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上线“团好货”进军电商,美团与阿里的终极之战要打响了?

上线“团好货”进军电商,美团与阿里的终极之战要打响了?

一方面,美团在扩展边界,试图摆脱阿里的打压;另一方面,“团好货”作为美团打开电商购物通道,以此为电商版图的基础。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美团与阿里的恩怨由来已久。前几天因为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导致下载量被反超的闹剧才刚刚收场。这两天,美团又再次向阿里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

日前,美团已经上线电商业务“团好货”,在美团App首页左滑至第三页可以看到“团好货”的入口。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联想到电商板块一直是阿里的主场,美团此举颇有抢占阿里电商生意的意味,可谓“火药味”十足。

一方面,作为本地生活领域的巨无霸,美团始终在扩展边界,试图摆脱阿里的打压;另一方面,“团好货”作为美团打开电商购物通道,以此为电商版图的前期轮廓奠定数据基础的举措。美团的野心究竟在哪儿?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

“团好货”狙击下沉市场,进攻阿里、京东核心腹地

“团好货,优质产区,好吃不贵的水果,还有新奇特百货,全场一件包邮。”单从团好货的简介里就能看到美团的意图。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目前提供的商品品类包括水果、百货、零售、粮油和生鲜。产品价格区间普遍较低,热卖区的商品价格大多在10元左右。对于价格区间的设定,让大家看到了美团的意图,主打下沉市场或许是“团好货”这个电商业务要进攻一个主要方向。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团好货的商品页面展示与拼多多很相似,而“团好货”名字也容易令人联想起拼多多的前身之一——生鲜社交团购电商“拼好货”。不过现在团好货还没有“拼团”的功能,用户下单后就直接跳转到支付环节。

站在行业的角度来看,美团闪购团队将“团好货”纳入麾下的时候,或许就已经考虑到这个业务的特殊性,因而对于“拼团”的功能上线也有待商议。

在服务上,团好货的水果生鲜品类都标明坏果必赔,百货小商品则提供七天无理由退换货服务,与主流电商平台一致。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其实,早在2018年美团就曾上线“好货拼团”板块试水社交电商。此举当时被解读为对阿里合并口碑和饿了么,宣布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反击与应对之策。如今“团好货”再次上线,不仅是探索,更是一次主动进攻。

的确,美团一直以来都在尝试各类新业务,在实物电商方面的进攻也是为了防守,毕竟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也一直在进攻美团。“团好货”这个电商业务在美团内部扮演的是一个“探索者”角色,前方路途到底如何,就交给“团好货”去完成数据侦查。

而比起淘宝、拼多多等成熟电商平台来说,团好货现在还是一个早期的产品,比如用户与商家沟通的页面还不是很好用,商品SKU数量也很有限,但释放出的信号却很明显。

在此之前,美团平台虽然也提供生鲜百货等商品,但都属于同城/本地零售的范围,商品履约配送均由美团的配送体系完成。“团好货”的上线意味着美团开始尝试涉足传统电商业务,试图进入到阿里、京东和拼多多的核心地盘。

后续还会有什么动作,令人期待。

不断做“加法”的美团,一个超级APP生态正在成型

众所周知,本地生活服务一直是美团的主战场,但由于本地生活服务涵盖的内容实在太多,美团始终在做加法,企图以本地生活为核心,囊括更广泛的业务范畴。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试图通过吃喝玩乐的消费场景打造自身商业生态,一站式满足用户线下吃喝玩乐的需求,布局餐饮、酒店、出行、娱乐等,再往深处就是供应链、云计算等,再通过壁垒从服务转向自营、投资、并购等,所有美团的产品将整合进一个App中。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此次,继共享单车、社区生鲜、共享充电宝之后,王兴又将美团的业务范围扩展到了“实物电商”这一领域。“团好货”的上线,不过是其超级APP生态布局中的一环。

如果说这些举措推动美团完成从餐饮工具向“Food+platform”的转型,那么此前美团运力网络的开放、小程序平台的搭建以及这次“团好货”的上线,都使得美团这一大体量的平台型App,得到了全方位的功能和内容补充、变得更加开放。

行业动态,首席营销官,美团,阿里巴巴

自从去年下半年美团实现首次盈利后,王兴继续选择了持续扩张美团的“边界”,如今美团有4.2亿用户、590万商户,这个“超级App”里装的本地生活服务种类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

正如前文所说,美团的整体战略就是“Food+Platform”,构建以吃为核心的全场景生态闭环,要将美团打造成为最大的一站式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然而,当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当流量见顶,始终以“扩张”为方法论的美团,不断扩大“边界”向实物电商领域继续扩张,寻找新的流量增长点自然无可厚非。试图通过更加多元的业务和美团“超级App”中更加丰富的应用场景,来构筑自己宽广的护城河。

美团与阿里的“合流”,一场大战再所难免

对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美团副总裁王慧文曾表示:“一是供给,履约都在线上的服务,比如视频;二是供给,履约在线下。而且有两种,一种是实物电商,比如淘宝,另一种是生活服务类电商,比如美团。”

这个总结,表面上是将美团与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天猫划清了界限。可实际上,在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的情况下,从C端向B端转型,早已成为众多互联网企业的共识。

同样是履约在线下的“电商”平台,阿里巴巴与美团之间的互相渗透竞争其实早已经开始了。实物电商和本地生活服务的两个赛道不再泾渭分明。

美团创始人王兴说:“科技企业不要想颠覆线下传统企业,要融合发展,助力传统商家,帮他们数字化。”

而张勇也曾说到:“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目标也绝不仅仅是做大餐饮市场,它将承担更大的使命——重新定义城市生活,让生活更美好、更便利。”

可以看到二者的战略布局有诸多相似之处。

阿里和美团的“本地生活”之争早已经从C端延伸到B端,都在力争通过平台的数字化改造能力,成为本地生活众多传统行业的数字基础设施提供者。

现实正是如此,随着本地生活服务赛道的不断扩宽,2018年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二者终于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展开了短兵相接的“巷战”。

此外,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流量的最大入口是支付宝,在移动支付普及之后,支付宝渗透到线下商超零售、餐饮支付、娱乐票务等许多领域;2020年做了本地生活服务升级之后,野心愈发明显。而美团也早就开始尝试利用合作商家的优势,瓜分这份大蛋糕。

虽然一直以来为了避免与阿里正面冲突,在这个巨头酣睡的侧畔偷偷成长崛起,美团费尽了思量,有着清晰的差异化路线。但如今当二者的业务重合度越来越高,并最终指向同一个战场的时候,一场大战或许再所难免。

结 语

今年3月,支付宝表示要从金融支付平台打造升级为全球最大的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同时,要在3年内联合5万家服务商,帮助4000万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这显然是一次对美团的官方正式宣战。

如今,当美团搁浅了两年的“好货拼团”再次以“团好货”的姿态长驱直入阿里电商的核心腹地。可以说,二者的交战越发浓烈。

只是当以往靠电商打天下的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圈里有了一番成就,美团的此番反击能有多大成效还不得而知。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是阿里大生态系统与美团的无边界“Food+Platform”战略,两种商业模式的一次交锋。

而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我们乐于看见这样的竞争,毕竟无论最终的赢家是谁,获益的总是消费者。

参考资料:

1、Bianews:“本地生活”大战背后 阿里和美团看中的是什么?

2、界面新闻:美团上线“团好货”,要抢阿里、拼多多的电商生意?

-END-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上线“团好货”进军电商,美团与阿里的终极之战要打响了?”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7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