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字节跳动再投网文平台,流量棋盘的乱局者

字节跳动再投网文平台,流量棋盘的乱局者

7月16日,网文平台塔读文学迎来了新的投资人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字节跳动再投网文平台,流量棋盘的乱局者

而在此之前,字节跳动与中文在线签订了《框架合作协议》,合作主要将围绕音频作品授权使用,主播生态联合打造等。

多次投资网文公司的字节跳动,还曾入股磨铁旗下的秀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入股北京鼎甜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时也是持股10%。

除了投资,字节跳动也有自己的网文平台番茄小说,番茄小说更是众多网文平台中给予新作者资金扶持最多的平台之一。

字节跳动的文娱布局是在流量飞速增长的同时衍生出来的,没有经过深度耕耘,而是配合着资本短时间内就蔓延到了短剧、网文、音频等领域。

同时,因着字节跳动的入局,也让腾讯、阿里仿佛陷入了流量焦虑中,开始迅速搭建内容护城河,防止流量的外化。

流量大军下的网文世界显得更加粗糙与同质化,这一点放到整个内容生产江湖也不例外。

01、网文江湖没有盟主

前段时间,阅文合同的事件在业内闹得沸沸扬扬,但是这一切在读者圈里,可能连半片浪花都没有掀起。

这份合同一没有伤到top作者的利益,二没有伤到读者的利益,没有有影响力的人为之发声,因此新合同一出,伴随着少数自媒体继续的质疑声,阅文的风波也就渐平了。

AI蓝媒汇曾发了一篇《阅文不是网文的全部……》,文中很有意思地将晋江比喻为六大门派都围攻不下地光明顶。比起阅文不断处在风波中,晋江确实更像是闷声发大财的人。

只是无论是资本味明显的阅文还是闷声发大财的晋江,在网文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谁真正赢过,因为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个舞台来来去去的故事和小说,和十年前并没有多大变化。

20年网文江湖沉浮,如果不是吴文辉带着团队离开阅文,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网文已经兴起发展了这么多年,老一代的人都已经逐渐远去,除了新的网文形式还有新一代的人以及他们带来的理念。

新的理念纠结在免费与付费之间,开创付费天下的人,自然不愿意放弃这样的盈利模式,而流量资本的疯狂卷入,又迫使圈地自萌的网文大开方便之门。

最后痛的只有挣扎在金字塔底层的扑街网文作者。

看过太多解析网文资本的文章,分析总是爱上升到文娱和IP等层面,事实上如果将所谓的高视野放下来,网文仅仅只是网文而已,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定律依然适用。

一旦开始为资本逐利所绑架,失去了文化氛围,那即便阅文吞下再多的门派,也挡不住打着情怀与文学旗号的小站异军突起。

02、流量世界没有作者

套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一句话:当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

当流量来到网文,每一个字都透露着讨好。

写过一段时间网文的人,都很清楚,现在的市场,读者主要是喜欢什么题材、什么内容以及什么人设,久而久之下来,人们对于网文的解读也开始刻板印象起来:男看种马,女看霸道总裁。

套路化的内容运作,也使得抄袭变得更为容易。难打的版权官司当中一定也包含着网文抄袭这一项,《锦绣未央》抄袭案如果不是找到编剧界前辈汪海林,可能永远也等不来一个说法。

撇开道德层面不说,内容生产这玩意,一旦有了套路,那基本就应了罗兰·巴特那个备受争议的说法“作者已死”。

尤其是对于内容呈现形式单一且抽象的网文来说,流量的入侵,使得原本单一的东西更容易被搅乱,没有经过沉淀的内容,始终很难称之为好内容,这也是起点APP的毫无社区文化的原因,尽管它的页面或许比晋江的好看。

起点鼓励读者对新文进行投资,不能说不对,只是怎么都让人觉得带着太多资本的“恶臭”。

的确,只靠爱发电的网文走不长远,但是在只有钱的网文世界里,网文早已不是网文了。

字节跳动的账号是抖音、西瓜视频、番茄小说等平台都打通,意味着内容生产完全可以流水线,写东西、改变、发布,同一个名字下,你可以进行多种内容创作,听起来是很方便,但是流量导向的算法机制下,再难靠内容突破,你能做的,只有看看别人发什么……

阅文的作者后台也会天天推送教“新人”如何写作,如何写爆款文,爆款开头的资讯,仿佛照此操作,人人皆可成为大神一般。

对于资本操纵下的网文世界,作者们多数时候只在思考流量问题,而流量世界下,作者只是码字机。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字节跳动再投网文平台,流量棋盘的乱局者”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6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