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肥喵工作室首页
  2. 推广

春晚背后的互联网巨头“红包战事”!

春晚背后的互联网巨头“红包战事”!

除夕将至,春晚将来,虽然感叹着年味越来越淡,但是我们还是期待在春晚中再次感受到可以媲美本山大叔带来“白云黑土”的惊喜、“千手观音”的惊艳。与此同时,春晚逐渐变成了互联网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如果往回看,细数这么多年来春晚的赞助商,我们会发现这也是中国商业的半部历史。

春晚背后的互联网巨头“红包战事”!

01、开局即巅峰的春晚

1983年的春晚“一战封神”。

那一年,600平米的演播室,60多位的演职人员,刘晓庆、马季等非科班人员人主持,看似平常的配置,也有一些创新的地方,比如“现场直播”和“观众点播”,内容丰富有趣,真正做到了与民同乐。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

这场文艺晚会一直为后人津津乐道,2009年时依旧被评选为最“百姓最喜爱”的一届,而且也奠定了往后三十几年春晚的基调与框架。

春晚商业化是从1984年的春晚开始的,大致可以分为几个时期。

第一个阶段是在往后的十年,有九年都是被“康巴丝钟表”赞助,另外一年是“海鸥手表”,这个时候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还是结婚档次的体现。

第二个阶段从1995年开始,孔府家酒、沱牌曲酒成为了“新宠”,而且孔府家酒还当过央视的“标王”。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第三个阶段是“美的集团”开启的,从2003年开始,霸屏了11年, 并且在2005年,年入456亿的美的电器以680万的天价成功冠名春晚零点报时。

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企业仍然在高速发展,但是在春晚的合作伙伴中还是“查无此人”的状态。

直到2015年的到来,这一年的春晚有点不一样,我们都熟知的哈文是总导演,播放的方式变成了“电视+网路”同步直播,以及总台春晚第一次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微信红包一战成名,“摇一摇”的方式将领红包和看节目结合起来,互动性极强,并且开启了新的春晚合作模式。

成绩也很亮眼,2015年春晚直播的近5个小时内,微信发出红包总量达到10.1亿个,微信摇一摇互动量超过110亿次。

在与总台合作之前,2014年的春节微信红包就应运而生,成绩亮眼,2014年微信支付绑定银行卡的用户仅仅为800多万,但是两天后,因为领完红包需要提现,绑定银行卡的用户指数级增长,达到了3个多亿。

这一仗,微信支付赢得漂亮,马云感慨这是一次“珍珠港偷袭”。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同时也开启了互联网企业合作的新时代。2016年到2018年被打得有点懵的阿里巴巴随后赶上,连续三年合作春晚,想要沉淀关系链。2019年百度高举“内容生态”的打法,携带着大大小小一众内容APP上前线,试图为其引流,以及以“度小满”钱包为结尾,形成闭环。

其实这里也有一个小的里程碑性的意义,就是“BAT”正式集结,但是江湖嘛,人来人往,江山代有才人出。

据传快手在2017年就向春晚伸出过橄榄枝,但是总台回应,需要再观察观察,这么一观察便是3年。2020年,快手与春晚独家合作,这一年的形式是“视频+点赞”的方式,并且与微信合作,在当天为微信用户提供专属红包,以及其在除夕当晚发出10亿现金红包,超过此前百度的9亿元、淘宝的6亿元。

快手和抖音一直被人们相提并论,2021年抖音也接着成为了春晚的赞助商。

02、抖音“捡漏”

2021年春晚上演的第一个节目或许是“抖音捡漏”。

因为某些原因,抖音取代了准备很久的——PDD,这也是春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年内更换合作伙伴。

抖音和春晚也不是第一次合作,2019年,抖音成为当年春晚独家社交媒体传播平台。

今年的春节,抖音APP、抖音火山版APP和抖音极速版APP一共准备了20亿元的红包。据悉,此次抖音的玩法依旧是以“红包”为核心,除夕当晚,抖音将在春晚直播期间分出12亿元,另外在整个春节期间,推出“新春贺岁照”等50多款特色视频拍摄玩法。但是在具体形式、技术等方面是否会推陈出新等尚未公布。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抖音、快手微博官宣

快手并没有沉默以待,首先是1月28日,也就是抖音宣布成为总台春晚红包互动合作伙伴的第三天,快手突然宣布与10家省级卫视春晚达成合作,山东卫视等官博纷纷在快手的微博下评论“字越少,事越大”。然后是2月5日,快手登陆港交所,正式上市,领先抖音一步,成为“短视频第一股”,总市值上万亿。

这两年的赞助商也反映了短视频平台在如今互联网产业的重要地位,以及短视频平台战争日益白热化。

以前还会说“南抖音、北快手”,但是现在由于用户规模的扩大,受众群逐渐重合,两方不得不正面迎上,以及近年来我们可以看到两者的商业化的道路也略有相似,比如直播和电商,在快手和抖音的竞争中,不进则退。

03、“钱多事多流量多”的春晚

春晚的独家合作看起来成本大、事情多,为什么互联网巨头们争先恐后呢?

首先是注意力。赫伯特·西蒙曾经说过新经济就是注意力经济,在这个信息膨胀,我们信息过载的时代,注意力被极大地分散了,但是春晚是除夕夜必不可少的环节,企业在大家合家欢乐、认真看节目时出现,其宣传效果不言而喻。

并且据统计,从08年至今,春晚的收视率从未低过30%,并且也是世界上观看人数最多的电视节目。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2019年春节联欢晚会

其次是流量。众所周知,互联网企业如今都陷入了“增量恐慌”当中,但是春晚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契机。

从年龄层来说,不同产品的受众群往往是垂直的人群,但是春晚的场景是老少皆宜的,电视机前的观众包含了各个年龄层,为产品开拓更多年龄层的用户,比如说“前辈”——微信就是在2015年那场春晚之后,获取了老龄用户。

另外,“农村包围城市”也是互联网巨头这几年的核心策略,而春晚就可以一次性到达偏远的农村地区,所以与春晚的合作对于他们在下沉市场的发展很有帮助。

最后是“官方”盖戳。就像前文所说,总台对快手也考量过很多年,春晚独家合作伙伴的挑选需要考量企业本身的发展、品牌、美誉度等多种因素。所以一旦与春晚合作,就会传达一种被官方认可的信息,这对于品牌在普通民众的公信力,在资本市场的发展潜力的认可上面都会提供帮助。

04、红包与支付

红包这一玩法被微信从线下带到线上,并迅速普及,但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商业企图。

2014年春晚相关数据显示,除夕到大年初一16点,参与抢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领取到的红包总计超过2000万个,平均每分钟有9412个红包被领取。

微信红包的爆火一方面是基于微信的熟人社交属性,另外也通过彼此的互动,强化了社交属性,增强了活跃度。“社交”一直以来是各大互联网巨头的着力点,但是效果都平平。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而红包这一形式本身就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在线上可以扩大为群体内的互动,所以各大如抖音等APP使用红包的方式,也是试图真正打开社交的大门,毕竟如今抖音的私信、群等功能形同虚设,所以这次春晚红包有利于培养社交关系链。

更大的企图心或许是在支付业务。微信当初凭借红包打破支付宝在支付领域的垄断局面,后人效仿前人,巨头们对支付领域从来都不是听之任之的态度。

近年来动作不断,今年1月,抖音上线了“抖音支付”。去年12月,拼多多正式上线第三方支付产品“多多钱包”。去年9月,携程收购了上海国企业东方汇融,字节跳动也在该月收购了合众支付,随后11月快手收购易联支付。2017年,滴滴就花3亿收购了一九付。

这既是因为2017年,央行明确了对于电商平台的“二次清算”,各大互联网公司看到了支付领域的利润,同时随着自身业务的拓展,不断商业化,支付成为一个重要的环节,与其将利润拱手让人,不如耐心打磨自己的支付生态。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随着电商直播的飞速发展,抖音快手也逐渐培养了一些直播红人,如快手的“辛巴”,抖音的“罗永浩”,来进一步推动电商业务这个过程中一方面逐渐远离淘宝,搭建自己的电商平台,另一方面为了完善电商的流程,试图搭建支付渠道。

但是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顺利,“红包打法”也不是一本万利。

首先是留存问题,QuestMobile发布的2019春节大报告中称,在2月4日除夕当晚,百度App的DAU冲到了2.4亿,涨幅达67.3%。但根据国金研究创新中心监测的2019年2月4日24:00前7天内各APP新增用户的留存情况,以手机百度为例,虽然收获破亿新增用户,但是到了2月9日,留存率仅剩2%;今日头条和抖音,留存率也不过30%。

而今年匆匆上阵的抖音是不是能够在迅速拉新后,还能将用户留存下来依旧是一个未知数。

另外,互联网的创意总是“你抄我、我抄它”,比如各大巨头在红包玩法爆火后的跟进,以及在支付宝“集五福”成为爆款后的效仿。

春晚背后的“红包战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能赚尽福利,但是同样的玩法用户总是倦怠的,所以暂且不提商业模式,从用户角度出发,今年春节互联网厂商的玩法也都不新鲜。

从老三件到酒再到电器,以及如今的互联网企业,我们能看到中国商业的潮水流动、时代变迁。互联网企业扮演着中流砥柱的作用,短视频依旧是“明星”领域。

就像这些赞助商一样,春晚的表演嘉宾们也是新人换旧人,在今年春晚阵容爆出后,网民也是各说纷纭,而你喜欢的演员,有多少年没有在春晚的舞台上“粉墨登场”了呢?

肥喵运营推广

本文“春晚背后的互联网巨头“红包战事”!”由肥喵转载自互联网,不代表我们的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feimiaomiao.com/tuiguang/14681