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滴滴没有“安全感”

滴滴没有“安全感”

“滴滴是一家没有安全感的公司。”滴滴出行CEO程维曾多次说道。尽管滴滴已经是行业第一,也不乏资金推广,但滴滴依然面临着严峻的竞争态势,新的挑战者包括美团、高德、嘀嗒、曹操出行、首汽约车等。

滴滴没有“安全感”

滴滴没能阻挡后来者的崛起。

近日,有相关媒体报道称,嘀嗒出行正在准备上市事宜,最快于本月或下个月递交上市申请,预计2020年底或2021年初完成上市。对此,嘀嗒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而滴滴要上市的消息已经传出多次,就在一个多月前,滴滴出行被曝出年内完成IPO的消息,之后滴滴高层人士确认称,滴滴的确正在筹备上市,但具体方案正在推进中。

一时间,滴滴和嘀嗒开始了“共享出行第一股”的竞争。

自2012年滴滴成立后,经补贴大战、滴滴和快的、Uber中国合并,滴滴在出行领域的领先地位已经稳固,正如程维在2016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表示:“中国主场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但随着滴滴经历了2018年至暗时刻后,再次回到赛道上时却发现格局已变。除了在打车领域面临美团打车威胁外,顺风车领域,嘀嗒出行、哈啰出行则形成了包围滴滴之势。

资本层面,作为新三巨头“TMD”之中的滴滴,相比于字节和美团的表现,无疑也落后了。美团已经上市,并且股价连创新高;另一边,字节跳动的估值也飞速增长。

滴滴没有“安全感”

相比之下,滴滴这两年却仿佛在原地踏步,其估值在2018年达到800亿之后,两年后的今天,虽传出IPO谋求800亿美元估值,却遭到质疑。

没有安全感的滴滴,只能通过讲一个又一个新故事来谋求业务和估值的增长,无论是推出“花小猪”和青菜拼车,亦或是入局同城货运和社区团购,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滴滴需要更多用户和流量,今日,据腾讯一线报道,滴滴与腾讯的聚合打车业务合作,腾讯地图将把流量引导给滴滴。

感受到危险的大象又开始加速奔跑了,对滴滴而言,确实太需要再赢一次了。

1、从突围到被围攻

“现在坐顺风车,还是会选择嘀嗒,基本不会想到用滴滴,毕竟用习惯了。”陈琳对连线Insight说。

像陈琳这样的嘀嗒顺风车用户不是少数。据嘀嗒六周年内部信披露,截至2020年8月31日,嘀嗒注册用户数达1.8亿,顺风车业务覆盖全国359座城市。而据《2014-2020中国顺风车行业发展蓝皮书》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累计顺风车注册用户为3亿人。

这意味着,在国内顺风车市场内,嘀嗒正在一步步壮大,而这一幕,对于带领滴滴成为出行“一哥”的程维来说,或许是未曾想到的。

滴滴诞生于2012年的北京,在一开始就遇到了“强敌”——摇摇招车和百米租车,后者有钱,更有机场和火车站等场景的深度合作,而这些对于“初出茅庐”的滴滴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

但在程维他们看来,抓住了司机就抓住了赢的砝码,因为彼时北京有189家出租车公司,近7万辆出租车,10万名司机。“很多司机说我们没有文件,也没听过我们,基本不会理我们。”程维曾对媒体这样回忆道刚开始的困境。

在当时难的不仅有程维,还有远在杭州的陈伟星。由于在股权方面的意见不合,刚上线不久的快的就遇到了技术团队的离开,快的打车团队最少时只有两个人。

为了解决司机这个问题,坊间曾传闻滴滴地推员为了让司机有耐心听产品介绍,不惜到公共厕所去等司机们,因为只有这样,司机才能耐心听完。就这样,用滴滴打车的司机越来越多。而另一边,陈伟星找来拥有多年企业管理经验的吕传伟,快的也逐渐好了起来。

从2012年到2014年,网约车这条赛道经过了兼并、收购、淘汰、出局等一轮淘汰赛后,腾讯和阿里巴巴等资本开始进场,而那时留下来的选手只有滴滴和快的。

于是,在巨头的加持下,滴滴和快的开始了“补贴”肉搏战。截至2014年5月底,滴滴补贴14亿元,快的补贴超过10亿元。此后,随着腾讯和阿里对滴滴和快的新一轮资金支持后,双方的补贴大战进入白热化。

然而,新一轮补贴战在资方的压力下结束了,2015年情人节当天,滴滴和快的官宣合并消息。

滴滴没有“安全感”

滴滴和快的合并官宣,图源滴滴出行官方微博

“本以为滴滴和快的的竞争是总决赛,但没想到只是亚洲小组赛。”程维曾在滴滴和快的合并后这样说道。就在滴滴和快的肉搏的那一年,国际打车软件Uber进入国内市场。

滴滴与Uber中国的对抗,靠的是价格战。据相关媒体统计,截至2016年春节前,滴滴仅在一周就要烧掉一个亿,而仅在2015年,滴滴和Uber中国的亏损总和已超过200亿。

烧钱不仅让滴滴和Uber中国双方心力交瘁,也烧掉了投资方的耐心。

于是,在2016年8月初,滴滴宣布收购Uber中国,就此国内网约车大战就此落幕。滴滴也通过与快的、Uber的两场突围战,奠定了在国内出行市场中的领先地位并保持至今。

滴滴没有“安全感”

滴滴出行官宣与优步(Uber)中国合并,图源滴滴出行官方微博

据易观千帆统计发布的2020年5月城市用车APP活跃用户规模排名显示,滴滴出行以5439.48万人排名第一,相较于第二名的嘀嗒出行足有10倍的差距。

即使这样,程维感觉滴滴依然没有安全感。

滴滴靠烧钱跑马圈地,打败快的和Uber,这和外卖的竞争有些类似,但最终外卖行业只剩下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双巨头,而在出行领域,坐到第一的滴滴,并不缺新的对手。

在“顺风车”事件后,滴滴在2018年8月底下线了顺风车业务,这之后很快,像嘀嗒出行、哈啰出行、高德地图等潜伏的对手都相继上线了顺风车业务,除此之外,美团打车、携程等巨头也进军网约车市场。

一时间,对滴滴的围攻就此开始。

现在看来,这场进攻是有效的。就顺风车业务来说,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2018年Q1,滴滴以1.14 亿的MAU排名共享出行第一,而嘀嗒以675.02万月活位居其后。

而到了2019年Q3,滴滴的MAU为1.18亿,增长几近停滞,嘀嗒则大涨近135%至1587.3万。

2、估值难涨,一些股东不想等了

自2018年后,滴滴再次来到800亿美元估值的边缘。

7月20日,据科创板日报报道,有相关投资人透露,滴滴正与投行洽谈,计划最快年内在香港IPO,目标估值约为800亿美元。业内对这一目标估值持有怀疑态度,对于滴滴值不值800亿有诸多争议。
两年前,滴滴距离这一目标很近。

2018年,滴滴并不比现在的境况好多少。当时滴滴一边正陷入与Uber海外抢地盘的焦灼中,另一边在国内被美团打车所狙击,其在上线3天后,就打掉了滴滴打车1/3的市场份额。

但摆在滴滴面前最大的敌人并不是美团,而是Uber。“Uber当时正在寻求海外上市,如果上市成功,那就意味着会和滴滴在墨西哥市场死磕到底,势必会牵连到国内市场。”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对连线Insight表示。

为了避免这一情况变为现实,彼时的滴滴积极推进上市,据相关媒体报道,滴滴期望的估值在700亿到800亿美元。

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准备上市事宜时,国内市场接二连三的出现“顺风车”安全事件,滴滴不得不下线了顺风车业务,上市一事就此搁置,滴滴的800亿美元估值也就此梦碎。

滴滴没有“安全感”

滴滴顺风车无限期下线公告,图源滴滴出行官方微博

随后的一年,滴滴都在进行内部整改,并没有多少扩张和融资动作。与之前一年内好几次融资相比,在“顺风车”事件后,融资进度慢了许多。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自顺风车业务下线之后,截至目前只有来自丰田的价值6亿美元的融资。

讽刺的是,融资少了,股东却等不了了,开始转让滴滴的股权。

2019年,滴滴原始股东挂牌转让滴滴股权的事件就出现了3次,由此,当时市场对滴滴的整体估值为550-570美元之间。而作为滴滴股东之一的Uber,在去年上市的招股书中就曾披露,滴滴彼时的估值约为516亿元。

一年后,Uber也计划出售部分滴滴股权。据相关媒体报道称,Uber正与滴滴及软银集团进行讨论,计划出售价值63亿美元的滴滴出行股权。“滴滴的股东们纷纷转让股权,其实也是对滴滴不再抱有多大的幻想。”一位汽车行业从业者对媒体表示。
滴滴在安全和规范方面投入不断增加,并为此制定标准。去年一年,滴滴在安全上的预留经费就达到20亿元,但与此同时也支付了550万元的相关罚款。

为了安全,滴滴按下了暂停键。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滴滴减缓速度的时间里,很快被新的对手威胁,还是在于滴滴的核心壁垒不够牢固。“滴滴通过烧钱,成为了出行领域的巨头,但出行或多或少带有公共性质,这决定滴滴必须丰富其商业模式。”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对媒体表示。

正是这样,就在这次滴滴提出800亿美元的目标市值后,才会引发业内如此多的热议和质疑。

其实,业内对滴滴的质疑,不仅来自滴滴自身的问题,同时也来自滴滴的“老对手”——Uber。上个月,Uber发布了第二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净亏损为18美元,并且长期债务为67亿美元。由此,Uber的股价已跌至36.64美元,远低于IPO时的45美元,目前市值保持在650亿美元。

为了支撑起800亿美元,滴滴需要更多的新故事。

3、滴滴再加速

2020年,滴滴在多元化方面开始了狂奔。

一进入3月,滴滴就宣布在郑州、上海、深圳、重庆等一线城市上线了跑腿业务,据滴滴介绍,首批滴滴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所担任。随后,很快又上线了同城寄取件的业务。

现在来看,滴滴推出这两个业务,或许是想着趁疫情时期很多人无法出门购物的需求,扩展一波新的用户。

但这两个业务并没有产生什么效果。由此,目前这两个业务已被滴滴内部淡化处理。

紧接着,滴滴又盯上了社区团购这个赛道。

今年6月,随着滴滴的入局,让本已激烈的社区团购市场再添一分火药味。当月,在成都的社区团购市场中多了一些“橙心优选”的地推人员,背靠滴滴的橙心优选以超低价快速抢客,短时间内迅速打出名声,在当时的成都团购市场引起一片热议。

“就当时来看,橙心优选已经对同在成都市场布局的兴盛优选产生了冲击,在价格战之下后者压力还是比较大。”社区团购行业从业者苏慕对连线Insight表示。虽然势头猛,但橙心优选并不是没有对手,这其中就包括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
美团优选背后是美团,而多多买菜是拼多多,巨头们集聚社区团购赛道。但巨头并不意味着就有机会,就橙心优选而言,并没有多大优势。“这个行业的护城河现在来看就两个,一个线下门店,一个供应链,而滴滴这两个基因都没有。”苏慕这样说道。

滴滴没有“安全感”

橙心优选微信小程序,截图自小程序

与社区团购几乎同步进行的就是入局同城货运。

与跑腿业务和同城取件业务一样,同城货运业务同样与代驾事业部相关联,但相比于前两者,后者表现稍好一些。据一位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目前成都、杭州两地的日单量维持在2万单左右,几乎占到当地市场份额的一半。

虽然有增长,但这也不是一个稳固的赛道,因为在此之前,这个行业已有货拉拉、快狗等选手,同时滴滴进入货运市场的优势在于有可观的平台流量吸引C端用户,但货运市场不少用户其实是B端用户,“而这些是货拉拉等选手所具有、滴滴反而缺少的资源。”易观分析师孙乃悦对媒体表示。

除了入局同城货运、社区团购赛道外,滴滴在出行领域依然在跑马圈地。

今年3月份,滴滴发布了一封全员信,并公布了未来的三年目标——“0188”,即每天服务超过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滴滴上半年分别在三方面升级,除了调整了人事任命,滴滴在四轮车和两轮车方面也进一步布局。7月,滴滴宣布拼车业务升级为“青菜拼车”,并推出“花小猪打车”,后者一经推出就被业内称为“拼多多”版滴滴。

滴滴没有“安全感”

滴滴官宣花小猪上线,图源滴滴出行官方微博

“其实,滴滴推出这两个产品看似是进一步打入下沉市场,实则是想拆分这些业务,最大限度提高估值。”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对媒体表示。

但这或许很难做到,就花小猪而言,推出之初由于对于司机的审核过于简单,以至于被诟病会重走“顺风车”之路,并多次被政府约谈。其次,花小猪走的还是重补贴之路,但补贴或许并不是增长之道。

“补贴短时间内可获得一定的市场份额,但长期来看,像高德为首的聚合平台、曹操出行等传统车企依然能威胁到这些业务。”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而在两轮车业务方面,滴滴今年大力布局了青桔打车的铺设,并且依然以补贴来拓展市场,但在这个赛道上,已有阿里和美团等巨头。

就目前来看,无论是社区团购、同城货运,还是青菜拼车、花小猪,都还没有形成像昔日顺风车那样的增长点。正因为这样,可以确定的是,滴滴依然会继续狂奔下去。

毕竟,正如程维所说的那样:“我们生在血海狼窝里面,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出生在战争年代,就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一刻不得停。”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滴滴没有“安全感””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9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