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唯品会快撑不住了?

唯品会快撑不住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三大电商平台还在激烈竞争,唯品会先扛不住了。这家以服装品类的尾货、特卖模式迅速崛起的电商网站,从2008年成立至今,一度被外界称作“电商第三极”。但这家被京东和腾讯共同加持的电商平台,似乎快撑不住了。

唯品会快撑不住了?

掉队的唯品会,一夜损失200亿

8月19日晚间,唯品会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

财报数据显示,唯品会第二季度净营收达24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0%,高于市场预期的237.84亿元;GMV突破384亿人民币,季度活跃用户同比增长17%,增至3880万人,还一并实现了连续31个季度盈利,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5.36亿元,同比大增88.9%,高于市场预期的11.54亿元。

与财报亮眼的业绩形成对比的是,唯品会在财报发布后股价反而开启了暴跌模式,连续两天股价跌幅达到25%,市值蒸发超30亿美元,合人民币200多亿元,目前总市值130亿美元。

与财报一起发布的,还有唯品会CFO杨东皓因个人原因离职的消息。唯品会方面表示,这一决定将于今年11月正式生效。

杨东皓2011年加入唯品会担任唯品会CFO一职,任职时间长达9年,任期内经历了唯品会上市、与京东腾讯联盟、收购杉杉集团等重大动作。

疫情影响下,国内外服装产业库存高企,品牌们去库存需求迫切,加速线上化,以特卖作为主打模式的唯品会,本该受益不浅。

唯品会董事长兼CEO沈亚在电话会议中也承认,很多厂商找到唯品会,希望帮助清库存,由于行业库存加大,供应商愿意给出更好货品、更低折扣,预计因疫情而导致的高库存会持续到明年年底。

为加速消化库存,唯品会加大日常折扣的深度,与品牌联合推出“六折上新”、“经典款三折”等日常优惠活动;上线 “616”、“818”等大型活动,加速商品的周转速度,安踏、百丽、安德玛、斐乐、太平鸟等服饰穿戴类大牌,竞相捧场,打出“3折封顶”的促销力度。

唯品会负责人在7月也公开表示,过去三个月,各大体育品牌纷纷在其平台加大备货量,其中,耐克在唯品会渠道的销量同比翻番,FILA、彪马、李宁等品牌比去年同期增长近150%。

一边流失用户,一边烧钱砸综艺

尽管第二季度唯品会业绩高于市场预期,但资本市场的信心也不再了。

唯品会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用户规模维持在2600万-3800万区间波动,并没有明显的改善。很难想象,这个入驻了微信九宫格的电商平台,只能达到如此体量。

为增强获客能力,今年4月开始唯品会加大市场投入。通过精准营销、冠名综艺、植入电视等方式,亮相在《三十而已》《乘风破浪的姐姐》等热门综艺电视节目上,以一句“都是好牌子,天天有三折”的广告语狂刷存在感。

据悉,唯品会在线GMV的50%集中在“快抢”、“疯抢”频道,在疫情作用下,这本是大显身手的机会。但数据显示,唯品会近年来年度活跃用户数年复合增长率仅为13%,颇显乏力。唯品会第二季度活跃用户增长800万左右,也仅仅是恢复到2019年第四季度规模。

即使是市场投入,品牌式微的唯品会在获客成本上也高于其他电商巨头。据财报显示,去年唯品会营销开支为33亿,获得成本约为158元。而业内披露的数据,阿里、京东和拼多多的获客成本分别约为60元、60元、20元左右。

可以对比的,抓住经济恢复和618年中大促,各大电商平台二季度普遍表现呈现出良好的增长态势。

京东第二季营收2011亿元,去年同期1503亿元,同比增长33.8%,创下近10个季度新高;苏宁易购线上商品交易规模预计大增27.11%,也是一年半来的季度新高;阿里2020年Q2实现营收1537.51亿元,同比增长34%,移动端月活达到8.74亿。

相较之下,唯品会与头部两大电商平台已不在一个层级上——唯品会明显掉队了,甚至可以说,连第二梯队都保不住了。管理层预估,2020年第三季度是服装类商品的淡季,总净营收同比增长预计为5%-10%,也将低于市场预期。

即使是特卖这一核心卖点,唯品会也快要守不住了。自宣布回归“特卖”以来的8个季度时间里,唯品会的用户增速也没有明显改善。

截止2020年6月,唯品会活跃用户总数达到3880万,总订单为1.7亿单,在2019年第四季度,其活跃用户数已达3860万人,订单量为1.75亿。无论从用户数或订单量,半年间几乎停滞。

唯品会原地踏步不前,但电商领域的竞争却从来没有停歇。

除了拼多多在近两年开始发力,成为拥有6亿用户的超级电商平台,快手、抖音等也凭借短视频入局电商领域。各大互联网平台纷纷入局直播带货,也极大地分散了消费者的注意力。

反观唯品会,当平台失去了吸引力,获取新用户越来越来难,未来还能凭什么维持增长?

资本市场的尴尬与垂直电商的困境

某种程度上,唯品会是一家非常有争议的电商公司。一方面,在资本市场上,它长期不被看好,股价如同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成为名副其实的「妖股」。

截至2020年3月,沈亚持股12.7%、腾讯持股9.6%、京东持股7.5%,联合创始人洪晓波持股6.8%,高瓴资本持股6.7%。

除了腾讯的不离不弃外,高瓴资本正在逐步退出。近日,高瓴资本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的美股持仓情况。报告显示,高瓴资本减持了合计156.77万股的唯品会股份。

高瓴资本的退出正是源于对唯品会未来的担忧。在2018年富达基金甚至已经清盘唯品会,转而重仓拼多多。

过去十二年,国内垂直电子商务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兴奋、失控,与回归现实之后的冷静。

作为起步最早的垂直电商,唯品会的经历是中国垂直电商发展的缩影。

垂直电商兴起初期,由于门槛相对较低,加之综合型电商发展尚未成熟,在美妆等细分领域还未完成布局,投资人对电商领域行业细分存在机遇的预判。

2010年至2015年,垂直电商遇到了发展的黄金时期。

除了以美妆为主打的聚美优品,特卖垂直的唯品会、服装垂直的麦考林、鞋类垂直的乐淘、酒类垂直的酒仙网、网酒网、1919、包袋垂直的麦包包等,都在这段时期有过一段辉煌。

极盛时期,麦考林、当当网、聚美优品、唯品会等均赴美上市。然而,随着综合电商的飞速发展以及消费者对于一站式购物的需求,本来就难以把口碑转化为流量的垂直电商受到极大冲击。

两三年内,曾经的巨头纷纷凋零。2016年,当当网和麦考林先后私有化退市;

曾为女性化妆品消费领军者的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天天网,因未能按照规定时间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被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出具警示函,将终止其股票挂牌,由此深陷生死迷局;

乐峰网倒闭,1号店卖身京东,考拉投靠阿里,聚美优品转型综合电商;唯品会和酒仙网则积极求助综合电商平台,与天猫、京东等平台合作分销,分销平台为其带来的收益已占全年销售额的1/4以上。

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彼时与唯品会一起做网络特卖模式的公司,至少有几十家,可惜因为资金断裂、战略失误、竞争压力太大等各种各样的原因默默地倒闭了。

有趣的是,外界常把唯品会和另一家垂直电商平台——聚美优品拿来对比,两家公司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创立于2010年的聚美优品可以称得上是一家老牌垂直电商。但面对红利不断压缩的电商市场和来势汹汹的拼多多等后起之秀,聚美优品逐渐没落。

如今,聚美优品的陈欧不知去哪儿,沈亚和他的唯品会还在垂直电商领域负重前行。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唯品会快撑不住了?”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7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