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TikTok退无可退,张一鸣的全球化还有多少筹码?

TikTok退无可退,张一鸣的全球化还有多少筹码?

张一鸣最好的一张牌被抽走了。

行业动态,Tech星球,热点,海外

张一鸣没有放弃Tik Tok,但微软或许将成最大赢家。

8月2日晚间,微软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对话后,将准备继续推动购买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

此前,特朗普明确反对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美国业务,也正是因为特朗普的坚决反对,张一鸣最后只能放弃TikTok任何股权,以此保证TikTok美国业务还能正常运行。

当下,虽然微软明确表示将参与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多国的业务,但这一交易是否能最终达成,还是未知数。

字节跳动的全球化布局除了TikTok,还有新闻产品TopBuzz(现已关闭)、短视频产品TopBuzz Video、音乐流媒体服务Resso等产品。

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同时,这些产品还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位居应用商店榜单前列,俨然是国内全球化战略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

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TikTok全球累计下载量突破10亿,2020年4月底,这一数据突破20亿,其中美国下载量达到1.65亿,这相当于美国总人口的一半。

随着TikTok的爆红,其营收也水涨船高。SensorTower统计数据显示,TikTok去年全球营收达到1.769亿美元(约合12.4亿人民币),为2018年全年营收的5倍。

2020年6月份, 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吸金超过9070万美元,为去年同期 8.3倍,高于YouTube、Netflix,以及Facebook。

不过,作为张一鸣2020年亲自督战的两大战略之一的全球化,字节跳动除了TikTok,其他全球化产品并没有太出色的表现,如今TikTok又接连面临失去印度、美国两大国际化重要市场,其发展想象空间和估值也将受到影响。

据经济学人报道,目前字节跳动估值为1400亿美元,按照目前部分投资者对TikTok给出的500亿美元估值计算,如果损失TikTok这块风靡全球的重要业务,字节跳动估值也将下降三分之一。

为了扭转局势,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印度,字节跳动都斥巨资聘请了游说团队。一位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聘请了美国最强的政治游说团队,那个团队战绩很强,但是好像用处不大。

当下,不管TikTok接下来有何发展,张一鸣今年年初寄予厚望的全球化布局已然受到阻拦,接下来字节的全球扩展版图,或许也没有那么顺利。

TikTok命悬一线

TikTok一波三折的命运,即将尘埃落定。

8月2日晚,微软在其官网,明确表示将继续推动购买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交易中,微软不仅将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还将计划收购TikTok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业务,若收购顺利完成,微软将拥有这四个国家TikTok的所有权和运营权。

同时,微软承诺收购TikTok美国业务前,会进行彻底的安全检查,并会为美国(包括美国财政部)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就此收购事项,微软将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洽谈,最晚在2020年9月15日之前完成讨论。在此期间,微软将继续和美国政府、特朗普保持对话。

从微软发布的声明可以看出,张一鸣已经放弃持有TikTok任何股权,以此保全TikTok在海外市场正常运行。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曾试图在TikTok美国业务中持有少数股权,但遭到了白宫的拒绝。

8月3日午间,张一鸣发布全员信表示,近一年来,一直在积极配合CFIUS(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对TikTok 2017年底收购musical.ly的项目进行调查,尽管TikTok愿意采取更多技术方案来消除顾虑,但CFIUS还是认定字节跳动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

“我们不认同这个决定,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坚持确保用户数据安全、平台中立性和透明度。”张一鸣在公开信中表示。

然而,张一鸣不认同CFIUS的决定也无济于事,“考虑到当前的大环境,我们必须面对CFIUS的决定和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同时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

在公开信中,张一鸣明确表示,正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张一鸣不得不妥协。此前特朗普曾告诉外媒:“我们正在考虑TikTok的多项选择,很可能直接封杀这一应用。”

面对特朗普如此坚决的封杀,字节跳动最终同意出售TikTok,并且将完全剥离TikTok美国业务。

不过,即使字节跳动全然放弃TikTok任何股权,特朗普似乎也没想放过TikTok。8月2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因特朗普明确反对美国公司收购TikTok在美业务,微软和字节跳动一度暂停了收购谈判。

当下,微软重启收购TikTok多国业务的谈判,也是微软CEO纳德拉多次与特朗普对话的结果,而在9月15日之前这场交易也将迎来定局。

TikTok除了在美国遭遇封禁,在其他国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8月2日,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澳情报机构已经对TikTok进行严密审查,联邦政府正在对该应用程序进行两项补充性调查,澳内政部也正在研究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这款应用可能带来的“隐私或数据安全风险”。

与此同时,今年6月,TikTok也遭到欧盟审查,字节跳动不得不在其要求下签署了《反虚假信息行为准则》;7月中旬,彭博社报道,TikTok在韩国未经家长同意收集14岁以下儿童数据、并将其转移至海外被处以罚款1.86亿韩元;7月下旬,日本议员联盟也以安全为由,提议限制禁用包括TikTok在内等一些中国App。

今年初,在字节跳动8周年之际,张一鸣发布表示,自己将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更专注于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接下来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

如今,TikTok接连面临失去印度、美国两大重要海外市场,在其他国家也遭遇严格审查,今后的国际化之路可谓坎坷。

不过,字节跳动的海外产品除了TikTok,还有TopBuzz(今日头条海外版,现已关闭)、Hypstar(火山小视频海外版)、TopBuzz Video(西瓜视频海外版)和Lark(飞书海外版)等。

这些产品撑起了张一鸣的国际化野望,也是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扩张的关键。

张一鸣的全球化受挫

张一鸣曾在2018年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事实上,在张一鸣定下这一“小目标”之前,就已经在四处征战。

2015年8月,海外版今日头条“TopBuzz”在美国、巴西和印度等多地上线。短暂的辉煌过后,其下载量开始迅速下跌。2019年上半年,TopBuzz在苹果和谷歌商店的合计下载量仅为120万人次,而2018年这个数据是700万人次。

迫不得已,2019年,TopBuzz年开始收缩运营,从过去包括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在内的多种语音,减少到目前的英文和日文,甚至一度传出洽谈出售Topbuzz的消息。最终,在寻求出售无果之后,Topbuzz于2020年6月宣布关闭。

针对“字节跳动将关闭海外新闻应用TopBuzz”的报道,字节跳动方面当时回应称,这是业务的正常调整。

2016年9月,字节跳动开始短视频领域的海外扩张。具体策略为,用TikTok在全球最大范围内获取用户,而TopBuzz Video,Helo等其他短视频产品,负责在一些特殊的区域市场,满足当地个性化的需求。

可惜的是,TikTok在印度被下架,在美国业务或将被出售,而日本、新西兰等国家也开始考虑是否对TikTok进行制裁。同时,针对印度市场推出了本地方言版短视频应用Helo已在6月30日和TikTok一同被封禁。

更重要的是,在2B领域,字节跳动似乎错过了最佳机会。目前,钉钉和企业微信依托阿里和腾讯的平台以及先发优势,已经占领了很大一部分市场。而字节旗下的“飞书”海外版Lark的产品功能还并不丰富,在国际市场也并未能乘风破浪。

目前来看,字节跳动在新闻资讯、短视频、企业办公软件这三个领域,海外征战均不顺利。

今年3月,字节跳动在印度和印尼正式上线一款音乐流媒体服务Resso。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目前大约有100万用户安装了Resso,其中60万在印度,其余40万用户则在印尼。不过,继6月30日封禁了59款App后,印度政府还准备了一份多达275个中国应用的拟封禁清单,而Resso是否在其列,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发展还算不错的可能就是游戏了。2019年,字节跳动将已在国内试验成功的休闲游戏《我功夫特牛》在日本、韩国等地发行。在日本,《我功夫特牛》曾拿下iOS游戏免费榜TOP1。据七麦数据,截止到2020年3月9日,这款游戏累计iOS预估下载量超过1700万次。

行业动态,Tech星球,热点,海外

(截止到2020年3月9日该游戏iOS累计下载量)

 

除去将自己的产品输出海外,字节跳动也正在通过投资大规模进军海外市场。

尤其以2017年为分水岭。这一年,今日头条在国内流量见顶,字节跳动推出了抖音,与此同时,字节开始了全球化大规模投资的布局,其投资/并购项目大多为买量铺路,比如印度新闻聚合平台Dailyhunt,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Flipagram,主打东南亚市场的移动短视频App Vshow 我秀时代,受欧美年轻人喜爱的短视频应用Musical.ly等。

根据TMTBase数据及公开资料显示,截至5月20日,7年内对外投资/并购近92个项目,平均每年约发生投资/并购12笔。但这样的战绩显然无法满足张一鸣三年实现全球化的野心,张一鸣甚至在2020年初宣布,将主要精力放在全球化上。

这位年仅37岁的CEO或许当初并没有料到,所谓全球化考量的不仅仅是公司的商业化能力,还包括复杂的地缘政治以及剧烈变动的全球格局。

估值下跌,还有多少筹码

对于张一鸣来说,这或许是他37年来经历的最大的挑战。

现行公司法的隐含前提是股东价值最大化,出售TikTok在美业务,是保留股东权益的最佳选择,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但有些公众无法接受“放弃”TikTok。迫于舆论压力,就在昨晚,张一鸣将自己的微博设置成了半年可见,过去半年,他根本没有更新微博。很多人忽略了,张一鸣为挽救TikTok在美业务所做出的的努力。

但出售TikTok带来的影响不止这些。

据《经济学人》报道,2020年7月,字节跳动在二级市场的估值为1400亿美元,比春季一轮融资后增长了近5成。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抖音/TikTok暴增的下载量。

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已达1.65亿次,占其总下载量的8.2%。目前,TikTok全球累计下载量已突破20亿次。抖音和TikTok仅仅用了5个月,便将其下载量从15亿次增涨到20亿次,毫无疑问,TitTok是中国首个在全球范围大火的互联网产品。

据TikTok官网显示,其下载量已经超过了10亿。

印度和美国是TikTok除去中国外最大的两个市场,前者用户约2亿,后者约1亿。从收入上来看,截至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TikTok印度公司的收入已经达到了2.3至2.5亿卢比(约合2100万-2300万元)。2019年,TikTok在美国收入3600万美元。

据悉,TikTok印度要在2020年的第三季度突破10亿卢比的收入大关。而TikTok在美国今年营收预计10亿美元左右。

相比于字节今年近2000亿元的营收目标,TikTok营收的损失或许不足5%。但是对于估值来讲,却不容小觑。

据路透7月29日消息,字节跳动的部分投资者对TikTok的收购报价估价为500亿美元,该出价为TikTok 2020年预计收入的50倍。这与字节海外投资人,对TikTok全部海外业务1000亿美元的期望估值相距甚远。但事实上,由于监管环境急转直下,字节跳动已经失去了定价主导权。

“即便失去了全球所有业务,字节跳动的估值也不会腰斩。”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投资人告诉Tech星球,“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火山,以及没什么谱儿的教育至少值1000亿美金”。

按照部分投资者给出的TikTok500亿的报价估值计算,即便损失了TikTok业务,字节跳动的估值最多也就下降三分之一。

但长远来看,危机不止于此。

据《经济学人》报道,字节的美国风险投资者相信,TikTok全球化业务再加上中国本土业务的增长,这家公司未来的估值或将达到5000亿美元。

一个大投资方估计,如果失去TikTok美国市场,字节的潜在估值将从5000亿美元降至3000亿美元,而失去TikTok全球化业务则更危险。当然,这或许有些危言耸听,但也从侧面切实反应了字节长期潜在损失。

“短期内来看,字节跳动国际化的大故事需要重新审视,最好的方式就是以现在为切割,现有业务做个评估,先上了再说。”一位文娱行业投资人认为,字节尽早上市是明智选择。

字节跳动不会放弃全球化业务。

据悉,早前TikTok内部针对各个国家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对各个国家业务的战略地位有明确分过级,其中S级包括美、日、英国,A级是印度、韩国、欧洲、西欧(德国、法国),B级为中东、东欧、南美。其次是北非、东南亚(后巴西市场从B级升至A级)。

眼下,S级市场只剩英国(日本也传言拟封禁TikTok)。分析人士认为,TikTok的下一个主战场可能是欧洲。

今年3月,字节跳动计划为包括TikTok在内的所有非中国业务,在伦敦建立一个全球总部,后台设在爱尔兰。在运营上,公司将分为“字节跳动中国”和“字节跳动全球”。

另一个明显的信号是,TikTok为欧洲视频创作者设立了5400万英镑奖励基金。根据其官方招聘网站,TikTok面向全球开放824个招聘岗位,其中有117个在伦敦,比任何其他城市都多。

8月3日,据英国太阳报报道,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允许字节跳动将全球总部从中国迁往伦敦。英国大臣们已经选择支持字节跳动的这笔投资,并计划在几天内公布更多细节。

这一消息的披露,似乎证实了上述分析的真实性。

据悉,今年5月,TikTok已经在欧洲疯狂招聘。去年3月,Ross Baron从Facebook招聘总监的职位上离开,成为TikTok西欧招聘负责人。去年12月,谷歌资深人士Theo Bertram离开搜索巨头,加入TikTok担任欧洲市场的政府关系和公共政策总监。

但欧洲市场,真的可以成为张一鸣全撬动球化战略的另一个支点吗?

欧洲出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号称是“史上最严的个人数据保护条例”,Google和Facebook都收到过天价罚款单。

仅仅从这一点来看,张一鸣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END-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TikTok退无可退,张一鸣的全球化还有多少筹码?”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7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