2018年起,腾讯先后以“维护游戏著作权”为由,对头条系产品提起了8项诉讼,结果都以腾讯胜诉告终。至今,抖音上的游戏主播们都不能直播《王者荣耀》,搜索“抖音直播王者荣耀”出来的相关结果是“会被封号”。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来源 / 网络

或许,张一鸣已经快被马化腾的兄弟们包围了,但即便如此,字节在游戏上还是“不想停止跳动”,主要因为字节需要游戏。根据移动广告情报分析平台AppGrowing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移动广告收入共261亿,其中接近1/3的广告投放数量来自于游戏行业。

由于没有拿到腾讯《王者荣耀》的游戏版权,自身也没有特别出圈的大型游戏,更没有公开签约的游戏主播,字节跳动已然开展起了游戏布局。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3月,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对其全资控股,而北京游逸科技旗下持股的公司共有8家,其中有一家游戏公司——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自2013年2月成立以来,朝夕光年先后推出了《热血街篮》《镖人》《灵猫传》等中重度游戏,类型涵盖MMO(大型多人在线)、格斗、养成类、射击等多个领域。今年2月,朝夕光年官网正式上线,面向全球用户与开发者。

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

来源 / 企查查

3月22日,字节跳动收购沐瞳科技。据路透社消息,此次收购涉及金额约在40亿美元,合约260亿人民币。之所以收购沐瞳科技,字节跳动的意图非常明显。沐瞳科技旗下的爆款游戏《无尽对决》,在Google发布的《2020年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中排第24位,从人物技能、游戏操作、画风设计上直接对标《英雄联盟》。据了解,沐瞳科技的创始人袁菁、徐振华都曾在腾讯供职,该公司早期团队中也有不少员工来自腾讯。

可腾讯在游戏上,从来没有“佛系”过。据企查查显示,2021年以来,腾讯就已经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将21家游戏公司纳入游戏版图,而字节跳动一共投资并购了2家游戏公司,腾讯的投资数量是字节跳动的10倍。

看准游戏直播的潜力,今年1月,视频号推出一键发起游戏直播功能,主播不需要下载开播助手、录屏软件、推流软件等,微信内直接发起直播,这对于抖音来说又是一次“重击”。

在腾讯与字节的这场游戏中,谁是赢家不知道,但斗鱼和虎牙,或将成为输家。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腾讯字节暗战游戏直播”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6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