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解构互联网黑话(下):洋流的方向

解构互联网黑话(下):洋流的方向

前面两期,分别介绍了我对互联网黑话的定义,以及我所认为的互联网黑话从流行到被嫌弃的原因。

解构互联网黑话(下):洋流的方向

我们在上期解释过,因为缺乏考核员工的工作成果的有效方式,所以领导采用某些可以标准化的指标和员工自我述职的周报作为参考。

举例来说,比如两段同样可以正常执行的代码,一段 1000 行,另一段 300 行,没有任何人能仅凭行数就判定谁更好,因为所使用的语言,所调用的库,编写者所喜欢的代码风格的不同将都将对代码的行数产生影响。

但是至少代码可以通过能否跑通,有无 bug,执行速度等更加客观的结果指标进行比较。

而代码所承载的项目和产品的好坏,则更加缺乏可衡量的标准。

而上述问题,如果转化成互联网行业的专业术语(谨记:互联网黑话不是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如何有效地进行产品管理和需求管理。

我之前分享几篇关于需求管理的文章,分享了互联网行业常见的几种需求管理机制,但是作为产品经理,在实际的工作中,如何有效地评估好的需求和产品,仍然是一个玄之又玄的问题。

但是领导在让你汇报工作时,你肯定不能使用这种过于诚实的描述方式,领导只想从你汇报中看到你的产出,看到你的确定性,所以你的工作周报变成了:

「深入调研 XX 项目的可实施性,积极推动 XX 项目的顺利进行,对齐碰平对于需求质量的评估机制,逐步探索出一套可以量化复用的需求管理体系」

由此,一线打工人最关心的问题从「如何做好工作」变成了「如何形容我的工作做得很好」,这就是互联网黑话盛行的土壤。

而这一期,也就是本系列的最后一期,我们来谈谈互联网黑话之外,更广阔的世界。

在此之前,需要先回答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应该使用互联网黑话。

其实从前两期来说,我并没有对互联网黑话的好坏进行直接表态,但是我所做的各种调侃和类比已经充分透露了我对互联网黑话的态度。但是面对更加现实的工作问题,很难得到一个直接的回答。

我可以说「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互联网黑话,维护工作环境的纯洁与干净」,但是说完之后回到工作岗位,面对铺天盖地的「对齐碰平」,依然是避无可避。

决定一个公司所使用话语体系的人,从来都不是员工,甚至也不是老板自己,而是长久以来公司所形成的公司文化。公司文化和话语体系犹如硬币的两面,互为表里。

好大喜功的公司自然喜欢好大喜功的话语体系,简单高效的公司自然喜欢简单平时的话语体系。

与其说我们要回答「要不要使用互联网黑话」,不如说我们需要考虑应该选择怎样的公司。

好大喜功和简单平实彼此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优劣之分,就好像有人更加看重表面,而有人更加看重实质,就比如文章风格也有文质之争,就如夫子所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要在两者之间取得一个微妙的平衡,才能「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这并不容易,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在两个极端中取到一个相当勉强的中间点。

有人好大喜功的同时就有人谨小慎微,有人外向奔放的同时就有人内敛深沉。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是因为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

大多数人对「互联网黑话」的讨厌,也并不是对这套生硬拼凑的话语体系的讨厌,而是对「要么加入,要么退出」的中间选择权的丧失而愤怒。

互联网黑话的流行最终剥夺了这些人「说人话」的权利,而必须向另外一些人一样假模假式地装腔作势。

就好像,内容传播的过度娱乐化加剧了严肃表达方式的崩溃,就像贫富分化的不断加剧消灭了中产阶级,政治观点的两派对立消灭了中间派系。

而我们总是在被迫做出选择,就好像被茫茫人流所裹挟,最终被民意的流量带到彼此隔离的孤岛。

在这个无法逆转的浪潮里,每个人都无法独善其身,能拯救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不要用彼此冷漠的言语,筑起拒绝沟通的高墙。

不要用你我旁观的眼神,掘成幸灾乐祸的沟壑。

而是用深入思考代替条件反射,用拥抱分享代替抱残守缺。

而是用同理心代替贴标签,用真情实感代替装腔作势。

我们每个人的微小选择,终将决定洋流的方向。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解构互联网黑话(下):洋流的方向”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6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