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Clubhouse,虽然是2月份的热点,4月份我们才放出来看似晚了点,但这篇的深度是超乎我想象的,不管是自己体验过、看了大量其他的文章,但始终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理解,参与了这次播客录制后,确切的说,我有了自己的思考,这很重要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看看这九个角度先:

  1. 产品体验
  2. 产品分析
  3. Clubhouse的Why
  4. 用户分层
  5. Clubhouse的3W
  6. 产品力、MVP和PMF
  7. 跨越鸿沟
  8. 网络效应
  9. Clubhouse会颠覆社交模式么?

音频可以扫码收听: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靳佳:

我是来自望岳投资的靳佳、大佳子,另一位主持是Super黄同学,他是一名从业10年的互联网产品经理,欢迎。然后本期嘉宾的话是clubhouse,本期嘉宾是望岳投资创始人兼CIO南添,欢迎。

前段时间Clubhouse引爆了一股国内外社交的一个新的潮流,Super黄同学作为10年产品老狗,不对,是10年产品先锋,给我们商业思维青训营的小伙伴分享了邀请码,然后马上有同学就去体验了,用完了以后还在我们内部进行了两次分享,大家掀起了一场比较大的讨论。

所以我们今天就想来聊一聊,从商业思维的角度来探讨一下这个产品。首先请南添你先自我介绍一下。

南添:

大家好,我是南添。我们很多朋友们一起做了一个私募基金,主要的方向是二级市场的风投。对,所以我们很关心一些初创的企业或者有趣的产品,尽管是做二级的。然后我们本身有就是一个商业上的课程或者交流的内容,就是商业思维的青训营,也通过这个认识了Super黄同学,认识了大家。

01、产品体验

靳佳:

所以我们今天就在这儿来聊聊有趣的产品,在1月份就是马斯克在CH的直播火爆全网的时候,我们就关注到了,觉得这个产品还挺有意思的,Super黄你是怎么知道 CH的,你的邀请码是谁给的?

Super黄:

很多产品特别早期的时候,很多用户都会是投资人和产品经理吗。产品经理这个群体对新的东西敏感度是比较高的。然后我自己身边有那么多产品经理,所以会看到很多人在说这个产品。

出于好奇我会去问,问了之后就发现他其实是需要邀请才能够获取进入了资格,然后我就在我们群里面随便问了一下,其实会有些产品他会比我更早的进入到里面,然后他就把邀请码发我,就很顺利的就进去体验了。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CH受邀后的欢迎页)

靳佳:

你下载之后你使用体验感觉怎么样?就界面功能等等。

Super黄:

第一反应是非常简洁,其实不太需要去怎么去探索,我就能够很自然的进入到房间里面,就成为一个听众,只要进到房间,主持人上面的这帮和嘉宾就已经开始聊了,我就已经自然的进入到这个环境里面。

接下来我就会去观察这产品上的界面,比如说我可以安静的离开,我可以举手,就这一系列这些动作都是很简单和自然的,我觉得他的设计是非常简洁,而且优雅,然后很克制,它不会像国内的那些产品一样,会加很多功能。

它应该是在去年的5月份就开始出来了,也被报道过。直到今年的2月份我到体验的时候,理论上来讲它有9个月的时间在做迭代,要是在国内的这种环境里面,它一定是能加大量功能的,甚至已经进入一个重运营的状态。

但我去下载并且进入的时候,我感觉是非常简单,清爽,易用。所以今天我给南老师展示的时候,我甚至说我可以不用跟你讲,你去看一看你就知道了。尽管它是英文的。

靳佳:

对,南添,你刚才因为也试用了半个小时,你对这个产品感觉怎么样?

南添:

我感觉是这样,他的设置的规则其实是很简单的几个,比如说它肯定是一个强关系链相关的东西,因为它对于界面里面很多提示follow对吧?这个词出现了好多次的,就是如果说任意看一个屏幕,一会看见很多个follow,我直觉他这里是一个强关系链,所以这是第一个问题。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CH注册后的关注引导页)

第二就是说聊天的界面的时候,就听的界面时候,其实那真是太简单了,你也没啥可以摁的,你就听就好了。顶多是举手,但是刚才我没试过举手,但我估计举个手就上麦,你讲。也就这个样子,他基本上来讲,这里是个单向的,这里很有意思,从某种角度来讲,它不是个平等的世界。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CH的核心页面:语音聊天室)

主页,这个很正常是那种也不是瀑布是吧?就正常的卡片式的信息流对吧?它实际上是有几个导向窗口,比如说你是沿着几个分类有几个,然后你可能是也可以follow一些人进去,他就说两种,一种是跟着内容质量走进去。

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

(CH的首页)

第二个就是说跟着你的follow的关系链,当然关系链它允许随机,就是你可以随机关注一些人,所以说存在一些随机的可能。

这样的话现在看起来就是说你是如何进到里面一个房间,因为你用的多我用的少,我想向你求证一下是不是这样的三种情况:

  • 第一个你是因为某一个偶然性进入的,偶然性有可能来自关系链,有可能来自于主题链对吧?或者说你当时正想关心的主题链都有可能。
  • 第二种情况是你的关系链通知。你触发了,你知道说有个什么活动有个什么来对吧?
  • 第三点是你要么就是长时间对某个主题的跟踪,因为它基于主题给了你日程的推送或者是其他的

有三种情况,我是想表达有三种情况下,你会知道一个房间正在进行的某一场交流,你有可能想听,对吧?它有三个组的入口,我们抛开具体的见面就谈主要的入口就这三个,然后剩下来的话我觉得就软件方面真没有什么可以讲的了。

靳佳:

确实狂清爽,它的产品功能其实是很简洁的,但是他要获得邀请码的时候,他其实是要读取你通讯录的隐私,所以其实还是怎么说可以认为他是比较罕见的一个需要阅读你的通讯录的

南添:

它是要读取你的通信录吗?全部吗?

Super黄:

最近好像改了一个版本,但原先他的所有逻辑是说你必须要授权你的所有通讯录,让他去读,包括比如说如果我想邀请你,必须是你的手机号在我的通讯录里面,他从通讯录界面里面邀请你

南添:

明白了,那时候他会确保你邀请的人一定是一个强关系的人,你至少他手机号码不太可能是一个你不知道的人。

Super黄:

对,这是它的一个逻辑。

南添:

那就是熟人社交咯。

靳佳:

半熟人

Super黄:

邀请的机制可以认为是熟人的

02、产品分析

靳佳:

对,其实听起来的话ch它英文本来的意思就是翻译成中文应该就是会所有很多小房间,所以它是一个半熟人半开放的,可以认为是社交平台。

所以其实这个话你觉得 Clubhouse它是满足什么需求?就是你们互联网上常常说的就解决了什么痛点。

Super黄:

我们先回到他产品出来的时间点,看当时的环境,当时肯定是美国已经开始疫情,去年三五月份这个时候,其实美国的这些人他们是非常乐忠于(特别是硅谷的),他们非常热衷于线下这种鸡尾酒会,就晚上大家一起喝杯酒,一起聚在一起聊一会天。

然后当时因为疫情,所以线下这些聚会实际上是被遏制了。他这个时候产品出来,包括你前面讲它的名字叫clubhouse,所以他其实是想解决一个什么样的痛点,他其实是用线上的这种房间的聚会来替代线下实际的见面的这种沟通

我们其实可以想设想一个场景,我们在首页看到的这种大量的房间,就特别像我进入一个特别大的酒吧,然后酒吧里面有很多的圆桌,比如说咱们现在是坐在一个8人坐上面,我们3个人在聊,李叔他走过来,他其实可以听我们在聊什么。他现在是吃瓜群众,然后如果他想发问他可以举手。

好,这会儿作为主持人的大佳子就可以说你还不能发言,你也可以说拒绝,你就是个吃瓜群众不让你上麦,他可以在这持续听,或者是他听了一会之后觉得没意思,他是走去兰博那边,去兰博那接着听。

其实就是线下这么个场景,

南添:

打断一下什么,其实就是说实际上在这个里面,如果说这个房间的所有人或者说这个话题的拥有者,他如果不想接受,他认为水平不够的人发言的话,那人是根本发不了言?

Super黄:

对他必须举手,然后举手之后你可以审核,你可以拒绝,他就只能让听,他上不了咱们的桌。这还是比较友好的。

靳佳:

但是我听下来实际上它限制说话的并没有特别特别强的去执行。大部分如果你举个手的话,在时间能排开的情况下,基本上都会上麦。所以听下来产品经理其实他是会优先考虑使用场景

南添你从商业和投资的角度来说一说,你觉得Clubhouse的一些观点,你觉得为什么火爆?

03、Clubhouse的why

南添:

是不是火爆我也不知道,我最想讲的意思是说,我很好奇的东西为什么设计成这样,大家为什么说愿意上对吧?我觉得之前我们小伙伴也有交流,我觉得就千惠他们说的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一个就是说高质量的人肯定是有交流的想法的,然后我们任何人既有窥探隐私的心理,也有学习的心理。所以比如说我们好奇名人也好,或者说一帮比较厉害的人说在一起聊点什么,我们正常人都会想说要么也听一听对吧?这个很有意思对吧?你看某种角度来讲,我们在电视上或者说视频媒体里面为什么那种什么铿锵三人行。为什么说那么受欢迎,他是在自然聊天状态下的,大家觉得说特别容易代入,哪怕说是演的都有可能。

但是就是说我觉得我第一个感受就是说在这个里面,他最大吸引力的话,我坦率的讲,我就在想他到底是想吸引吃瓜群众,还是要给大家一个好聊天的地方。我最后的感受稍有不同。我觉得最大的Why是想解决吃瓜群众的问题。

因为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如果就是我们聊对不对?大家开个房间聊就好了,干嘛还要让others进来呢?大家注意就是说我想观察到一个特别的异常,也是他让others进来,但是大多数others肯定是没有能力和没有权利允许他说话的,就算举手,我相信不可能。

房间里只要举手的都让说一遍,他不可能的,最后结果大家都进去之后是不说话的,或者想说也不让他说的。

我说句玩笑的,你们自己开个房,我刚才不是问Super就这个意思吗?开个房间你们聊就是了,你又何必让一堆人坐边上不用坐。所以我就在想这个点太异常了,我想说我比较关心的反常的事吗?我想为什么要那么多others在边上?

我相信这个软件最重要的原因,有这么几个,千惠之前也做过一些分享,我觉得挺有道理,比如说有些公众话题我们是希望能够带动大家的,我在这聊,刚才我们不是各位听众,我们刚才吃瓜围观了一个ch里面有趣的什么呢?就是什么?湾区的群众如何脱单的问题,对吧?

旁边兰博来一句,你看果然这种话题说听的人多,是后来想这种话题特别适合带动大家一起来听的,对吧?就是你几个人聊是没意思的,带着人聊就好玩了。

所以我现在没有答案,但是我想说就为什么要让吃瓜群众旁听?这个点如果能破开的话,我觉得恐怕整个软件设计的关键点就都找到了。对,这是我的想法,最主要的想法

靳佳:

就是所以你认为其实是它满足了百分之可能95以上的其实是满足吃瓜群众他们去偷窥大佬对吧

南添:

因为这是个反向推理,就说最简单方式是你们几个自己聊就好了。干嘛都要让别人进来呢?

或者说我举个例子,我下国际象棋,有时候我在国际象棋在线软件下棋的时候,他是允许别人进来旁观正在下棋的,也允许你说话的。你这说明什么?在这个时候它是一个纯开放的状态,但是在这里咱们注意到最特别是什么,是不是相当于半开放你可以进来,你说话肯定是要举手的。

我只是觉得说一个发言问题,像今天的界面给我的感受就是这个按钮也很小,也很靠下,对吧?虽然颜色上很特别,就是说你一看就知道是个举手在右下角对不对?但总的来讲这些按钮很明显不是一个像我们这的产品经理很鼓励你去点的按钮,是一个不是说你可以点,但是不是鼓励你去点你对吧?

Super黄:

要在中国应该是一个3d类似的,然后动感闪亮闪亮的,让你一眼就知道我应该点

南添:

我对这个产品的why最好奇的就是为什么要吃瓜群众在那里,和吃瓜群众为什么要在这里?

这两个都是Why,对吧?如果弄明白的话,我觉得这个题可能就解开了

04、用户分层

靳佳:

你认为除了吃瓜群众的话,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用户,你对用户画像你认为应该是怎么来分级分类分层?

南添:

其实分类分层分级已经很清楚了,它肯定三类。你第一类就是说为什么speaker在说,第二类是为什么 follow的人在这里?第三类是吃瓜人。

那不就三种人,三种人都要得到各自的使用价值或者附加值,不管是什么他得到一些什么,对不对?

靳佳:

其实我想到一个场景,不知道是不是契合,我们当时在奥马哈参加的时候,其实也是有三个区域的,我不知道您记得吗?

台上是二人组,然后下面有一个区域,是他们的特别的VIP或者是和他们关系紧密的人,然后接下来外围才是真真正正的那些要跑步进场的群众。

南添:

所以会不会说其实是因为核心于,这么讲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互动来拉动第三层,所以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人之间的关系,它不能太弱,太弱的话就没有响应,

靳佳:

这么听下来感觉有点像 kol、koc,然后真正的用户是不是有那种感觉?

好,刚才你既然已经提到了这个产品的三角形,你要不然就说一说这个Clubhouse,你认为这三条边的构成是什么?

南添:

如果按照刚才的分法讲,首先要分类分层分级,我现在没有答案,我试着聊两句,就说比如说可能对于发言的人来讲,我觉得就像Super说的,应该是一个带有社交定义的东西,要不然的话他两个人单独打电话好了,单独视频好了,对吧?

选择在这一定是多人方便的,对不对?那么这是一个社交的诉求的,而且这个社交诉求很明显,还不介意别人围观的,要介意别人围观,你也根本就不该到clubhouse来。

他说又可以带着别人听一听的

靳佳:

而且它还有一点是实时的,它没有录音,理论上是没有录音

南添:

对,没法异步,你得同步,大家都同时正在聊才可以,对不对?这样看的话就是说我觉得使用价值是比较明确的,如果按这个角度来讲附加值这就我现在guess不到点。

第二层人是我最好奇的

Super黄:

重新让你看一眼。第二层确实很关键。看看他英文描述。Followed by the speakers。是他们关注他。他们关注的人。

这个就相当于比如说是少楠和刘飞在上面聊,孟岩在第二层,少楠和刘飞关注了孟岩,第二层的他们是真正的贵宾,他们可能在聊一个产品的时候,他说孟岩你也在,我们在聊有就行,你上来聊聊

南添:

这样讲的话就是第二层参加互动的概率是极高的了,而不是一个简单的follow的关系,本身是贵宾,然后贵宾多半跟这个主题可能是有些关系的。

因为我是这么想,他人能在这个房间里,这个贵宾要愿意到这个房间来才来,又不是说你不在线也能把你拖进的房间来,不是这个概念对吧?它是个实时的概念。也就是说举个例子,我们要开个大会,张三李四是贵宾,张三你只要同意出现在大会上,他才能坐在下面,要不然他人不过来,就不可能在下面的。

所以出现在这个软件上的时候,它跟这个主题它肯定是他接受了邀请。对或者他认可今天要聊的东西跟他有关系的才对。

Super黄:

我觉得还有一点,他这样设置的话,他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这个房间对话的高质量。首先第一个是他肯定是自上而下的打法,先把硅谷这帮精英搞定,然后用少量有限的邀请码,保证初期的用户质量非常高的。

然后第二个再用刚才这个逻辑,就我们三个speak在这,然后下面是我们关注的大神,我们会很明显的看到他们在那

南添:

这怎么有点信用背书的感觉。

也就是说实际上贵宾说我说没有那么重要,但就是说,或者这么讲,这里不是一级比二级高,二级比三级高,实际上是这样的,一级二级就是第二层比第其实level更高一点,有可能要反过来。

Super黄:

因为我现在要想一想,之前我会关注嘉宾,我会关注 Speaker和第二层,尤其我看第二层垫上水在那,上面你们都把我就下,我下去观察一下。

第二层有可能是比speaker还要更高级别的人,我点进去看他们是什么?资料介绍。

南添:

觉得如果我作为吃瓜群众的话,如果我是基于观这个主题内容进来,刚才不是咱们讲可能有三个入口,如果基于主题来的话,我第一感受是什么?第二楼贵宾多,上面的speaker说我不认识也肯定是牛人,我就应该听了,因为等于是背书了,比如扎克伯格在这讨论什么社交软件的,社交网站,肯定这帮人也厉害。

要么他干嘛坐那儿,这就叫信用背书对吧?

靳佳:

你就是说又引发我另外一个可能应用的场景,就是那种小型路演,因为这个本身但是在硅谷的话,是因为疫情导致就是硅谷很多投资人他们原先是在线下的一些小的路演可能用不了,其实这种的话就很有可能上面真正的speaker是创业团队,然后第二层 level的话很有可能是他们投资机构出钱的那个人下面吃瓜群众,然后其实他们在讲他们的项目或者什么的,就看谁投的,对吧?谁在下面站台背书。

南添:

这样的话其实我在想,这个软件似乎发起所有活动的都是一楼的,但实际上这个软件是给吃瓜群众的,因为一楼的愿意在这里展开活动,吃瓜群众他才有的吃,不然说白了做个飞速好了,做个企业微信好了你们聊就完了,对不对?

但是这样的方式它保证了质量,它保证了这个活动场子质量,对吧?就说白了你吃瓜的,大家也知道吃瓜1个难处,我点了10个厂子,10个质量都不怎么样,我下次就不用这软件了,但我现在是我到哪吃瓜都还行,我就愿意到处转转。

part5.Clubhouse的3W

靳佳:

Super黄因为你是产品经理,要不要聊一下这个产品的3w,因为其实 Clubhouse的创始人他们之前也做了好几款产品

Super黄:

对,我也是特地查了一下。他创始人叫戴维森,然后他其实很早之前就开始做这种移动应用,他的目标就是想用技术来连接人和人,这一点是非常关键的,也是我们去理解Clubhouse非常重要的一条线索

我倒回去跟大家讲一下,他12年就做了一款应用叫highlight,然后这也是干什么?比如说我们三个人打开这个APP之后,我们会设置我们的兴趣,以及我们会互相加好友,如果我们三个人出现在比如说在1千米范围之内,他就会给我推条消息。

所以他当时在一次大会上面就出现一个情况,就是大家手机疯狂的Push,明白吗?因为你都知道南添在我身边了,大家都在我身边来了,我就可以去跟他联系,实际上是帮大家解决这种线下的这种连接的问题,然后但是这个事情因为侵犯隐私太严重了,所以他其实很快就被叫停了。

到15年他又做了第二款软件叫roll,他这个就做得非常极端了,他试图是把你手机里面的相册全部获取是全部直接同步给你的好友。

也就是说我用苹果手机,然后南添也用苹果手机,我们加了好友,我们互相能看到对方的所有相册

南添:

老外应该接受不了

Super黄:

所以其实当时The Verge都评价这个软件就是个疯子。

但他更多是说我有没有可能不设限的去创造这种连接关系,但他可能是比较疯狂和极致的,

这个风格还是一直都延续下来了,即使是到可能到16 17年,他觉得这个事情干不下去了,他就想我把这个公司卖了,依然有公司愿意买它,最后它卖给了Pinterest。

所以他在那又待了两年,就是相当于他锁定期过了之后,钱全部到了,他退出来。自己来继续尝试。

这次尝试,可能大家都知道,就是Clubhouse

南添:

所以有没有个感觉他其实是一直在做强社交的玩意儿,你想都互相都能传照片,意味着两个人要铁到什么程度,或者关系到什么程度。

Super黄:

对,所以其实回过头看他这个人之前做的事情,和他的初心,你大概能够知道clubhouse要实现什么样的目标

靳佳:

他就一以贯之的实现了人传人

Super黄:

对,肯定有人传人。他一定是想让更多人通过这个软件能够实现连接。所以然后再加上他早期这种打法确实是你想早期的Facebook,这些都是一个路径。

对,然后我们刚才讲了why,然后它是什么呢?

其实我们前面大概也聊过,它是一个非常简洁,然后半熟人社交的语音聊天室,它的语音聊天室并不是说它的产品形态非常的独具特色,而是尽管它很成熟,但是由于它的很多别的从Why出发的这种思考路径,使得它变得现在是一个当红炸子鸡,然后他怎么做的?

非常简单,就是几个点,第一个它用有限的邀请码来保证初期的浓度,第二个高举高打,然后第三个他就从硅谷出发。

对,所以这几点就构成了他我认为的3w

靳佳:

对,其实因为我刚才也看了一下,就从产品功能来讲的话,其实它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国内它在火爆了之后,其实是有人72小时之内就复刻出来的产品的原型,对。

其实从功能设计这些其实是很简单,但是它的运营确实是非常值得让人值得琢磨。就是说他的邀请机制了,然后还有它的请大佬站台了。然后还有包括 Elon Musk的直播,然后直接破圈了等等,他的这一套这种运营的方式,我觉得是是让它区别于国内其他的一些比如同样的比如说yy语音聊天室或者是这种类似的场地。

对Super你觉得 Clubhouse的产品力如何?从产品经理的角度

06、产品力、MVP和PMF

Super黄:

如果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我可能恰恰要反对你刚才他做运营的观点。硅谷它的整个特别是早期的产品,他们更加倾向于以产品来驱动,甚至他们的工程师就有很强的这种产品思维,然后基于这个他们可能更多会去找到原点,就是什么样的产品形态是能最大幅度的在甚至不需要运营的情况下,就能够撬动市场。

这个是他非常非常有价值和非常值得我们借鉴的一个核心点。

所以回过头来看,硅谷的产品它为什么它们非常强调这个MVP对吧?
我们的理念也是从它们在增长黑客这套理念来的,它的MVP是在于去掉所有的我们国内很多产品,国内做产品一开始就想我怎么做一套大而全的,所有功能都覆盖的,满足你这个人所有需求的这么一个平台,甚至可以说是平台型的产品出来。

但在国外他一定会想我怎么做减法,你哪一点在不施加太多外力的情况下,这完全能跑起来。

他们非常非常认可,不断去打磨最小的原点,他一定是想基于 MVP就达到 PMF的状态。

但是它的MVP和我们国内的定义又不一样,他们会在MVP阶段进行大量的迭代,我们可能表面上看到它的产品非常简单,但它其实背后做了大量的工作。

对,包括可能南老师就进到语音聊天室,他按钮的颜色大小,摆放的位置,他们都可能经过大量的这种思考。

靳佳:

但是就说到运营可能是我们定义不一样就是说,我觉得他其实在这个里面,就是说关于产品本身的设计其实是很简单的,就是说或者说产品经理程序员需要做的事情是比较少的,但是他的主持人控场能力以及这个活动讨论到底应该怎么去进行,我指的运营是这个方面,我觉得这个是很强很重的,也是区别于其他这种语音聊天的关键。

Super黄:

对,我觉得这理念特别像国内的,如果是国内人去做,一定是说我就找几个控场能力很强的主播来长期运营若干个房间,使得我所以用户进来都能有好的内容,好的房间存在。

但是国外它恰恰可能不会这样,他可能就是说我就设定一个非常简洁的产品形态,这个产品逻辑能够适应很多的你只要进那个房间,你想怎么用都行。然后他就让这个东西自由的去生长。他更可能更加倾向这种形态。

靳佳:

对,我同意,就是说其实他并没有自己本身去投入很多相关的运营人员,但是我认为这个东西他要做的好的话,本身聊天室能够持续高效有高质量的这种内容讨论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

Super黄:

对,这其实是他破圈之后,我觉得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假设说是中国1亿人都上去,那一定甚至这个质量就有可能会很差了,就变成你选择太多,然后里面的劣币太多,你就浓度下降

靳佳:

对,所以这个是互联网角度的一个产品拆解,要不然接下来我们请南添来分析一下Clubhouse的商业模式。

南添你可以说一说,比如说你认为的MVP,然后pmf等等,你觉得Clubhouse是是怎么来实现的

南添:

MVP我觉得其实我现在可能说不出来准确,但pmf我觉得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就这个事你看有个推理还是很强劲的,如果没有吃瓜群众,它就是一个交流软件。对,所以这个里面一定是要有吃瓜群众的。既然一定要吃花群众,所以它pmf坦率的说,我觉得他初期没有办法自己跑起来,他一定要有很强劲质量的人做最早的开始的聊天,把第一波人拉进来注册了,第一波人注册之后,接下来是这样的,它有一个好处是向上仰望,你要往上面加的人,然后那个人他有可能出现在贵宾的二楼,对吧?

所以这个逻辑是很容易搞着,就拉进来的贵宾越来越多。

我们不管每个人心目当中,贵宾在别人眼里是什么level,但至少你肯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倒过来拉人的,就不是上级拉下线,而它往往会出现下线,拉了上线进来听,但这样的话吃瓜的人就会看到一个什么呢?就是一个 level不断上升的场子,而不是一个level越来越low的场子。我们大多数交流我觉得有个问题,越交流场子越来越弱了,如果场子是越来越强,大家肯定都愿意去听,对吧?

所以今天我听导师讲课,过两天是的导师来讲,他出场他有可能做分享,他有可能做点评,我要听一下。

如果今天导师,明天导师的学生,我也是学生的同学,什么的level越来越低

所以我觉得他的pmf目前看还是蛮成功的,至少要马斯克这样重量级别的人进来。因为是这样的,它不是强关系吗?他进来第一波,这一波相关的人群就进来了,然后这一波人开始有可能带进来一些上面的贵宾

这个游戏我觉得特别有趣一点,就是向上仰望,如果没有向上仰望这个东西的话就难了

我觉得这里两层向上,一个是吃瓜群众仰望speaks,第二个是speaks,它其实拉进来的很多是他仰望的,他follow的贵宾是两层仰望,这样就保证什么呢?质量不会往下走,以及就是说对,但是让破冰怎么破,可能是一定要有大咖一上来,但是它有优点,我觉得在这里还是能感受到很大的差异。

如果是其他的方式下,即使初期进来大咖,最后因为大咖不参加,大咖不怎么参加了,质量就会不断的往下走,最后就没人玩了。

所以他这个游戏最大的不同在于我是在想如果他能活下来,这是我的猜想,就它的pmf方式一定是能够保证组对话的质量。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任何pmf都会失败,但怎么展开?Pmf我现在完全没有概念,就这意思。

07、跨越鸿沟

靳佳:

所以如果按照这种情况的话,你们觉得Clubhouse现在跨越鸿沟了吗?Super要不你先说。

Super黄:

现在我记得的数据应该是它破了千万的注册,我觉得它离真正进入主流市场还有还有一个时间,我还不能完全确定它能进入主流市场,还偏左侧。

靳佳:

南添你是怎么看以及你觉得跨越鸿沟的关键

南添:

我觉得永远也跨越不了鸿沟,因为大家知道的这个里面实际上还是有一个对话质量决定,如果质量不行的话,吃瓜群众很快就会散,很容易就散掉。

所以这个游戏的难点在于说,对话质量是一定不能降,一旦降对方就散掉。

或者如果说我们按余额宝来讲,这就是收益率,收益率一掉,大伙就不再余额宝了。

所以我觉得这个游戏它没有跨不跨这个说法。

靳佳:

如果跨不是它的关键,你认为关键是在哪呢?

南添:

不是是这样的吗?里面牛人不够多,吃瓜群众就不会长期呆在这。里面牛人够多,吃瓜群众就会在这。

所以这不是说从左侧到右侧让大家能不能接受的问题,而是他一上来右侧就接受,只要知道就行。难处不在于让别人安装这个软件,我觉得安装人家还是容易的。

最简单的例子,只要有一个你佩服的大咖在里面聊,你就有可能听的,难的是你一直用它,就要这么讲。

我们讲很多软件,你让别人安装装机是不难的,难的是日活月活,对吧?

留存或者说复购率这些个难,对不对?因为大家也知道的通讯软件,社交软件总的来讲,你让别人安装一下还是不是太难的,实在不行拉新对吧?掏钱总有办法的,关键是什么?人家愿不愿意在这吃瓜,这才是问题关键

Super黄:

对,沿着你这个来我又想了一下,确实他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问题很大的,因为它不像微信这样的,由于我和你们两个的,比如说我们就三个人,我和你们两个都能够联系上,能互动,所以我们就形成一个非常强的关系网。

但是如果像在Clubhouse是这种只是吃饭群众去围观大咖,他就非常单向,就大咖在我会上。大咖一走,完事我就不干了,所以它就需要有好多个大咖或者这么讲。

南添:

大咖因为是贵宾不一定常来。中咖,这里要有足够数量的中咖,因为中咖在,大咖就有可能来,因为是根据follow的关系对吧?中咖都没有就没有大咖。

所以这个事我坦率的讲,我有感觉它是为包括硅谷在内的中间阶层,或者平权运动做准备的,在这里面发生的阻力其实是中间层,不是大咖,但是大咖要提供信用背书,和很多时候带来爆款,但实际上真正的长期的主力是中间层,开发这个软件的那个人,他心目当中的和他一样的人,我们都知道产品开发者最喜欢就最容易把自己带进去,就是这样的人为自己设计的一款产品。

对,我觉得可能性,这是我猜测,我猜测是这样的

另外讲句话,这也是一个人的自我动机吗?你想不想像扎克伯格一样一呼百应?对。但是你现在没有办法一下子那么多吃瓜的人围着你,但当你有质量之后,有些大咖愿意在房间里面听一下之后提供了背书之后,他帮你把流量引过来了。而这个关系又不需要什么,又不需要大家长期的天天配合你玩,每次有那么几个就够了。

所以总的来讲就变成一个什么,就很容易帮助中间阶层的崛起。从话语权崛起的游戏,在这个里面中间阶层容易崛起,就这个意思,只要这里面有质量,你是中咖里面这些真的有才华的质量的人,对吧?因为大家进来吃瓜没问题,听不下去。一听哇!有趣好玩,讲的就跟别人不一样,我就要听吃瓜就巩固住了,对吧?

靳佳:

因为其实就是你一进去的话,你被点名本身也是相当于受到了特别关注,对吧?就给了你一个特权,点名请你上麦发言。

Super黄:

它是这样的,比如说他这个人的follower很多,假设有1万,他只要进入房间、上麦,这1万个人会收到Push。

对,这就是他会觉得他自己的存在感极强的一个运营商就出来了,对,你看我一上麦下面一堆观众进来了,他就很牛逼

南添:

回头想来通讯机制是很关键的。

因为如果没有通知机制,如果没有这个通知机制的话,因为刚才你上来就提到了,你观察到一个很明显的点,他通知特别频繁,对吧?他一个小时很有可能会跟你推几十条十几条都是有可能的,我们不管这条原则它最早怎么设计,我要讲一个我提个很有趣的问题,这样看的话吃瓜群众一定会被某个人洗脑成功。

当然要因为一天同时他要去写好多个,张三也可能洗你去试试,李四有可能洗你去试试,然后终于有一个你被洗到了。

Super黄:

这个现象和播客他的粘度非常高,是紧密相关的。你只要一直听一个人的声音,你信赖他,你基本不会离开他,这就导致了他说什么你大概率是会就被潜意识里面被改变了

靳佳:

声音和文字相比的话,因为他是带情绪的,他带天然就是带场景,带识别度的。

南添:

然后像这些东西跟播客产品比,里面有个很大的特点,因为它强社交关系来引流

你像包括举个例子,我比如开了喜马拉雅,我是听Super的节目,别的节目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好什么不好。我在我车上试过推荐,这个推荐是推荐不准的,然后那种分类也很粗对吧?你也没有可能性翻很多屏去找一个你觉得可能还不错的

问题还有一点是什么?音频节目我知道它内容行不行,我得听一会儿视频,我可以拉进度条,看到画面,这个画面有意思,我看了。

这里就有个啥问题,如果是做了一个正常的像苹果的播客这种系统的话,我每个都去听一会才知道咱行不行,我的试错成本太高了,但这里因为是强社交关系,不至于偏很远,就不至于偏开很远,口味不会差太远,

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讲的话,不是有个细思极恐的结论,这玩意很容易形成一个配对。

你找到你想要的听众和你的听众,找到一个他非常喜欢听的一个声音,或者说一个概念的人或者一个理念的人,对吧?就很容易匹配。

双方很容易找到,这样就是为中间阶层找到,而且还不是为大咖。对,其实他一开始第一款产品,刚才Super黄介绍的时候,就是说只要我们是互联网有共同的兴趣,然后我们又在附近,他就跟你推push。

所以其实这个是一以贯之的,他的这种思维

所以这样的话其实社交的配对是很容易成功的,第一个。

第二个我感觉它配对出来的并不是平等的关系,是有一个向上仰望,而且向上仰望是很明显的特点。从他发邀请码,从他说这个点的机制来看,很明显的是一个向上仰望机制。

08、网络效应

靳佳:

你觉得向上仰望这个算是一个网络效应吗?就是它的构成的这种。

南添:

我觉得它正中了网络效应的一个弱点:人们假如不愿意链接怎么办?

网络效应是说连接成功怎么样?这个问题之前有个问题是人家不愿意连接怎么样?我们坐在一起形成了网络,可是我这个点不愿意跟别的点去交流怎么办?

他这样去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是仰望的机制,因为是你感兴趣的话题,又是对你通过声音来催催眠了,你愿意连接你愿意行动,这样就解决个什么问题呢?

好比说我们到了一个西方式的party,大家在一个房间里面互相端饮料或者酒,看看不走动说起来,对吧?其实我们随便瞎想一下,比如说我们现在8个人在这个房间,按照这个应该是C87,就是排列组合对吧?我跟另外7个人聊一次,好知道我跟那个人能不能聊得起来,对吧?每个人尝试之后c87再除以2才是一共要测试多少次,对不对?理论上讲把8个人最后摸索到最后结论是这三个适合聊这个,这两个适合聊那个,最后那个人就应该跟谁都不聊,摸索出这个结果又碰到好多次,按照现在的方式,大家愿意碰撞,而且愿意很快碰撞。

所以说如果说从破冰,从大家深度交流的角度来讲,这很容易把吃瓜群众快速的分类,快速的对接,快速的匹配。

从配置的角度来讲,我们看过一些那种什么约会软件或者什么相亲交友的,他其实都还是按照一些传统定义什么身高,或者说你看不是说你划多少张照片,你喜不喜欢对吧?

其实这些方式下还是有很大的问题什么那个人如果他自己的主观上他说谎,或者主观上他不配合,所谓的匹配画像是匹配不准的,这里不会这里是基于强关系链来推进的,几乎不会错。

我觉得是这个里面特别一个很吸引的异常点,他强关系链实在比别的软件更强劲,对吧?就是一种变异型的网络效应。

这么讲我觉得是不是在你已经认识的人机网络的情况下,他把你人际网络当中经常进行深度交流的配对,比如说我们假设说我有100个手机联系人,这100个里面我作为软件方,我怎么知道你跟哪一个常交流呢?

很简单,你们互相一follow,这就是你认为最有质量的一个跟踪的对吧?然后这些个人被拎出来之后,把你们的交流放到公众的眼睛底下去放,那么公众就容易被吸引,因为人人都想要质量高的东西

难的是这样的,我从100个中咖里面,我怎么知道安排哪个当主讲人呢,大家最喜欢看的,如果我们用主观选择的方式,我是选不出来的,但现在是这样,你们自己告诉我的,不是我去学的。

这个最高质量对话就出来了,这就很棒。因为我们青训营自己遇到过的情况看,我觉得也是一样的。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怎么知道哪几个新学员的学员是可以当主讲的,是可以一起聊天的,大家都选听的,我们只能去测试。

但是如果说我们假设在这个关系里面,线下已经形成了,比如说我们随便说,比如说在北京这边是吧?大佳子和比如说搭档Super黄,我们两个人来讲的情况下,大家都愿意听。其实这是在线下大家已经摸索出来的解决方案,对不对?推进相对容易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个非常有趣的点,效率是很高的。

我想表达的意思不准确,我再说一下,就是说中咖不可能人人都发言,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是中咖,恰恰说明他不是大咖,如果是大咖发言,基本上大家都满意,但是大咖不太可能把时间精力真的给到这款软件。所以这个软件中流砥柱是高质量的中卡,但中咖中高质量的人,我到哪里去知道他行不行的,我不知道。

还有一个问题是很危险的,如果我让进来的吃瓜群众,听了10次才找到那个人,找到他喜欢的内容,他就不玩做软件了。我给他开头的几次摸索当中,就要找到他认为满意的咔,对吧?

所以要通过你们强关系自动浮现出这个能力来,这第一个就是你们人群当中讨论出来的结果,对吧?

第二次匹配上来讲,你看比如那三个入口,包括这些都是为了确保什么?就是说一定是跟质量相关的,对吧?要么是仰望,要么就是主题内容。

说白了就是两个主入口,要么仰望,要么主题内容。一进来你多半你就很匹配成功。

靳佳:

对,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的案例,我们当时研究 拼多多的案例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我和程前,永庆我们搞,你可以理解为我和程前永庆是中咖,然后我找了老拿了背书,他在那一边吃饭,一边听听我pre,然后听完了之后,其他的不是还有一些比较Junior的一些,比如说上海的那些同学,他们可能吃瓜群众,你还记得我们当时那个样子组织结构,等于说我们实际上是形成了一个这样子的组织

我们讨论一个东西,我请个人来背书,然后下面也有吃瓜群众,然后嘉宾贵宾可以说也可以不说都可以,对,他其实这个贵宾在那的时候他是比较放松的,因为他因为在语音的情况下,他并不是像视频,他必须端坐在那,然后可能要听你还要点评了或者什么的,南老师有一次就跟我说,他说我正在吃饭,你们讲讲完了,然后就他可以比较轻松,然后没有,因为音频他就接进来的话,他没有那么大的一个压力,心理压力,对。

南添:

是的,当然可能咱们聊的很多都未必是对的,但是我觉得有些事实是肯定是对的。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音频不像视频没法快速检索,所以你肯定不能够让吃瓜群众吃了好多次才是开心,那样的话他肯定玩不下去的游戏。因为他弄明白这个场子就要听上个几十秒钟,再短你5秒钟10秒钟总是要的,所以他根本就开不起来。

而且是不是刚才你在软件给我用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感受,不是跳场子没有那么容易的,你要退到外面,界面退出去,在翻包括什么的

我们平常像看b站视频,很多视频下面会说为你推荐,就在界面里你跳转,信息流是很容易的,这里的跳转是很费劲的,对吧?要往外退滑再去搞,他动作是比较多的。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去他的肯定有一个设计的思维,一个点就明确说他要如何让吃瓜的准确的找到自己喜欢的内容。

这里面两方面,一方面他的诉求摸清楚,第二方面中咖的能力和质量一定要有保证,这两个都匹配了才能搞定事情,对不对?

质量方面我觉得从强关系这个角度好像似乎还是挺有道理的,因为你人群当中你不可能随便的follow人吧对不对?你肯定是你挑质量高的,哪有人挑质量低的来搞这个事,不可能的。对吧?

这样的话其实而且往往我们是因为对某些厂子感兴趣进来的,比如说我知道你喜欢电动车,你喜欢马斯克,我说今天有个马斯克的厂子,我肯定是在我人群朋友里面,我可能发给的是最喜欢马斯克的这个人,我发给一个不喜欢的人我就是白费劲。

所以我想表达是这些筛选工作,思考的工作其实都是由谁呢?是由传播者来做了,而不是这个软件来去做这个事情,这点就很漂亮,我觉得在这个年代拉新不难,难的是如何准确的找到高质量的新人,是最难的,你拿100个看客,路过的流量容易,但进来一个就是一个牛人,我进来一个就是个好种子,这个很难。对吧?

这样的话它确保进来的中咖可能一直都还不错,然后只要把匹配做好,然后场子够多,你这个吃瓜群众不可能说没有一个厂子你感兴趣,不可能那么多有质量的中总有你感兴趣的内容,你不可能一个都不感兴趣,对不对?

靳佳:

对,但是这样听下来的话,这个产品可能以后就注定会比较小众。就是因为这样子他就很难

南添:

我的看法不见得一样,我有个奇怪的观点,这里面如果能够成功的出现几个造神或者崛起或者说什么的故事,比如几个中咖在这里成为马斯克这样的大咖了,这里就不一样了,人们会到这里来寻找归宿。

09、Clubhouse会颠覆社交模式么?

靳佳:

所以你会觉得Clubhouse会颠覆一个这种现在的这种社交模式

南添:

我感觉是这样的,就是表面上他看是社交工具,我看法不太一样,其实我个人的感受,首先它对于中咖来讲是个社交工具,但它最大的目的是为中咖找到佩服他的人。

好吧,我们换个词不说说太极端的词,佩服他的人,对吧?

请问如果这世界上正在崛起的优秀的中咖,因为你大家知道中咖也不可能年纪特别老了,对吧?好优秀的中咖总能得到别人支持的话,这个软件像个成功学软件,像是一个帮助软件,像是一个媒体

靳佳:

你会觉得这是一个社交媒体对吗?而不是一个社交工具。

南添:

媒体我觉得都低估这个词了,你在这可能得到的是资源影响力,支持,真正的信徒,真正的支持者,真正的铁杆粉丝,是这种人,他是已经超越了媒体这个概念了,对吧?他把人跟人的连接强化,或者这么讲,大家想找到的连接在这里找到了,人这一生也有很多人大多数时候也想去找一个想跟随的人,问题是你怎么知道跟随谁好了?

正如我们知道的对吧?莫里斯定律这样的就引申出来看,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想找一个榜样,或者找一个能跟随的人,但在这里你有好多款可以选,好多个内容你可以想,比如说我在健身方面我跟这个咖对吧?

我在那个地方我就喜欢,比如说这个姐姐,她现在没什么名气,但我就是喜欢她,我就是要支持她。

某种角度来讲,从情感的角度,我觉得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和想要的诉求的东西的话,什么你说soul mate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所以我才觉得它的定义很难形容,反正都这个产品我觉得还是很牛的,就是说因为它真的是一个很难定义的东西,对吧?而且有可能是一个很复杂的是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工具。

要我讲好多工具都是很简单的,比如微信严格上讲微信还是个简单的工具,并不复杂。

Super黄:

我跟脑海里面有一个感觉,我可以认为它是一个产品工具,如果他是一个一个网络的话,它会先把网络大概的几个通道放好,然后就往上面灌第一桶水,第一桶水可能就是硅谷那帮最顶级的人,然后灌进去之后,他会自然的按照管道的规则去流向,然后包括他有一些这种你可以认为是传播的机制,它自动的去吸引了一大堆中咖但吃瓜群众又进来,而慢慢的它就会往往下蔓延。

包括一些超级节点,把它变成了1000万的用户的规模,但它未来会演演化成什么样子,我现在是想象不到的。

我现在越越来越感觉,如果说把它设定成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产品工具,我可能会觉得比较形象,

南添:

不是最近上的ATLAS,就是做游戏的对吧?他号称是沙盒的沙盒,我为想做沙盒世界的人做了个沙盒,然后你们在里面打造个沙盒,对有点非常这个意思。

我感觉硅谷现在很流行玩这套,Clubhouse也是这个感觉,而且你从仰望的角度,我们不刚说中咖吗?其实不一定是中咖

举个例子,6楼的看7楼的就行。不一定7楼得是楼顶,对吧?只要有相对关系,是进来的人总能看到这么讲,任何一个吃瓜就能走进来的地方,听到的人都比自己高一级就可以了,只要高一级产生距离感等级感,向上看的感觉,大家就能留下来。

对,我想到了这点是Andrew chen,他打开使用了一会后,马上觉得太牛逼了

我为什么刚才有那种想法,他好像又简单,但是它里面的核心的规则似乎又特别有魔力

南添:

我感觉这东西非常有助于建立社会的秩序,秩序,每个人会找到自己比较舒服的套在脖子上的枷锁,终有一款适合于你。

你不管在哪里吃瓜,你不管你是哪个咖位的人,你哪怕再厉害点,你进来之后也能遇到一个比你咖位更高的人正在一帮人正在聊,你总能找到一些让你崇拜或者佩服的人。

在这个游戏里面,你再高的有再高的,再低的上面也有一层高的。

然后它的机制每个房间搭配机制都是高的讲,更高的旁听,底下一帮吃瓜子,永远是这样一个房间的结构,就是这样一个形状对吧?

任何一个房间都是形状,speakers是肯定高于吃瓜的,然后有人比speakers更高,也许说话也许不说话,对吧?它就形成了一个层层链条,你总能找到一个你满意的。

Super黄:

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想法,这一套地基打完之后他很难动了,他就定死了,他成与不成核心就是这个地基。你在外面修修补补只是补丁了。不重要了,那些都不重要了。定规则原规则就是已经定下来了,对它就是这个样子的,它成与不成就是它了。

南添:

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威力会很大。

因为我的感受就是觉得人类并不真的追求自由,人类都希望有一个套子,可以把自己套住当套住人。大家为什么那么难以去创新,来去革命,难以去迈出自己的步子,人人都想找一个自己习惯的路一直活下去就好。

所以这里很容易帮你找到。

另外这里帮助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潜力的中咖,这个事情很重要。

因为传统的社交媒具,比如说我们讲微博还有各种工具,大家有没有发现最后结果只要玩时间久,就剩一堆头部,腰部都没有的,大多数软件的马太效应太强烈了,你比如微博大v尽管有假的粉,但总的来讲,都是几百万关注,没问题。

中间那一波你说有没有,没有中间这一波

就是因为这个道理,人人都是往上仰吗?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链我能仰最高的,我还要干嘛养你3楼4楼的。但在这个游戏里面你没法仰望到最高的。因为每一场交流里就是比你高可能一两级的这样的,所以人人都得到了成就感,人人都可以感受到一些自己的影响力,这个也非常符合人性的诉求,就附加值的诉求,成长、自我实现、成就动机什么的。

靳佳:

为什么听下来感觉好像每个人在这找到能让他心安理得的一种生活方式。

南添:

或者我这样讲,找到他愿意跟随的人,或者他信奉的人或者佩服的人,你总能找到的。

Super黄:

有个现象,这个现象让我觉得Clubhouse非常值得关注,这现象是什么?刚才南老师也看到扎克伯格在上面,真的是扎克伯克,是因为我看到新闻扎克伯格进去体验了,扎克伯格这个人,他是非常担心他的帝国被一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儿,过几年就被颠覆掉了。

所以只要他持续关注这个产品,说明Facebook是真的关注的。因为它现在指数级爆发增长,我不相信扎克伯格不紧张,

南添:

你看这个就跟微博一样,也是个信息流,也是个社交工具。

最后在那个世界里面,其实就反映我们真实社会的样子。但是我们再来看看这个Clubhouse,按这个方法走,他一上来就很有序的,秩序感是很强的,层次感和等级感也很强的。

我坦率的讲一句,这种方式下的东西,很多人以为这样就不好吗?错,这个才是人类大众的时候人类愿意接受的生活状态。

靳佳:

然后我感觉我又想到了游戏的概率,他经过调试以后,让玩家以为是他想象中的概率。

南添:

这里的感觉是你找到了有趣的内容部,其实是系统帮助你逼近了什么呢?可以管理你的人,可以领导你的人,或者说你跟着走的人

尾声

靳佳:

好我们就是彩蛋环节。黄老师说一下,花30块钱大洋找回这个账号。

Super黄:

对,因为我是2月初1月2月初大概持续用了几天,累计使用时长估计就10来个小时。然后后来因为当时我判断特别是看到海峡两岸青年交流群,对我一下子意识到软件非常危险,因为它是实时语音是社交,你是很难监控里面内容的。所以当时我发了个朋友圈,我说下一个问题是 ch什么时候被墙?然后过几天就真的上不了了。

然后我就把它卸了,因为其实它整体大概那个产品形态我也都了解了,卸了之后,然后正好到今天,昨天大家想先对让大佳子他们也玩一玩,我就想我结果一发现我先用美区账号去下载之后发现完蛋,原来我的手机号收不到验证码了,因为他一定要手机号,如果你出之后一定要手机号+验证码一直没进去。

只能去找找有没有能提供这样的服务的。

靳佳:

后来就花了30大洋

Super黄:

对,有些人就是挣这个钱。

南添:

但是这个软件确实这个还是三线主义,你直观看的时候的感受会不太一样。

想到很多其他的东西。对,这个是坐那想想不明白的。

靳佳:

节目聊到现在就是接近尾声,我们回顾一下就是本期节目,我们今天主要是从互联网产品和商业投资的角度来拆解了一下当下比较火爆的克拉帕斯这块产品,我们分析了class的需求、产品力、商业模式,跨越鸿沟和网络效应,同时掌握了clubhouse对社交模式的一些影响和改变。

总之一个现象级新产品的出现背后一定会有它深刻的逻辑和原因。在面对新世界大门展开的时候,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够更勇敢一些,先去积极热烈的拥抱,而不是固步自封,

无论club house发展如何,我们相信只要人类社交的底层需求一直存在,随着环境和发展的变化,未来也一定会有更好的技术和范式来满足人类这个需求。

感谢南添做客我们的真呈会客厅,谢谢你给我带来的商业洞察。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万字长文:全新角度聊透Clubhouse”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16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