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海底捞的护城河与新布局

海底捞的护城河与新布局

海底捞不只有火锅。已近而立之年的海底捞,正在以多元化策略,来开辟第二增长曲线。

海底捞的护城河与新布局

昨日晚间,海底捞公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海底捞实现收入97.61亿元,较去年同期116.9亿元下降了16.5%,净亏损9.65亿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9.6亿元。翻台率虽恢复至3.3次/天,但比起去年同期的4.8次/天还有差距。

海底捞有此不甚理想的业绩并不令人意外,在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下,餐饮业本就首当其冲。自1月底到3月中旬,长期停业不仅使得门店客流大量流失,还给海底捞造成了严峻的资金压力。以至于2月份,海底捞从中信银行和百信银行处借了21亿元的信贷资金。

堂食受阻,外卖便成了挽回损失的重要途径。上半年里,海底捞外卖业务收入超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1.6%增至4.2%。这也直接带动了海底捞的客单价增长,人均消费由去年同期的104.4元增长至112.8元。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在业绩亏损、资金短缺的关口,海底捞也没有停止门店扩张的步伐,今年上半年还新开173家门店,截至6月底,全球门店数量达到935家。

不难理解,这是海底捞经营模式的护城河之一,规模优势的体现,靠的是控制成本来获得利润。

那么,海底捞的护城河都有哪些呢?

01、护城河

总的来说,除了规模优势,海底捞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有两个,品牌和供应链。

国人对火锅的热爱自不待言,可在众多火锅品牌里,海底捞为什么能杀出重围,还成了国内餐饮业的龙头?

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海底捞主打服务,走差异化路线,形成了品牌溢价。

如果你去问别人对于“海底捞”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相信很多人都会回答“服务态度好”。这是海底捞有别于其它火锅品牌的一大特征。

因为火锅行业的同质化竞争很严重,想要在味道上做出差异,达到远超同行的效果,难度极大。所以海底捞为了打造品牌特色,便将“服务高于一切”作为核心理念,影响用户心智,增强品牌认知度。

海底捞在火锅全产业链上的提前布局也进一步巩固了品牌优势。

早在十多年前,海底捞就认识到了供应链的重要性。自2005年至今,海底捞先后投建了颐海国际、蜀海集团、蜀韵东方和微海咨询四家公司。

其中,颐海国际生产火锅底料和蘸料,蜀海集团提供食材的供应、储备和运输服务,蜀韵东方负责门店装修和翻新,而微海咨询提供人力资源管理和品牌营销等服务。

通过自建上下游供应链公司,海底捞能低于市场价获取原材料,在2017年,海底捞通过自身供应链获取的采购和服务已占总购买额的82%,这无疑有利于降低经营成本。

此外,这些供应链公司,除了服务于海底捞外,还对其他餐饮公司提供服务,进行独立创收。

以颐海国际为例,据公司财报显示,2019年营收42.82亿元,净利润7.19亿元。而到了今年7月份,颐海国际的市值更是突破了1000亿港元。

02、第二增长曲线

显而易见,海底捞护城河里的自建供应链,也是为了控制成本。

但随着海底捞门店的持续扩张,其规模优势有一定程度的削弱。据财报显示,2019年海底捞整体的翻台率为4.8次/天,一线城市由5.1次/天下滑至4.7次/天,二线城市由5.3次/天下滑至4.9次/天。

翻台率降低,既是因为海底捞门店扩张太快,管理和运营能力没跟上,也有开拓下沉市场后品牌趋于大众化的因素。

下沉化策略是海底捞开辟第二增长曲线的重要内容。

最突出的是门店下沉,2019年海底捞在三线城市65%的门店数量同比增长,就高过二线城市的60%。

而在同店销售增长率上,2019年一二线城市同比都出现负增长,三线及以下城市却仍有8.3%的增长率,也足以证明海底捞门店拓张的下沉化。

海底捞还进军了快餐界。

去年以来,海底捞逐步孵化了10个快餐项目,包括开在北京的“十八汆”面馆,开在成都的“捞派有面儿”,开在郑州的“佰麸私房面”,和开在西安的“新秦派面馆 ”等。

这些项目,无一例外走的都是高性价比的路子,可见海底捞抢占高频刚需快餐赛道的决心。

除此以外,海底捞还有一系列新动作。

但无论是推出自热小火锅,增设冲泡米饭和方便酸辣粉,还是收购优鼎优餐饮、汉舍中国菜和Hao Noodle品牌,体现的都是海底捞为了寻求业务的第二增长点,而进行的多元化战略尝试。

海底捞靠火锅起家,可它想要吃下的,显然不只有火锅市场。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海底捞的护城河与新布局”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8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