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行业

滴滴能讲好中国车轮的故事吗?

滴滴能讲好中国车轮的故事吗?

9月17日,据知情人士消息,Uber正寻求出售其在滴滴出行价值63亿美元中的部分股权,Uber发言人与滴滴方面均未对此做出回应。此外,Uber在本月同意将其欧洲货运业务出售给德国货运初创公司Sennder,同时出售在俄罗斯Yandex中的部分股票。

滴滴能讲好中国车轮的故事吗?

另外,据彭博社报道,Uber还在谈判出售其在东南亚拼车公司Grab的部分股份。

资本市场对此嗅觉敏锐。上周四,Uber股票在纽约下跌约3%至36.41美元,远低于其2019年5月上市时的每股45美元,但相较今年3月以来因疫情影响一度跌至13.71美元的低点有所反弹。

疫情对出行行业的影响即使算不上灭顶之灾,也称得上伤筋动骨了。

Uber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营收为22.4亿美元,同比下降29%,净亏损17.7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出现了66%的收窄;订单总额为102.24亿美元,同比下降35%;月活跃平台消费者人数5500万,同比下降44%;总出行次数为7.37亿次,同比下降56%。

持续亏损、疫情加速带来的行业瓶颈……背负着今年以来惨淡的财报成绩,全球出行巨头Uber近期频频出售在别家公司的部分股权以筹集现金,谋求新的生机。

这则风闻的另一主角滴滴也没能逃过疫情巨浪的颠簸。近年暴露的安全隐患、监管漏洞,以及疫情防控对于打车业务的直接影响,使得市场对滴滴股权也表示犹豫。

2020年第一季度,Uber就曾减持滴滴股权从82亿美元调整至63亿美元。今年7月,滴滴股权作为拍卖项目也在阿里拍卖网站上公示,起拍价为9200万元,尽管滴滴回应此项股权真假难辨,阿里拍卖平台也最终撤销公示,但哪怕只是一阵风影,已足以让资本市场唏嘘。

作为出行资本市场的“红人”,也作为中美各自运力行业之争中的绝对胜者,前行者Uber与后来者滴滴都体量巨大。这脱离不开这行的商业逻辑——当运力积累到足够大的临界值时,企业盈利才会大规模增加。

因此在成长轨迹上,Uber和滴滴都是主动抢占市场份额的外向型选手,先后试水多领域运力服务与打车垂类业务的精细运营,并将业务向全球铺开来,决心之大,不惜以亏损换取市场规模——Uber曾预期今年底实现盈利,而疫情的影响无疑会拖累这一计划的实现。

而滴滴,这位中国的模仿者,也在为讲好它的中国版车轮上的故事而焦虑。

01、退出中国四年,Uber活得怎么样?

今年7月,在美国外卖配送市场排位第三的Uber以2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第四位外卖服务商Postmates,将其纳入旗下外卖业务Uber Eats,至此,Uber Eats所占领的美国外卖配送市场份额将达37%。

这并不是Uber被疫情重击后冲昏头的盲目消费,而是忍痛割肉后的艰难自救。

一季度Uber开局走低,关闭8个国家的外卖业务,4月又宣布计划裁员20%约5400人,二季度季报虽有好转却也并不漂亮。

与此同时,二季度细分业务的表现强势指引了Uber要朝着更精确的方向突围——疫情风险下人们的出行机会急剧减少,外卖需求激增,货运业务的需求也稳定。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Uber出行业务收入7.9亿美元,同比下降67%;外卖业务收入12.11亿美元,同比增长103%;货运业务收入至2.11亿美元,同比增长27%。

滴滴能讲好中国车轮的故事吗?

与此相对应,在七月对外卖服务公司Postmates出手之外,Uber也完成了对运输软件公司Routematch和英国出租车技术公司Autocab的收购,努力在交通服务上提升技术并扩大地盘,在持续掉血中增加新驱动,希望跑赢资本市场对亏损的容忍时间。

在地球另一边,同样在疫情飓风下的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却在5月宣布,主体网约车业务已实现微盈利,国内业务在疫情后也已恢复六七成。这一场考验各自危机应对的大仗,Uber还是向老对手滴滴低头。

滴滴和Uber的恩怨始于对中国市场的争夺。在中国,移动市场出行涉及的民生数据较为敏感,跨国互联网公司很难在政府面前获得足够机会,因此在多重原因作用下,经过长达两年多、耗费20亿美元的进攻尝试,Uber在2016年8月正式退出中国市场,并将中国区业务置换为滴滴的部分股权。

但Uber在中国市场的失败并不决定它的未来,Uber继续惯行“Uber Everything”的大战略,运送一切,完善业务矩阵,如杂货店和超市的同城配送、货运以及类似闪送的Uber Connect等,并有计划地在全球范围内铺开。

02、境外战场的滴滴与Uber之争

在国内,晚Uber两年起步的滴滴势头迅猛,在红包大战中战胜快的、又逼走外来户Uber后,2016年的滴滴已拥有国内网约车市场的绝对主导权,并开始延伸自己往外看往远看的目光。

Uber早就明白全球化的先机可贵,成立第二年在北美确立地位后,就宣布进军海外市场,在东南亚、非洲、中东、欧洲和南美迅速闪现。相比较下,滴滴的国际化则更像是受前辈启蒙,在市场竞争中被动起步。

中国市场的一役的扬眉吐气,让滴滴明确,要想未来能跟Uber继续抗衡,也必须紧跟步伐,在全球市场艰难开拓。

滴滴外向战略的第一条是资本先行,先后投资了亚洲的Grab和Ola、美国的Lyft、欧洲的Taxify和迪拜的Careem等。

此外,滴滴还全资收购了巴西本地最大的共享出行龙头企业“99 Taxis”,CEO程维在当时就表示,国际化成为滴滴的核心发展战略。此次收购完成后1个月,滴滴估值首次超过Uber并领先百亿美元。

滴滴能讲好中国车轮的故事吗?

同时,滴滴也不忘在全球范围内有选择的进驻运营。人口密集、道路设施较为缺乏导致出行需求可观的拉美首先进入滴滴的视线。2018年4月,在完成对巴西“99 Taxis”收购之后,滴滴进入墨西哥,开始进行亲自渗透海外业务的初步尝试。

目前,滴滴进驻的9个国家中有6个位于拉美,并因地制宜地采用多种方式收割当地交通市场。

在快车、出租车、拼车以及食品配送服务等常规业务外,为了去除依赖现金交易的司机乘客与平台之间的壁垒,滴滴还与巴西和墨西哥的金融机构及连锁便利店合作,推出借记卡和钱包服务以方便用户充值。如今的滴滴甚至可以用来支付当地人的水电费和话费。

而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共享乘车服务商的Uber,在败走中国后的2016年,就已在拉美的65个国家和地区投入运营,并继续保持扩张。

相较于滴滴在所到之处“入乡随俗”,Uber以迅速复制现行模式为主,在覆盖区域上形成远超滴滴的足够量势,在业务增长上却有所减速。

紧随其后的滴滴,凭借个性化的深度服务,与拉美当地的共享出行产业圆融合作,不断追击,在入驻墨西哥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已占领其所运营城市出行业务市场的30%,颇有些要针对Uber按点击破的势头。

Uber和滴滴在世界版图上的争夺也不止于拉美,欧洲、亚洲、澳洲也都上演着步伐纠缠的“双人舞”。

上个月,滴滴正式宣布将在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首府喀山市提供快车服务,以此作为踏入欧洲市场的第一步,并雄心满满地预计在今年内向莫斯科、圣彼得堡等更多城市拓展。

但来自俄研究机构的声音指出,接纳并支持滴滴的进入,将不利于对本地运输产业的保护,滴滴惯用的价格战也将影响整个行业盈利,政府应慎重考虑。滴滴未来的俄罗斯之行未必会顺利。

Uber已经做出了“示范”,三年亏损1.7亿美元之后,Uber在2017年退出俄罗斯市场,其当地业务被俄本土出行公司Yandex收购。

在全球第三大出租车市场日本,Uber同样早滴滴五年进入,在2013年就入驻东京运营,2016年上线Uber Eats,服务范围覆盖12个城市。后来的滴滴则通过与软银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进军日本出租车打车市场,为大阪、京都、福冈、东京等大城市服务。

只是目前,滴滴宣布停止在日本扩张,将服务范围从最高峰时超过20个城市地区缩减为13个,同时也于今年4月在大阪上线外卖服务,大有集中精力与Uber Eats正面对垒的决心。

远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同样没被出行巨头错过。Uber如今已成为当地最大的共享出行供应商,服务内容包括多种网约车和外卖配送,服务范围覆盖澳大利亚全境,滴滴则只在5个城市投入运营。从多项价格维度相比两者,滴滴在预约费、里程单价等方面占绝对优势。

目前,Uber在全球服务超80个国家,滴滴仅9个,但这仍不足以成为两者在全球化中决出胜负的依据。

程维在今年4月着重强调了滴滴未来3年的全球化战略,提出未来在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全球月活跃用户超8亿的明确目标。Uber也在调整步伐,终止部分未能在当地做到头部的海外Uber Eats业务,在业务布局和地区拓展上再做斟酌。

03、自救“很难”

紧跟向外拓展战略的同时,滴滴对Uber这位“前辈”在自身业务精细化方面的模仿从没落下。

新零售时代,人货场被重构,线上线上经济加速融合,打车主业务之外,滴滴也在国内外及时触达外卖、货运、金融支付等领域。

只是这次换滴滴在国内外卖服务市场烧10亿元资金后沮丧离开。一方面,中国不似美国,人口规模和交通差异导致汽车不再是国内外卖配送的有效工具,Uber Eats的运行逻辑难以复刻,另一方面,自2016年百度外卖被淘汰后,美团和饿了么两雄争霸的市场格局逐渐稳固,18年入场的滴滴很难从中分羹。

不过在海外业务中,滴滴没有彻底对外卖服务灰心。眼看Uber的外卖业务已占其总收入的68%,滴滴不得不考虑在他乡遇“故知”时,如何再胜一回。

或许是受“Uber everything”逻辑的启蒙,滴滴在外卖之外,同样注重对出行业务的精细化运营,从考虑不同出行选择到面对不同消费人群,滴滴同时发展了专车、代驾、顺风车、拼车、同城货运、出租车、跑腿、地图等服务形态。

看似在每个消费场景下都做好了布局,但滴滴把分得这些领域前辈们的一杯羹想得过于简单。比如6月开始试水的货运业务,入场太晚,完全撼动不了专注7年货运的对手货拉拉。

当Uber和滴滴从现有的各个角度穷尽产品想象之后,双方不约而同地想对资本市场讲一个自动驾驶的新故事。

今年9月初,Uber与俄罗斯的Yandex拆分两者合资公司的自动驾驶部门,将其独立成为新的无人驾驶公司Yandex SDG。早在今年3月,Uber也详细公布了自动驾驶汽车驱动AI技术的最新进展。

虽然2018年Uber无人驾驶汽车就因在美国发生首例交通事故致死案例引起轩然大波,这却并不未动摇Uber对自动驾驶技术战略意义的肯定,也没慢下其技术精进的节奏。

自动驾驶技术正在成为可行业务,整个出行行业都对此毫不怀疑。6月,滴滴出行也进行了无人驾驶首秀,首次面向公众开放自动驾驶服务,目前仅在上海开放测试道路。

但仔细看来,滴滴无人驾驶服务的想象仍不明朗。首先,不似路况压力稍好的北美,北上广等大城市的道路拥堵严重,超大人流量产生的紧急状况与人员互动更多,无人驾驶技术能否支持对此的及时反应和处理?

其次,滴滴的技术信心也不足以在短期内支撑驾驶安全员的取消,滴滴减少司机成本的初心实现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成立八年,总体融资额超过200亿美金的滴滴已经走到上市的关键路口。界面新闻曾报道,进入今年以来,滴滴拆分出多个独立子品牌,目的是建立起隔火墙,同时保持子品牌拥有独立融资的可能性,以拉升滴滴的估值。

滴滴的故事会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吗?黑天鹅总是不期而至,市场却不会始终心平气和地相信和期待。另一边,国际化对手Uber车轮轧过的版图还在扩大,战争还将继续,滴滴这场仗也只会打得更加艰难。

今天来看,滴滴的天花板也许就是Uber,市值在600亿美元左右。如果不能破除这种“焦虑”,那么滴滴将完全掉队于“TMD”。

参考资料:

1、《Uber正在成为美团外卖,滴滴还有多远》,极客公园

2、《美国外卖平台终极洗牌:Uber的最后一搏》,新浪科技

3、《在6.5亿人口的地区,滴滴和Uber交火》,志象网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滴滴能讲好中国车轮的故事吗?”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hangye/9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